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 勇敢闯出魔窟


【明慧网2001年11月18日】11月的某日晚上10点左右我和一名同修做大法资料时不慎被抓,警察问不干胶上写的“报应”是什么意思,可想而知,他们心中也有几分清醒。

面对恶警我没有丝毫的恐惧,坦然处之。首先想到“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大法坚不可摧》)。我走进他们的办公室直接坐在椅子上开始不停的发正念,铲除他们背后的邪恶旧势力,让他们人的一面清醒,准备洪法。我和功友以大法弟子威严而慈悲的心告诉他们佛法真理的存在、善恶必报的天理。这群恶警竟开始恶毒地攻击大法和师父。我猛然惊醒,两年来他们接触了无数的大法弟子,论真象他们早已知道了,现在仍如此表现,他们已经将自己摆放在了极为可耻的位置上了。那么,我既然不是到这里来洪法讲真象的,就一定是自己有漏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找借口对我进行迫害。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大法坚不可摧》)。我怎么能承认它的迫害呢?如果我消极承受了,一会给正法带来损失,二会纵容了邪恶的迫害。我告诉自己:这里没有任何我要修的,坚决不承认、不配合邪恶的迫害,今晚我一定要出去。(此时我和功友已被分开,无法交流)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我端坐在椅子上闭目发正念,铲除所有迫害我的旧势力和这个环境内的所有邪恶因素,默念师父授予我们的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没一会儿这不正的场被纠正了,屋内三、四个警察一片寂静,用他们的话说:“快睡着啦。”然后不断有人进屋换着法的问我。“你叫什么?”、“你是哪儿的?”、“你们不是修真善忍吗?怎么不敢说真话?”、“XXX都说了,你还不说?”……

我一直闭口不答或直接告诉他们“不用问了,我不会告诉你们的”或偶尔讲几句真象。在这样祥和纯正的场中,邪恶几次要利用恶人对我大打出手,但是一个小小的常人在真正的修炼人面前是很弱的,两个警察刚到我身边,我没有怕,一念打过去——“离开这里”,他们就“听话”地走了。

正念坚定,知道师父在看着我,为我加持着,我怕什么呢?凌晨1点左右,他们把我锁在老虎凳里,准备明天再问。我心情轻松,似乎知道一定能从里面出来,我开始发正念,把疲劳和困倦留给恶警,叫他们睡着,不准醒来,并请师父和所有佛道神一起加持。这时楼上共有6、7个警察分在各屋,楼下有守卫。

2点多他们终于睡熟,我开始运用大法给我的智慧,想着怎样出来,开锁行不通,那就自己出来,一念及此,可能“老虎凳”也震惊了,不敢再困住我,轻轻松松从铁家伙里出来,径直开门走出屋内,两个看着我的警察毫无反应。

5点多,带着对师父的无限感激和一颗坚定的心,带着对这次漏洞的惨痛教训,坐上了远离魔窟的出租车。又发正念帮助同修,让他一样用对大法的正信、正念堂堂正正走出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