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思维

【明慧网2001年11月29日】流离失所后,一直做着大法的事,随着心的容量扩大,设备也不断换代,出的资料量也成倍增长。

在做大法工作中总是会出一些小插曲。

比如:收到一个奇怪的传呼。比如:做工作时,客厅中潜进一个家伙,发现后立刻走了。

比如:11点半之后,有不明人士打传呼来说:你们明天必须立刻搬家,随后电话就断了,再打无人接。

每次遇到这种情况,我都会比较紧张,表面上因为我离开学校以后就做这些事情,胆小惯了,没有应付这些事情的经验,所以思考来思考去,问一问别人,都不太好使,又没有宿命通,只好紧张一阵,有时候都有无处可藏身的感觉。

随着正法进程的飞速推进,我在不断的修炼中悟道,为什么一出一点小差子,好像不在我掌握之中的事,我就反复去思考,但却越思考越紧张。因为这种就事论事的思考,用的是科教的宝器──逻辑与推理。这东西太狭隘,这些突发事件未知条件太多,主观上去问别人。问常人,欲盖弥彰;问功友,越说越紧张。客观上分析,越分析,越多的假象被演化出来。

我认识有个功友,他跟我不一样,他做另一种类型的工作,他一般情况不会紧张,表面上是他是个男孩子,或他比我更善用逻辑与推理,他总突然刹回头路,看一看有没有人跟踪,并注意换传呼或用卡等等,总之大家一致认为他应付事很在行,都很放心他这点。但出乎大家意料的是不久前在一次查证中,他被警察扣押,而另一功友却脱险了。

这件事更促使我在不断的学法中去悟道。

其实师父在《转法轮》中已经讲到炼功人是用功能去做事。但是我们却没有能更深的理解这一点。

在《转法轮》“治病问题”中师父告诉我们:“我们就讲最普遍的,人哪儿长瘤啦,哪儿发炎了,哪儿骨质增生了等等,在另外的空间就是那地方卧着一个灵体,在一个很深的空间中有一个灵体。”“你把它那个东西拿掉之后,你就发现这边身体上啥都没有。”

这不正和我们工作中遇到的麻烦一样吗?在这个空间它是我在开头提到的那些比如,但真正的原因在另外空间。而真正要解决问题必须解决另外空间。

有一次,我上文提到的那个男同修,他的住处被干扰的很厉害,门卫和隔壁管得太宽,不便于工作。我们听后就发正念,铲除不正因素。结果第二天,他说隔壁搬走了,门卫自动离岗,门卫走时在黑板上留言叫大家自己注意防小偷。我们说是我们发正念的作用。他却说:“你说得这么夸张。”他只是觉得很凑巧。

其实我觉得他对正念的作用不坚信,认为发正念能解决问题,那为什么还有那么多问题没解决。这就好像西医大夫问的:气功能看病,还要我们医院干什么呀?你们代替我们医院吧!你们气功沾手就能治好这个病,还不用打针、吃药、住医院,代替我们医院多好啊?

我们的思维方式还是西医的水平,解决问题的方式也还是西医的水平。西医拔牙,麻药、钳子、大锤子,弄得心惊肉跳。而我们走回头路,换传呼,搬家,很费人力物力。但“医院能不能治病呢?当然能。医院治不了病,人们怎么会相信哪,怎么都上医院去治病呢。医院还是能治病的,只不过它的治疗手段是常人那个层次的,而那个病却是超常的,有些病是相当大的。”(《转法轮》)也许采取低层的手段也能解决一些问题,但如果不向内找,不正念除恶,不在法中去悟到,也许在人中一个“不小心”,非常“意外”与“偶然”的就出事了。

《警言》“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

跟上正法进程,不只是在做什么事上,更重要是心之改变。

虽然我们什么也看不到,坚定的正念除恶,也是对法信的程度。

写后有感:我以前读《转法轮》中“治病问题”,“医院治病与气功治病”时,总想我是修炼人了,不会得病,我也不会去给别人治病。今天悟到法在某一层的理,心中又十分感慨,法能指导我们修炼至圆满。

有的在家中的同修说师父不是说只要看《转法轮》就能圆满了吗,因此新经文及明慧网资料都不愿看。是的,师父讲过“其实不管再出多少经,也都是给《转法轮》作为辅导材料的,真正地指导修炼的只有《转法轮》。里边包涵着从常人开始一直到无比高的内涵,只要你修下去,《转法轮》永远都会指导你修炼提高。”(《法轮大法义解》“再版的话”),但是我们不能片面地理解师父的讲法,更不能断章取义师父的话来掩盖自己的执著和邪悟。在这种人心的支配下,如何能理解《转法轮》这部天法呢?如果真的学好法,又怎么会在大法遭迫害时躲在家里呢?如果不真正投入正法洪流中实修,又怎能明白法在不同层次中的真正内涵呢?同修们,让我们一起精进吧,未来的美好是法开创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