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省琼山市第一看守所恶警酷刑折磨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1年12月18日】罗孝迈,男,25岁,海南省澄迈县人。孙廷迫,男,43岁,海南省琼山市灵山镇牙科诊所医生。这二位大法弟子于2001年5月13日中午到红旗镇乡下发大法真相传单,被琼山市红旗镇派出所所长梁崇玉等三名恶警非法抓住,并于当天送进琼山市第一看守所,罗孝迈关在17号仓,孙廷柏关在7号仓。

关进监仓时他们被强行剃光了头发,监仓里的生活很差,每顿给半碗又老又脏的空心菜汤,没有油,几乎每顿都是这样的菜,还要强制做繁重的劳务,不完成任务要受处罚。

进所几天后的一天上午,罗和孙廷柏被带到所里的审讯室。这次非法审讯是政保股的人,他们软硬兼施,继而威胁。大法弟子罗孝迈认为自己没有犯罪,只是修炼做个好人,把真相告诉世人没有错,没什么好讲的。他们三、四个人对罗孝迈拳打脚踢,打得很重,在隔墙被非法审讯的孙廷柏都听到很大的打骂声,大约打了一个小时,罗孝迈也不向邪恶低头。这件事过后没多久,政保股的恶警又一次将大法弟子罗孝迈拉到桂林洋农场仙洋水庄包房非法审讯,进一步严刑毒打迫害该学员。罗孝迈始终不配合邪恶,恶警把他脊椎骨打断,把人折磨得奄奄一息,他们怕出人命,急忙送到“187”医院抢救,过后再转入琼山市人民医院治疗。

他们怕担责任,对外撒谎说罗孝迈是“跳楼摔伤”。这帮恶警真是邪恶至极。人不报天报,所有参与迫害毒打大法弟子的邪恶坏人必将受到天理的惩罚。

大法弟子孙廷柏自从进看守所后,坚持炼功和不背监规。管仓干事恶警吴生常在仓里对犯人说:“你们谁看见他炼功就用水嘛,把他塞进水池里浸,出了事我负责。”在他的纵容下仓里的牢头靳军和其他犯人无所顾忌的折磨该学员,经常找借口打骂。有一次靳军问该学员背不背监规?该学员说:“我没有犯罪,为什么要背监规?”靳军凶恶地拳打脚踢,并叫嚣:你不背就打到你背。还叫其他犯人打,把该学员的胸部打伤,面部打肿。

有一次该大法学员正在炼第五套静功,靳军看见后用脚踢,并用水淋湿全身,看该学员不动,又用大水桶扣在学员的头上,把学员推倒,搬下学员的脚,不让炼功。

6月9日上午,政保股和其他公安人员一共七个恶人,一到看守所就把孙廷柏拉上车,一直开到桂林洋农场仙洋水庄,到了那里才知道他们要包房审讯。“包房审讯”实际上就是恶警使用严刑逼供的秘密场所。他们把该学员带到222房后,关上门窗,逼其下跪,该学员说:“我没有罪,不跪。”他们几个人不由分说,三个人从背后按肩膀,用脚踩该学员的下肢,另一个恶警从正面用脚踢学员的上腹部,强行将学员按下。跪时如腰不直又用脚踢腰部或拿木棍打。有一个邪恶公安说:“做什么事不好,要去偷去抢还可以吃一顿饱。”可见他们好坏不分,满脑子都是坏思想。有一个公安(此人以前在灵山镇派出所当过所长)还拿出手枪指着该学员威胁说:“我可以把你打死后从窗口扔下楼去,说你逃走才被打死的。”他们变着法子折磨该学员,叫学员双手向前平伸,如手落低就用木棍打,不准睡觉,他们两人一组,轮流拷打审讯,采用背铐,该学员要求小便也不准,后来看大便快憋不住了,他们怕臭,才让上厕所。恶警王某半夜要去吃夜宵,把该学员背铐后交给另一个恶警,不讲出传单来源就不要出铐。恶警廖之贵最为邪恶,他拿木棍打学员的腰、屁股、下肢及关节处的骨头,打断打烂了三根木棍,打了约一个小时,把该学员的屁股及双下肢打瘀血成紫红色,肿大不能下蹲。直到10日中午才把该学员拉回看守所,仓内的犯人看到被打成这样都表示出了同情,并谴责这些打人的恶警。当时所里的不法官员及打人恶警也来查看被打的情况,但他们却说:“谁叫你不配合人家审讯,自找苦吃。”看来恶警打人还有理,想把责任推卸掉。

在此劝告那些迫害大法学员的恶警,善恶必报是天理,赶快停止犯罪为了你自己的未来,为了你的亲人,醒悟吧!

那些恶警自从把孙廷柏抓进看守所后,还趁机向该学员的亲属敲诈,该学员被非法关押达5个多月,最后逼家里亲属拿出五千元同意取保候审放人。

迫害大法学员的恶警廖之贵已遭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