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在中国城向华侨讲清真相(续)


【明慧网2001年12月16日】(接上文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7/21020.html)

(三) 使馆的人:“你真棒!”

自从那个女人因破坏大法而遭报后,使馆的人及监视我的人,都不敢正视我。我意识到这种情况必须尽快改变,不然就会影响一些人了解真象。于是我把握所有的机会,让他们看到我祥和的微笑,并在适当的时候向他们点头示意。就这样,他们的眼光从敌视到困惑,直到我们可以交谈。

尽管我们已经交谈了一段时间,当我第一次给他们真象材料时,他们仍是坚决地不要。一次我对一个人说“你真的就弱到连一份材料都不敢看吗?作为一个中国人,发生在中国的事情已经轰动了全球,你真的觉得与你无关或你只愿听一方说辞吗?我认为你对自己不负责任。大家相识就是缘份,你应该珍惜,我并不想让你为我们作什么,只是希望你能看看这些材料,自己辨别真伪。”他在我的脸上盯了一会,然后,边接材料边说“那我就看看吧”。从那一后,我们所有的真象材料他都看,态度也变了。可当我把电视摆到街头时,他又紧张了,还把他的同夥找来一起观看了一会,带着不满离去了。我依旧继续把真象材料给他,电视的事他不提,我也不提。就这样,他站在电视前的时间一次比一次长,有一次他用了三个多小时,把所有的内容从头看到了尾,什么也没表示就走了。过了几天,他又来到了电视前看了一会,走过来附在我的耳边说“你真棒!”声音虽小,却铿锵有力,然后带着微笑看看我走了。

(四) 留学生:“我会替你们讲真象。”

在两个月前,来了四五个(干部子弟自费)小留学生,都是刚从国内出来的。见到我讲真象的阵势,展板:双面展板(一面朝过往行人,一面朝马路)统一规格,横4尺,竖3尺四对,摆在录音机、电视机的两边,在横五尺竖七尺的变电箱两边,摆着同样规格的四张展板,同时还向行人发放着真象材料,他们带着满脸的抵触情绪喊着“这还满热闹哪!”当他们站在提款机前(我的对面)提款时,视线和耳朵都无法抗拒的被电视的内容牵制着,其中一个有点动了心,他说要留下来看看,却被伙伴们拉走了。后来在每次提款时,别人说笑,他都在看电视。但每次他说要留下来看,都被他的同伴拉走了。终于有一次,他一定要留下来看电视,他说“你们去买东西吧,我在这等你们。”

从那以后,每次他们从这路过时,他都留下来看电视,等他的同伴们办完事再一起走。一次,他看了有关江xx的丑态,不自主的说“这不是欺我中华没人吗,哪个领袖有他这样的镜头,找都找不到”。虽然看电视的只是他一个,可他的同伴们的态度,程度不同的都有了变化。一天他对我说“如果我替你们讲真象,会有更多的人相信,因为我不是你们法轮功的人。”我问他“你愿意吗?”他说“我会的”。

(五) 传教士的转变

一个星期天,来了一帮基督徒,先是发他们的材料,几分钟后,他们突然把我围上,一连串的问题“你们是不是宗教?”“中国说你们是x教”“你为什么不信基督教要信法轮功?”“你怎么看耶稣?”……

我平静的看着他们,等他们都说完了,我说“法轮功不是宗教,是佛法,更不是被污蔑的x教。如果‘真、善、忍’是邪的,那么世界上还有什么是正的?”“我师父说耶稣是个伟大的神,所以我们都很尊敬他。信仰是自由的。但中国今天在迫害修佛法的人,是罪大无赦的。可是大多数人都是被江XX欺骗的,是无辜的。我们并不想强迫任何人修炼法轮功,只想让人们知道真象。当法轮功平反时,那些迫害过法轮功的人,和头脑中带着对法轮功印象不好的人都将被淘汰。多一个人知道真象,就多一个人得救,这是我们的唯一所求。”

这时有人急切的问我“那么我们能为你们作些什么?”我说“告诉你们的所有亲朋好友,法轮功好,真、善、忍好,迫害法轮功是有罪的,是邪恶。不要被蒙蔽,不要跟着政府跑。就够了。”那个人瞪大了眼睛问我“就这些?”我说“是的”。他又说“你们要捐款吗?”我说“我们不接受任何人的捐款。”就在我们交谈的时候,又来了一个老华侨,表示了对我们的不解。还没等我说话,这些人一起对他说法轮功是怎样的好,中国政府及那个“恶棍”是怎样的不对……

几个月前,来了十几个传教士,每个人身上都佩带着长老的牌子。他们先是站在马路的对面,后来站到了我的旁边,还学着我的样子摆上了两张展板。有的行人对我说“你应该把他们赶走”我说“我们是正法修炼,不会同任何人争斗。”

在我们彼此都空闲的时候,我给他们送去真象材料,并征集他们为我们签字。他们有的接材料,有的不接,但谁也不肯签字。他们说“我们有宗教信仰,所以不能为你们签字。”我说“我们不是宗教,是佛法修炼。我们欢迎更多的人修炼法轮功,但是我们不强迫任何人。我们在这的目的,只是想让人们知道,中国政府镇压法轮功的真象。唤醒人们的善念,停止邪恶的镇压。”

有人问“我可以看你们的书吗?”我说“可以”又问“有人曾对我说,看了你们的书,就不能再做我们的事,也不能再有我们的信仰。”我说“也许他没说清楚。看书和修炼是两回事。看书是了解,谁都可以看。修炼要专一。做任何事情都要专一不对吗?”“即使你修炼了法轮功,你就把你做的事当成工作好了,每个人都应该有社会分工的。”一个最抵触的(负责)人问我“你是不是觉得,除了法轮功,没有任何值得你学习的人和事?”我说“如果,我们不谈修炼,除了杀人放火和危害他人的事以外,任何事都有它的双重性,任何人都有他好的一面,都是我应该注意和学习的。”他们投以敬佩的眼光围着我们的展板看,接了我们的材料,也签了名。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12/23/170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