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被非法关押期间的正法历程

【明慧网2001年12月11日】自从1999年10月28日去北京证实大法好后,我曾经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1999年10月30日─2000年10月2日)、乡政府、县洗脑班(2001年5月13日─2001年5月22日)、市看守所(2001年8月7日─2001年11月2日)共四次。这四次我都是用自己宝贵的生命绝食、绝水抗议这种非法关押,被无条件释放回家的。前一次是被本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差20多天就到一年的时间才悟到:我们不是犯人,我们没有罪,师父没有错,我们不能认一点错。师父传的是宇宙大法,“真、善、忍”是最神圣的。我们不应该被关押,我们有权解除这种非法关押。我们不吃犯人的饭了,必须无条件、无罪释放。我们写了许多上访信、洪法信、申诉书,最后我们才决定绝食、绝水,用我们自己宝贵的生命抗议,结束了这场迫害。后几次更是这样。因为师父在2001年4月24日写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经文中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通过这四次实践,我深深体悟到:如果你是一个因为坚定大法、证实大法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无论在任何环境,除了去向面对的人“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地维护法”,“正一切不正的”( 师父经文《大法坚不可摧》)外,(因为师父在经文《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中说:“在社会上接触的一切人都是讲清真相的对象,……”)那里的一切一律不配合。因为我们是好人,我们没有做坏事,我们是修“真、善、忍”的。法轮大法是宇宙中最正最正的修炼法门。非法关押是强加给我们的不公。“在面对无理的伤害、在面对对大法的迫害、在面对强加给我们的不公时,是不能象以往个人修炼那样对待、一概地接受,因为大法弟子目前处在正法时期。”(师父经文《正法与修炼》)。要做我们应该做的。如:可以逐级写申诉书、上访信、揭露酷刑的材料、洪法信等。因为我们这些信也都是揭露邪恶、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就是正法。必要时我们绝食、绝水,用自己宝贵的生命抗议,结束这场迫害。要求无条件、无罪释放。其实这个基点还是正法。思想一定要纯净,不应该有一思一念其它目的。更应该明白清除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是生是死一切由师父说了算,真正地放下生死正法。“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过关了。”(师父经文《道法》),“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就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四次实践,深有体会,正法主要是正自己,自己符合了法的要求,邪恶自灭,环境就变了。“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师父经文《去掉最后的执著》)。

下面是我在市看守所的一段小故事。

2001年8月7日,我经过了两天两夜的严刑拷打,非人折磨,一个字都没答它们,它们就把我非法关押进了市看守所。刚到了看守所3号监室,我就和同号的同修切磋了一下。大家都很快地认识到了,我们每个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都应该正法、修出去。“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我们悟到,虽然有几个功友因配合了邪恶,说了不该说的,准备劳教了,我知道这是旧势力的安排,因为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大法坚不可摧》)。她们决心从新做好。第二天办案单位就非法提审她们,她们就全否了以前的所说、所写并同意和我一起绝食、绝水,在外面喊大法好……正法。但是这次绝食,由于种种执著,都没坚持到最后,几天就吃饭。我到第18天时,发现自己也有执著,思想不纯了,而且总觉得看守所这里还有我要做的事,正好一同修和我商量摘镣的事。于是我就和队长商量给我一本《转法轮》,摘镣吃饭。(她们都是吃饭摘镣)(六七十斤重的三角勾镣,还被关进了大铁笼子)。就这样,三号的四个同修再也不想绝食了,不久她们都被劳教走了。三号只剩下我一个人。三号的环境我们已经正过来了。号长带领所有刑事犯,让我们炼动功。过了两天队长又把我调到了2号监室,那里我们共有四个同修,我们共同切磋,并很快和其他女号取得了联系。通过切磋,各号由配合号里的一切,做到不配合,同修们慢慢地都悟到了。紧接着各号的刑事犯由不理解我们攻击我们,打、骂我们到理解我们。并纷纷对我们法轮功有了正确的认识。有的(两个)成了真正的大法弟子。一位在得法后坚信大法,到公判大会上喊出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善良的人们快学法轮功吧。我要是早学了法轮功,我不会杀了我爱人的(误杀)。有的得了法走了。我们又及时把各自写的许多申诉书、洪法信、酷刑材料递了上去,我想这多好啊。还有人帮我们弘法,往外送。其实这些信都经过了各个队长、所长的手,他们看完后,都交上去了,是起到了镇邪的作用。

从此以后她们真像变了人一样,队长还帮我们给男号同修送经文,那几天都感觉天象变了。各号的环境都变好了,这里也就不需要我们了,于是我悟到,我们应该到需要我们的地方,外面更需要我们助师正法、救度世人。于是我想和各女号联系起来切磋一下,下一步绝食、绝水的事。我们就发正念,让队长把我们写好的和同修切磋信直接送到2号监室。就这样我们各女号同一天绝食抗议,决定用自己人生最宝贵的生命抗议,结束这场迫害。在绝食期间,队长两次把我们各女号大法弟子调到一起切磋,有一次还调过来一个男功友和我们一起切磋。当然她们目的是让我们吃饭,可是我们都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正一切不正的”(《大法坚不可摧》)是我们大法弟子的责任。非法关押就是不正的,就这样18天后我被无条件、无罪释放。让常人看,谁出来我都出不来,可是,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我又回家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