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挥正念威力 再次走上天安门


【明慧网2001年12月14日】经过了两天两夜的思考,2001年12月5日这天,我终于明白,走上天安门,不仅是为了了愿,而更是为了正法,为了清除另外空间破坏大法的邪恶。最近,全国政法委在北京开会,也就是说另外空间的邪恶聚集到了北京。于是,我决定再一次走上天安门正法。

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是一切邪恶害怕的!“发正念的地点选择在邪恶聚集地的邻近有特殊威力。”(明慧编辑部《关于发正念》)。听说国外学员在江泽民出访马耳他时近距离发正念,江氏差点一口气背过去上不来——近距离发正念少有空间间隔的阻挡,支撑他那张人皮的邪恶物质被清除了,候补的不敢靠近。如果去北京的功友到天安门后都先发正念清除邪恶,再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那将发挥成倍的威力。在其他空间用功能直接助师除恶和在人的空间向世人证实大法同时进行,这是现在这个历史条件下我们得天独厚的优势。

在师父的安排下,我顺利地踏上了进京的列车。列车在前行,我同时也感受到了来自另外空间的阻力。我开始有些头痛、恶心。我不断的发着正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可是,时不时还在往上翻:抓住了怎么办?我坚持发正念,我的主意识越来越强。我告诉自己,在这个宇宙中,我的道路是师父安排的,其他的生命无论他来自多高的层次,多高的境界,他们都管不了我。我有执著,我还有业力,甚至多少还有点怕心。但是,这一切除了师父替我过多的承受以外,其他的我都能在法中认识到,并抑制它,去掉它。而以我有执著、有业力为借口,就让警察抓我,让邪恶迫害我,这不是师父的安排,是旧的邪恶势力在作恶。那么从慈悲的角度上讲,一个警察迫害了一个修正法的生命,它将何去何从啊!我要否定旧的邪恶势力的安排。走上天安门,不是为了去执著,不是为了去消业,是为了正法,是为了除恶,是为了救度众生,是为了兑现誓约。

列车驶进了山海关,突然有个信息干扰我。我在教养院的时候,邪恶势力就是利用了我们的善和人的情,骗我们背离真善忍。我知道这是另外空间变异了的生命的垂死挣扎。果然,我看到几个变异的生命在逃命。我越清晰时,我就越高,而他们却越来越小,最后化做了几处青瓦房。我不再头痛,我冲破了强大的阻碍,这时,我看到另外空间千军万马在奔赴北京。我突然热泪盈眶。我觉得好象一下明白了,为什么会在天上签下那份誓约,那不只是为了我自己,也是为了我的世界里的众生。我知道了那份誓约的庄严和神圣。那是我对我世界里生命写下的保证,那是我世界里众生对我的信任和重托。

列车从唐山开出,我突然看到了天安门,从天安门的城楼里,出来了一个巨大的三条腿的蛤蟆,它占据了整个天安门。当那坚定无比的正念从我的心底里发出的同时,我的身体放射出五颜六色的光芒,先将蛤蟆的脖颈缠住,然后又将蛤蟆的上下颚和两条巨大的腿定住,而后将它绞成麻花状清理掉,真是随心所用,这时我清楚的意识到我的意念已经冲到了北京天安门。

接下来一路顺风,到了北京之后,就在我往天安门广场走的时候,突然另外空间有人又要送给我东西,我拒绝了。我的师父给我的都是宇宙中最纯、最正、威力无比的东西,无论在任何时候,我都不会接受宇宙中其它任何生命以任何方式给我的任何东西。

我走上了天安门,我先是围着天安门广场发正念,然后我从人民大会堂门前的人行道进入天安门广场,我的对面是警车,我的身后是警察,我的右前方是真枪实弹的武警。我将用红、蓝记号写的横幅毅然贴在了天安门广场的灯柱上,然后我走到英雄纪念碑下,喊出了一直在心底的话:“法轮大法好!”然后我盘坐在石阶上默念了一会师父的口诀。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知道我想做的都做了,我从容地走出了天安门,踏上了讲清真相的归途。直到凌晨4点多钟,我从天目中看到,快要升国旗时,那条横幅才被发现,那么这条横幅在布满邪恶的天安门广场竟然牢牢的贴了八个多小时。

再一次走上天安门,正法、除恶。再一次走上天安门,我否定了旧的恶势力的安排,破除了许多人的观念。再一次走上天安门,我用理智证实了大法的正确,见证了大法的威德。我是从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理中走出来。我懂得了大法弟子的庄严、神圣、责任和使命,我更懂得师父的伟大与慈悲,大法弟子的威力无比。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12/18/16900.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