正念走出血腥恐怖的铁岭市劳教所

【明慧网2001年12月10日】我今年45岁。在2001年1月18日讲真象时被恶警抓到看守所非法关押38天,后被非法劳教三年。4月初,我被非法押送到铁岭市劳动教养院。

铁岭市劳动教养院对大法弟子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如:辱骂、拳打脚踢、打嘴巴子、电炮、下跪、电棍电、不让睡觉、重体力劳动、飞机式、床板子打、闻尿桶、上绳、抠眼睛、担小磨(睾丸)、用烟头烫、不许说话等等流氓手段来折磨、摧残大法弟子,强迫他们放弃修炼,放弃信仰。我就亲眼目睹了很多坚定的大法学员被打和电棍电的事实。其中,魏国军、董钦宇、刘宝奎、张相义、李士绵、刘俊、曲环宇等多名大法学员惨遭毒打。

教养院为强制大法学员违心表态,什么卑劣的手段都用。开始管教王志斌大队长找我谈话时,我就向他们洪法,先后给队部写了4封信,劝他们静心看《转法轮》,要善待大法弟子,可他们却听不进去,采用惯用伎俩强制我写“三书”(即悔过书、保证书、揭批书)。

4月初的一天,王志斌把我叫去,当时副大队长王选军也在场,他俩向我读了“马三家子”叛徒的信和一些报纸上的材料,又针对我给他们的信,王志斌说“你让我们看《转法轮》,也想让我们也炼法轮功?可你要知道我们是警察,我们得按上边的指示去做,你放心我们是不会炼法轮功的。”王志斌接着又说:“你尝过电棍的滋味吗?”于是王志斌就把电棍拿在手中,逼我写“三书”,我没答应,他就用电棍电我,先后共电我4次,并扬言要我给整个教育大队开个好头,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折磨,我始终没有答应。最后王暴徒说:“下次不写三书,就得把衣服脱掉再电你。”

4月10日,因大法学员张相义在妻子、母亲面前没有答应写“三书”,晚上即遭到王大队长等人毒打和电刑。4月15日至18日期间,因大法学员董钦宇、刘俊、魏国军等多人抄经文及炼功被暴徒们毒打和电刑。为抗议他们无端的迫害,我们有27名大法弟子联名上书,抗议他们的犯罪行径。教养院不但无视我们的抗议,反而强迫大法学员于4月21日下队干活,并用犯人来监管我们的一举一动,不准学员间在一起说话、吃饭,连睡觉都间隔着“老犯”,大法弟子在教养院没有人身自由,每时每刻都在暴徒们的监管下度过,强迫干“拉水坯”和“装窑”等超强体力活。不法管教们为了赚钱,把我们当成了廉价的劳动力,每日只有两顿窝头和一碗清汤。

6月10日的中午,刚刚收工,管教王冬青和大法学员韩海东交谈,只因韩海东和他讲理,王冬青就大打出手,当众打韩海东头部、脸部数拳。见状我喊别打了,王冬青大声地吼着:“不许你说话。”转身又对大家吼到:“告诉你们,今后谁也不准和他说话,法轮功学员都不准和韩海东说话,听到没有?”管教对大法学员如此凶狠,有些犯人则更坏。一日早上洗漱时,有个大法学员和我讲他做的梦,还没等讲完就被当班的犯人打了几拳,并打我一拳。

大法学员没有说话自由,更不能看经文。6月13日晚,王冬青发现张相义的床下有师父的经文,当时就暴跳如雷,大打出手,狂加电刑,紧接着又用电棍指着我说:“你有没有经文,现在拿出来还好说,要是翻出来,可别怪我。”搜床开始了,当翻出我床上的经文时,王冬青五官换位,气势汹汹地向我扑来,先是拳脚相加,后用电棍电,追问经文的来路及谁看过、谁抄的。我说:我看了,我抄的。因笔体不符,他又打又骂。张相义被打得腿至今还没好,为此事刘宝奎也被打伤,至今不能正常干活,可是他们还被逼天天出工。

刘宝奎被打后胸部疼痛不能干活,王冬青就罚他站着,不许和别人说话,也不许别人和他说话,不许参加一切活动。有个盗窃犯为了私利陷害刘宝奎,并大打出手,致使他的眼睛被打伤却无人管。

我们炼法轮功为什么却遭到如此迫害?!信仰自由,人权自由都哪里去了?!我们呼吁所有善良的人们都来制止邪恶的迫害!

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经文中,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我悟到:我们是师父的弟子,师父不承认旧势力的邪恶安排,那我们也不能承认,承认他们的安排就等于是承认他们的迫害,我要堂堂正正地走出去,揭露这里的邪恶,去正法,向世人讲清真相,助师世间行。

虽然悟到了,可是要做到和做好还有很大的距离。当时的思想矛盾,怕心的阻碍,心性起伏使我徘徊不定,通过反复阅读师父的经文,并与同修切磋,使我意识到这些执著心的出现就是对法还不十分坚定的表现,师父说:“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要去掉怕心,坚定正念,一定要走出魔窟,震慑邪恶,助师正法!

2001年6月23日,我同往常一样,被带到桑园岭砖场劳动,时至中午,我不断发正念让恶人什么也看不见,在强大的正念作用下,我在砖场现场脱下劳改服,并在砖场四角四个固定哨和中间一个流动哨的眼皮底下堂堂正正地走了出来,当时没有紧张感、没有害怕感、也没有在意是否有人追赶,心中只有一念:“师父!我一定要走出魔窟,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去。”我快步走着,来到了一条公路边,一辆出租车停在了我的身边,我乘上出租车冲出了魔窟。

我走出魔窟后,邪恶之徒们非常惊恐,他们到处找我,先后到我家和我的亲属家采用恫吓、威逼、诱惑等手段企图将我再骗入魔窟,他们还到同修家骚扰。后来,又有法轮功修炼者王权走出魔窟,这对邪恶的铁岭市教养院是很大的打击,邪恶之徒非常害怕,不久将铁岭市教养院的部分法轮功修炼者转移到辽阳教养院。

这再一次使我感受到师父的慈悲、伟大,大法的威严,正念的威力,并深刻体悟到:那些所谓的邪恶其实什么也不是!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同修们!让我们共同精进吧,紧随师父共同去迎接法正人间的美好时刻的到来!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12/16/16851.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