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确修炼的概念 不断向上突破

正法修炼中的个人体悟

【明慧网2001年12月10日】在最近几个月的学法修炼中,有一些个人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们指正。

一、明确修炼的概念

师父说:“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地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这话听起来很容易理解,实际做起来是很不容易的。每一步的提高,每一个执著心的放弃,都是牵肠挂肚甚至是剜心透骨的。在过关中,我体会到,有时之所以拖泥带水的不能轻松过关,往往都是不能把自己当成一个修炼的人来对待,往更深层看一看,往往都是对修炼本身的概念还不明确,说白了也就是想不想修,能不能修的问题。

我现在对修炼的理解是:人的生命构成是极复杂的,人体就是一个小宇宙,是现代科学根本无法认识清楚的。他与宇宙存在着复杂的相关性,与宇宙存在着密切的连系,他就是宇宙的产物,是宇宙的一部份。这样复杂的生命体通过某种方式,就可以使自己的生命得到提高、得到升华、得到永恒,达到长生不老、大智大慧,使自己的生命进入到一个新的高的境界中去,那么这个方式就是修炼。

修炼之法,修炼之人自古及今皆已有之。既然相信了修炼的真实存在,我再问一问自己,你想不想修,你能不能修?我回答我自己,我想要修炼,我能够修炼。既然想要修炼,那么我再问一问自己,自己现在所学的法轮大法能不能度人?通过深入的学法,冷静地思考,我坚信,法轮大法能度人,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师父传给我们的是正法正道,在大法中修炼一定能得到层次的提高,境界的升华真正达到生命的永恒、大智大慧。当认识到这些,我就增强了自己修炼的信心,坚定了自己修炼的决心,在大法中修炼我要一修到底。

而且还认识到,修炼是人生中最重要、最严肃的一件事,他是解决自己生命永远的一件大事,也认识到师父说的:“修炼是伟大而殊胜的事”(《法正人心》)这话的更深含义了。所以就应该严格要求,严肃对待,认认真真的按照师父讲的法去做,扎扎实实的修自己的心。明确了修炼的概念,再回头看看自己所要过的关,所遇到的难,也无非就是放下人中的那点东西,不放下人中的名、利、情也根本升华不上去。这样过起关来,也就能做到断然而舍了。也体会到了师父说的:“放下执著轻舟快 人心凡重难过洋”(《心自明》)这话的伟大境界了。

二、不同内涵的信

修炼的关键就是信。不相信就不会来修炼,这是很简单的理,但我体会到,信有不同层次的内涵。在个人修炼中,就是按照法的要求做好人,平时在生活中、在工作中,一言一行一件事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在消病业时、在遇到矛盾时把自己当成一个修炼的人,这做起来似乎并不难。但修炼就要有过关,就要有考验。每次的过关都是在考验对法的信与不信,这考验也是多种多样的,比方说,当被抓时、被打时,在生与死的考验面前,就需要有对大法坚如磐石的正信,放下生死,才能柳暗花明,许多同修都深有体会。在一个严酷的环境下,必需时时保持强大的正念,否则是难以闯过险关的。但在一个宽松的环境下,有时正念就不那么强了,不自觉地混同于常人,受常人社会假象所迷惑,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而带动,被常人的情而带动,这时,在思想业力或外来干扰的作用下,也往往使自己生出对大法的一闪而过的一丝疑虑,实际这又是考验我们对大法的信与不信。再有一种情况是,自己的一些执著心长期不放,使自己长期泡在去执著的痛苦之中,这时也能使自己对法产生动摇,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动摇也是极其危险的,往往邪恶就会给你演化一种假象,让你怀疑这个法到底存不存在,到底能不能修上去。这时,是需要对大法的正信。

我体会,对法的正信就来源于学法,学法越多,被大法同化的部份就越多,那么就会产生出“实修中本体升华后佛性体现出来的坚定的心”(《强制改变不了人心》),这种心是坚不可摧的。否则,用人心来信大法,那只是常人的发誓一样,很难经受住考验,因为考验是多种多样的,用人心来信大法即使在一种考验面前能过去,在其他考验中也很难过去。用人心来信大法,在相信的背后马上会找使自己相信的依据,使自己相信的理由,看看自己的付出值不值得,这种心是脆弱的、是危险的。因为修炼就是在迷中、在悟中修、在苦中修。只有不断的学法,勇猛精进的修炼,才能体悟到法理,法的博大精深内涵才能展现给你。再有一个体会是,对法的信的程度的不同,也是对法的理解的不同。比如说,师父讲:“一个佛一挥手,全人类的病都不会存在。”(《转法轮》),我在一段时间里一直觉得这话不可思议、不可理解,但现在我就能从法理上确信,这是真的能做到的。再比如说,师父说:“目前人类的每一天都是为大法的需要而安排出来的,大法弟子在人间的表现就是留给历史的。”师父还说:“现在的时间要珍惜利用,这时间是留给众弟子的。”(《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我们大家对此怎么理解的呢?我认为,每个同修对师父讲法的信的程度不同,就决定了每个人的学法精进程度的不同,在正法中用心大小的不同。

三、不断的突破

在与一些同修的交流中,大家都有一个共识,就是感觉邪恶的干扰非常厉害,而法对我们的要求也越来越高,越来越严。现在总结一下,几乎所有的干扰都是由于对自己的放松,没有用法来要求自己造成的,师父说:“他们总是和人比,和他们自己的过去比,而却不能跟法的各个层次的要求来衡量自己。”(《和时间的对话》)在这方面我也有些体会,挑出主要的列举出来。

1、突破怀旧之情和“疲劳”

那还是初秋时节,看到秋风和落叶,我对一同修讲“我最喜欢秋天的景色,它总是能勾起我伤感的思绪”,是这样的,在没修炼之前,我每每感伤于秋天的景色。其实现在说这话,就是在不自觉地放纵情了,但自己没意识到。在那些日子,不知不觉中就产生一些回忆和怀旧之情,在梦中也梦到一些往事和旧友,醒来后还要玩味玩味,觉得很美。直到后来经常半夜做梦就醒来,然后就难以入睡,而且,自己又担心睡眠不足会使白天不能精力充沛(其实这担心也是执著心,也是人的观念造成的),果然,在那段时间,白天又困又乏,影响了正常的学法炼功和正法工作。直到有一天,半夜醒来耳边竟然响起了其它附体气功的音乐声,到这时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受了邪恶的干扰。由于放纵了自己的怀旧之情,邪恶就变着法儿的给你演化出一些往事的场景来干扰你。

再有,对怕疲乏的担心也是一种执著心,师父说过:“因为你的担心本身就是执著,所以你一执著就得去你的执著,从而造成好像是被人干扰,其实可能是自己的心造成的,”(《法轮佛法--在新西兰法会上讲法》)。由于意识到这些,我就努力排除对往事的怀恋之情,严格要求自己的每一念,同时,无论多困多累,哪怕两臂有千斤之重,我也咬牙坚持,完成该干的一切,就这样,几天后终于排除了邪恶的干扰,摆脱了怀旧之情,突破了疲劳。其实师父说过:“人执著于情,其实是被动的,但是人却认为是主动的。”(《法轮佛法--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

2、突破怕心和“想象”

有一个时期,我总想回家(我是流离失所的),但每发出这一念时,紧跟着就生起怕心,自己很难受,既想家又不敢回家,甚至梦中回去就梦到被抓,而且想家之情越加强烈,怕心也越来越重,这时,我又意识到这也是邪恶的干扰,它不断地加强你的想家之情,同时又不断地演化出假象使你害怕,使你总设想回去被发现被抓的一些场面,就这样的折磨你。因此,我就努力的把情往下放,当能放下之后,我认为我是有事要办应该回去,而不是在强大的情的带动下而回家,这时我就克服怕心,排除干扰,毅然回家。还一种怕的干扰形式是,每当干一件事之前,总是让你设想一些使自己怕的场面、情节等,甚至有时被抓的场面清晰的打在大脑中,让你感到这是不是自己的预感或师父的点化,使自己干什么事都胆胆突突的,对正常生活和正法工作影响很大。这时我就在法上悟,我悟到,我们大法弟子助师正法的事是最神圣的事,不应该被抓、被打,目前所有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就是对大法的迫害,我们修炼的路只有师父安排的才是成立的,我们从根本上应该否定邪恶的安排,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大法坚不可摧》)。大脑中一切危险的“想象”是邪恶利用人的“出去正法要被抓”的变异观念演化出的假象打入大脑中的,让我们自己先承认它,然后它们再找出漏洞对我们下手,我悟到这些后,每当大脑中出现这种“想象”,我就把它灭尽,彻底从大脑中打出去,坚定自己的正念。师父说过:“你不要老害怕是病,怕是病也是执著心,同样会给你带来麻烦”(《转法轮》)。那么我们怕被抓被打不也同样是执著心吗?这不是一个道理吗?师父还说过:“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去掉最后的执著》)。由于在法上悟到了这些,我就用强大的正念突破了怕心和“想象”,当突破这些后,发现根本没有想象中的怕的因素存在,甚至想不起来什么叫怕了。也体会到了师父说的:“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去掉最后的执著》)。

3、突破变异的观念和懒惰

大概在10月份的头一周,我感到整天的疲乏和困倦,心情也不好,我以为这是由于打坐时腿疼得厉害消业大,和发正念除恶时能量消耗大造成的,过两天就会好多的。但这状态不但没好转,反而加重,有同修看到后就说我的心有问题,可我又找不到有什么问题。有一天站桩抱轮,突然意识到,我修的是宇宙中最正的根本大法,我就是最正的,我没有必要担心能否有能力清除邪恶的旧势力,我完全有能力清除它们,我应该堂堂正正、顶天立地去干正法中的一切事情,这时我马上感到浑身轻松了,仿佛立在前面的一堵墙被推倒了一样。我再深挖一下根源,原来是由于一个变异的人的观念被破除了,就是由于人怕被别人的妒忌,总是做出虚伪的谦虚,最后使自己对自己失去信心。我还悟到,谦虚是人的理,而神他不需要谦虚,他只要真就可以了,该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由于对自己不能充满自信,反映在修炼中就是对大法没有纯正的正信。打个比方说,一个大个子人,由于怕别人妒忌和议论,总是藏头猫腰地活着,最后养成个小罗锅,真的使自己的身高矮了一些。

其实在那段时间,在我意识的最深处,真的担心自己能否有足够的能力清除更高层的邪恶旧势力,因为从九月末我悟到应该对江、罗等首犯发正念,直接清除操纵它们的邪恶生命,我想操纵它们的邪恶生命可能是比较高的邪恶势力,所以才有所顾虑。实际上是一个变异了的观念障碍了对法的正信,使自己不能充份认识到自己修炼的是宇宙的根本大法,使自己认识不到自己所做的正法之事是宇宙中最神圣的事,使自己怀疑自己在大法中修炼出的能力。同时我又悟到,除了对法没有强大的正信之外,那段时间自己的惰性很突出,在惰性的背后隐藏着私心,总是把自己的学法放在首位,以为多掌握法理就在提高,而把正法之事放在次要位置,当成一个任务,每天干完份内的就算完事,一定程度上是用人心来做正法工作。

回头总结一下,为什么被邪恶干扰呢?师父说:“邪魔的干扰是因为我们自己有不足,自己能做好就是战胜它,师父就会管”(《法轮佛法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现在我更加体会到师父这段讲法的重要性了。“不知道高层次中的法就没有法修,没有向内去修,不修炼心性不长功,就这两个原因。”(《转法轮》),看来真是学法中不能忽视修心,正法中修炼不能忽视学法,二者缺一不可。

四、防止自心生魔

前一段时间,在修炼中我悟到了一些法理,对正法的进程等方面有一些自己的见解,就写出往明慧网编辑部投了几份稿件,有两份被录用,自己觉得挺高兴,就开始产生了显示心和欢喜心,虽然在写稿的当时也警告自己:无论悟到什么法理也好,都是大法给你的智慧,不要沾沾自喜、自高自大。但这颗心表现得太隐蔽了,变着法儿地往出返,只要自己念头稍一不正,这显示心加欢喜心就象找到土壤一样在心中马上扎根,迅速生长。最可怕的是,一旦起这种心后,自己又很难意识到它的存在,虽然偶尔也能意识到,但刚一抑制它,还没能根除掉,就又滑过去了,还觉得自己状态不错呢。这颗心受邪恶的利用、加强,再和思想业搅在一起,几乎能让你对大法产生动摇的念头,能让你冒出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邪念(当然这邪念是一闪而过的),直到这时我才猛醒,这太危险了,我马上想到,没有师父,没有大法,你修什么?你炼什么?你自己凭空能懂什么法理呀?这时我就对着师父的法像,我说:“如果我背叛师父,对大法不敬,我就请求形神全灭。”就这样,我使劲的去排除这颗肮脏的,使自己自高自大的显示心,同时我意识到这背后有邪恶的干扰,它在加强我的这颗心,我必须摆脱邪恶的干扰,静心学法,认真地做正法工作,保持强大的正念去压制、排除这颗心,并发正念清除邪恶的干扰,经过一段非常痛苦的过程终于把它去掉了。事后我总结,如果当时自己不冷静对待,再发展下去真有自心生魔的危险。同时我也明白了一部份邪悟的人他们背叛师父、背叛大法的原因,他们其中有些人可能就是有自心生魔的状态,别看他天目没开,没看到什么,但他们同样是沾沾自喜,认为自己了不起,一旦他们认为自己“超过”大法了,悟到了“更高的真机”,那么就完了,就掉下去了,特别在这种状态下,再有对常人的根本执著没放,那就更完了。如果此时再有把大法当成常人中的理论在学的状态,就更危险,就会用人心去推敲大法的法理,分析大法的内涵,其后果是非常可怕的,极易被魔钻了空子,一毁到底。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被魔的干扰,被邪恶钻了空子呢?关键是自己修得有漏。特别在一些小事上没注意,平时对自己的一些坏念头放松,对自己要求不严。从中我更加体会到,修炼是非常严肃的。不但在重大关头要保持对大法的正信,保持强大的正念,就是在环境较轻松的时刻,也应该做到自己的每一念都用法来衡量一下、对照一下看看符不符合法,如果不符合大法,马上把他除掉,这样就会使邪恶无缝可钻。再让我们共同学习师父这段讲法“有人问我:老师,你怎么不把这个清理了呢?大家想一想,如果我们在修炼这条路上把障碍全部都给你清理了,你怎么修?就是在有魔干扰的情况下才能体现出你能不能修下去,你能不能真正的悟道,你能不能受到干扰,能不能坚定这一法门。大浪淘沙,修炼就是这么回事,剩下的才是真金。……真正度一个人很难,可是毁一个人就极其容易。你自己心一不正,马上就完。”(《转法轮》)

最后,我的体会是,在目前严峻的时刻,在正法的最后阶段,一定要时时做到“心一定要正”,“主意识要强”,按师父讲法中说的“走好每一步,不给自己已证到的一切抹黑。让你们修好的那部份放射着更加纯正的光焰。”(《去掉最后的执著》)。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4/17411.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