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中国代表团


【明慧网2001年12月13日】回首这三天来的经历,有点令我难以置信,我们竟然第一次走近中国代表团,面对面平等地和他们谈话,共同度过了第二届“北美经贸洽谈暨中国留学人员人才交流大会”,这种没有封锁的接触让我们参与其中的大法弟子更加觉得救度中国同胞的紧迫和每一个讲真相机缘的宝贵。在此我想谈谈这几天我的体会:

1、用对方能够接受的方式讲清真相

明慧编辑部文章《抓紧时间向可贵的中国人民讲清真相 》中指出,“如何理智、智慧地用对方容易理解和接受的方式做好这一切极其重要,这不仅是大法弟子慈悲众生、纯正善念的体现,而且关系到对方是否真正能够得到挽救。” 这次与中国代表团接触的几天里,我觉得这一点太重要了。

也许很长时间我们都把递给别人一份大法报纸或传单就当作完成了讲清真相的任务,有时甚至不管别人是否知道其中的内容。周五宴会前我和几位代表团人员聊得很好,临走时我说给他们看点材料,是事先用信封装好的。当我后来想找他们解释时,他们非常反感。也许这不是一种让人接受的方式,还不如楼下两个功友堂堂正正地散发资料好点。

2、放下常人的面子和情

平时在国会或其它场合跟别人讲真相时,别人不听就走了,而这次我们却能朝夕相处几天,常人的面子和情又上来了。丈夫第一天在餐桌上受了挫折,以至第二天不敢上去与他们面对面谈了。我也因为周五用信封发资料效果不佳,总是背着这个思想包袱。说穿了,还是放不下人的情和个人的执著,怕别人不给自己好脸色。

3、坚持到底

当听到丈夫给我订了去大使馆赴宴的票时,我其实真的心中没底,不知道能不能有效地讲真相。但明白的一面告诉我,一定要去,退一万步讲,至少可以去发正念,交点学费向别的功友学学经验。

我的经验是必须要用智慧,要发正念。也许有时我们并不知道怎样做得最好,但一定要坚持到底,不放弃每一个讲真相的机会。那天下午,一位中国代表团成员敞开心扉和我们交流了,那种交流的感觉和不能交流的感觉绝对不一样,他也曾批过法轮功,因为他认为法轮功不好,他承认国内宣传的和我们跟他讲的是完全相反的。我们以自己的亲身体会给他展示了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他认真的听了,并且和我们非常友好起来。

4、小弟子的作用

前几天看网上有小弟子到了恶人面前主动发正念之事,心想我家孩子才两岁多,估计没这悟性。这几天却让我大为惊讶。因为没人带她,我们只好带上一个“包袱”了。她到了会场一样淘气,一个人爬上爬下,玩得不亦乐乎。让我高兴的是中午随便买点吃的东西,她也不挑拣。下午她突然跑进会场,我想给她拍个照吧,结果她马上在众人面前炼起功来。我赶拍了两张,作为一个珍贵的纪念,她是唯一在会场给大家演示法轮功的弟子。

晚上我和先生随中国代表团以北美高技术人才的身份到大使馆赴宴。一进去就被一个在DC居住的敌视大法的人告密说我们是炼法轮功的。让他失望的是,我们依然被留下来了。一进来时,全场都在站着听大使讲话,人们很拥挤,没料到我的孩子一进来就开始发正念。整个晚上她是又吃又喝,天真可爱。虽然我们没有提到法轮功,但许多中国代表团成员知道我们是大法弟子。我们和大使馆的工作人员也聊得很热烈融洽,那些被江泽民的邪恶宣传而蒙蔽的人们,很吃惊地看到,原来法轮功学员完全不象宣传中那样。相反,在海外,他们有着成功的事业,幸福的家庭,是在社会上生活得堂堂正正,受到尊重的人。如果没有江泽民的这场邪恶镇压,剥夺人们的信仰自由和生活权利,那么在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他们同样是生活幸福而事业成功的人们。而江泽民却硬是把这样一群最最诚实、善良的人当作敌人,拆散一个个象我们一样的幸福小家庭,真不知是错了哪根筋。

有意思的是那天下午我的孩子一直吵着要去大使馆,原来她比我们更明白。

孩子并不是包袱,当我们放下心,不用人心去想他们时,他们也许就可以自由发挥他们作为小弟子的作用。他们同样是正法的一粒子。我们唯一必须给孩子做的就是帮助他们多学法。

*****************************

经过这几天,我的心似乎被净化了很多。总结经验之余,我只想多为突破大陆封锁真相做点事,哪怕只是寄一封信,打一个电话或发一份传真。也许还有别的途径更有效,但我想还不知道更好方法之前,用现在的方法先做着吧,因为每一个等待的时间都是救人的机会。一位国内的功友告诉我,我们的每一个途径都起到了实在的作用。大陆同修们在艰难的环境下依然时刻惦记着向周围人讲真相,作为自由环境中的海外同修,我想我们应该更加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