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两度挽救我的生命


【明慧网2001年12月19日】我出生在中国大陆北方某省会城市。恢复高考第一年考取某师范大学82届中文系,82年初毕业,在省会报社任编辑记者工作,85年应聘南方某开放城市任报社记者。

我与法轮大法结缘是1999年5月初,当时因患恶性黑色素瘤回老家治疗,入住在医科大学医院,切除了被病理诊断为恶性黑色素瘤的右脚大拇指。手术后一法轮大法弟子将大法师父讲法的录音带和《转法轮》一书介绍给我,于是我在病床上开始聆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当能坐起来时,我便开始通读《转法轮》。出院回家后开始与附近的大法弟子一起参加清晨炼功和学法,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我便能脱离拐杖和轮椅独自行走了。炼功的第三天,我在炼功场上就看到了金色的和红色的法轮在天空转动,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转,使我感到大法的确象一些老弟子向我说的那样神奇,对修炼更有信心了。很快在功友们的鼓励下,我能够将疼痛难忍的双腿双盘打坐炼功,最长时间达半个小时,心性也有了一定的提高。

修炼不到三个月,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一伙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大法,各种迷惑人的欺骗宣传通过各种媒体铺天盖地而来,我作为一个新入门的弟子,因为病业大、法理学得不够深,加之自己又有一些想在大法中求得祛病健身的执著心还没有去掉,头脑中的一些固有观念还存在,一时迷茫了。虽然7.20当天,我还和数万名大法弟子到省政府门前上访、和平反映意见,并且我又一次见证了银白色的法轮衬托着太阳在天空中行走,许多大法弟子都鼓掌欢呼、激动不已,许多大法弟子不由自主地流下了激动的泪水,这是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为鼓励大法弟子坚定修炼所展示的大法的神奇景象。但是因为学法不深,后来面对着媒体中那些连篇累牍的精心编造的谎言,我竟又怀疑起自己修炼的体会,甚至于亲眼所见也被认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由此我一度放弃了修炼,相信了谎言宣传。

在我放弃修炼的这两年零三个月的时间里,号称癌症之王的恶性黑色素瘤在我的体内疯狂地生长,在重新接受医学化疗和生物治疗的情况下,我于2000年2月,发现切除肿瘤的右大腿的腹股沟处又生长了一个肿瘤,回家乡又做了第二次手术并摘除了腹股沟处的全部淋巴结,之后又进行了有关防止黑色素肿瘤扩散的药物治疗,先后打了日本进口的黑色素疫苗和医院引进德国研制的药核自身免疫疫苗(后者注射一年之久)。2001年3月起我又开始厌食,出现身体不适征兆,到医院检查后,发现我肾上腺、左肺、股骨头三处都有肿瘤扩散,最大的已达10*10公分大,于是我于5月底先后到上海、北京求医,许多著名的大医院如上海肿瘤医院、华山医院、第二医科大学、北京307医院、北京肿瘤医院等,而且都是专家门诊,均被确诊为癌症晚期、全身性扩散已无法医治。6月中旬我拖着即将倒下的身体又一次回到家乡,在医院接受象征性的生物化学治疗,同时服用和外敷中医抗癌研究单位的中成药。然而从8月份开始因为身体极度虚弱无法承受该治疗方案,不得不终止西医治疗,出院回家口服中药。短短的几个月,身体由过去的80公斤下降到不足50公斤,渐渐由于呕吐不止,中药也不能服用,只能依靠杜冷丁、吗啡止痛,靠氨基酸、营养乳维持生命,整日卧床不起,连翻身都十分困难。10月24日,在我四十四岁生日的前一天,我生命已接近临终状态,全家人悲悲戚戚,八十岁的老父亲抱着我失声痛哭。我在想,为什么自己这么年轻,女儿还不到一周岁,我就要丢弃我的老父亲、妻子、女儿、兄弟姐妹和我如此眷恋的人生、事业撒手而去?人为什么要来到世上,而又为什么要这样痛苦地离开?所以我又想起了我曾修炼过的法轮大法。

从一位大法弟子送给我的大法资料中,那些有知识、有文化的专家学者所谈的“人类的基因与业力”、“生命的真正科学”、“癌症──人类的机遇”等有理有据的文章中我受到了启发,我想哪怕用生命的最后几天,我也要搞清我的疑问──人生的真正意义!此时,我别无所求了,唯有探求生命真理的一颗心。虽然在这两年的时间里,在邪恶势力的诱骗下,我也曾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埋怨过师父和大法,但此时我已没有任何想在大法中有所求的心,就想如果将来一旦事实证明大法真的是宇宙的真理,我这一死就再也看不到了,所以我想用我生命的最后时刻,再看一遍师父的《转法轮》。就在我带着这样一颗真诚的心拿起这部大法的时候,我的心脏突然间强烈地震动了一下,紧接着全身起了无数的小红疙瘩,痒得钻心,于是我挠遍全身上下,顿感舒服极了,待疙瘩消失后,我领悟到这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随后我又开始呕吐,吐出了不少苦涩的黑水。于是我就下了决心,无论生命对我还有多长,我都要用来修炼。就在当天晚上,我开始能进食了,杜冷丁也由原先2小时一针延长至5小时一针。

第二天在读《转法轮》时,我又再次看到了金色的、粉色的、红色的法轮在书中旋转,我没有想到在我生命的最后时刻,在这两年被蒙蔽欺骗中跟随邪恶势力骂过师父和大法的情况下,就因为我这追求真理的一念,师父就又度了我。我感到师父的慈悲是我们人的语言所无法表达的。我终于可以摆脱了每日12支之多的大量杜冷丁的注射,终于摆脱了两个月来只能断断续续进点奶、水还要不停呕吐的生存状况,于10月25日,我四十四岁生日那天,堂堂正正地重新走上了修炼的金光大道。

我深知我四十四岁开始的每一天都是大法和师父给予的,我要珍惜这死而复燃的生命,按照“真、善、忍”的最高标准要求自己,做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特别是我在日后的过关中,我的主元神离体到另外空间,并看到了自己曾与师父某一世的因缘,师父又把我的天目打开让我看到了我所居住的房屋在不同空间的存在形式,又看到同修弟子发正念时在另外空间奇妙无穷的变幻形态。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的鼓励,每一关都是生与死的搏斗。我把自己所见、所悟的真实,告诉给我的父亲、兄弟姐妹、告诉前来看望我的亲朋好友,看到我修炼后不再打杜冷丁、不再呕吐,能每天坚持四顿流食进餐,都说:“法轮大法太神奇了,简直不可思议。”特别是照顾我和女儿的保姆更是目睹了我的前后变化,逢人就说我的事例。于是听到我修炼后情况的人都或多或少地发生了变化,曾坚信大陆造谣媒体宣传的人开始产生疑问,曾经对大法漠不关心的人开始拿起大法真相资料在读,有的人干脆就走入了修炼。

11月25日是我重获生命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我想把这一个多月来的变化写出来。原想期盼着自己早日站起来去证实大法,但又想,为什么要等到那一天呢?特别是对于我已遍布全身肌体二、三十个(手可触摸到的)恶性肿瘤,身体虚弱到已不知能否承受自己生生世世所造罪业的消业状态,能否走完修炼的全部过程。所以我不想再等待,我想用我延续来的这一个多月的生命来证实大法,告诉那些被欺骗的众生快快醒悟过来吧,受邪恶当权者欺骗的牺牲品我是其中的一个。我渴望那些还来得及醒悟的生命尽快的醒悟,别再上当受骗了。我以一个追悔莫及的大法弟子的身份告诫那些还有良知、还有人性、还有正念的生命,千万珍惜这千载难逢的主佛慈悲、苦度众生的机缘,看一看那些冒着个人生命危险、无私无我的大法弟子送给你们的真相资料吧,否则你们将在大法真相大显时,由于被邪恶势力欺骗导致没能树立对大法的正信而被新的宇宙所淘汰,那将是你们生命中最后悔莫及的啊!

现在我已是一名大法弟子,我要用我这两次得法的亲身经历揭露XX党邪恶当权者压民、坑民、欺民的所作所为,造成无数善良的与法有缘的生命失去了修炼的机缘。众生啊!珍惜这最后的法正人间的时刻吧,被XX党邪恶势力宣传迷住双眼的善良的同胞们,不要以为大法与你无关,我用大法给予我延长来的生命呼唤你们的良知,每一个生命都将在大法中重新摆放你们存与灭的位置。

伟大的大法师父说:“众生,将来的位置是你们自己选择的。”(经文《走向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