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思想改造”还是“思想迫害”?


【明慧网2001年12月2日】关于“转化”,或者叫“思想改造”、“思想教育”、“提高认识”之类名词的,在很多不明真相的人那里都有一种错误的认识,认为这和普通的理论上争论,一方说服了另一方,错误的一方放弃了错误的见解、提高了认识是一回事。正是这种在普通人思想里的漏洞,被邪恶钻了空子,从而在给它们这种摧残人性的行为找到的借口,有了滋养的土壤,从而更肆无忌惮地干着妖魔都望尘莫及的罪恶了。对于普通人的这种错误认识,必须纠正、澄清,真正破除了滋养邪恶的那个场,那些精神强奸犯也就没有戏唱了。

正常的在思想上争论,在争辩中双方尽可能地摆出自己的观点、证据,试图有理有据地说服对方。其结果无非有三种,甲被乙说服了;乙被甲说服了;或者双方仍各执己见,保留自己的看法。也就是说双方站在平等的立场上交换意见,即使达不成一致意见也不会有什么后果。

而这种“提高认识、教育转化”是不是也具有同样的性质呢?这里有两个关键因素,一个是在双方意见相左的时候,一方是不是可以有不接受对方的理念的权利,是不是有维持自己原有思想的权利?还是不管同意不同意都必须接受。第二个因素是双方是不是站在平等的地位上。而这两个因素对所谓的“教育转化”都是不存在的。

首先让我们看看平等的地位吧,在这场运动中,批判的一方掌握所有的资源优势,新闻媒介天天铺天盖地地灌输、控诉、批判,而另一方是不是有任何条件合法地发出自己的声音呢?是不是有条件象西方国家电视上经常出现的进行面对面的辩论呢?这答案大家都心知肚明。“有理不在声高,无理喊遍天下”,那么,这场运动中是谁的嗓门最高,打开电视、广播、翻开报纸就知道了。可以说,在这场邪恶中,批判一方提出的所有指控、证据都是在自己的控制之下,更不会允许任何人去调查一下,甚至质疑一下的。不但是舆论方面,这一方还控制了所有的国家机器,政府机关,军警、公安,以及平时别人认为可以公平对理的法院;还有些人天真地问“你们为什么不通过法院等合理的渠道解决问题呢”,可是哪个法院敢受理?哪个律师敢接手?还没等接手呢,只要你表达出一点点的同情,就会被警告、威胁。连神圣的立法机关,也会在几个月后补一个什么法,使其行为合法化(从反面说,至少是立法之前,这种行为是没有法律依据的、或者说是不合法的)。更不平等的一点是批判的一方控制着可以影响另一方生存的一切物质条件——工作、住房、薪水、就业、就学,而这些条件,就成了要挟对方的法宝,甚至连父母、妻子、孩子的物质生活环境都成为了“人质”,这里哪里有平等可言?

那么,另一个因素,一方有没有维持自己思想的权利呢?这个答案已经摆在那里了。那是没有什么条件可讲,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否则的话——你看看文革上的老舍、傅雷吧,等待你的只能是“精神上消灭,肉体上摧毁”了。

那么,这里就有一个问题——谁有资格、有权利要求别人的脑袋里应该相信什么,不该相信什么呢?谁有权利在别人不同意自己观点时就强行对对方进行“洗脑”呢?即使你说的看上去有道理(其实往往在最后被证明是错误的),作为一个单独的生命个体,我也有维护我的尊严、我的思想的权利,你有什么权利将你的思想强加于我?!

让我们来看看在这场运动中,“拒不接受转化者”的待遇吧,个人的失学、失业、家庭的破裂、个人行动受到限制,这还是小意思的,在下面还有我们“春风化雨”的派出所、教养院,和“家一般温暖”的监狱、劳改营和精神病院呢。(我有一个问题总是闹不清,那些生活在贫困交加中的人们为什么不到“家一般温暖”的“国家设施”里去享受一下“快乐的生活”呢?里面有鱼有肉,有“比亲人还温暖”的管教人员,还可以学一学跳舞、唱歌,看看英文版的科教片之类的来丰富一下生活?是因为资历还不够吗?还是什么别的原因?)

让我们来看一看这两年多里那些坚持维护自己思想权利的人的境遇吧,到目前已经有三百多人被残酷地迫害致死!上万人被关在各级劳改营、教养院、精神病院和监狱中!他们受到的待遇实在是——里面的罪恶罄竹难书!那么,又有人会说了,“我就不相信正常的人会为自己的信念付出生命,一定是精神控制”。关于这个问题,将在后文中具体阐述。

对于那些“转化”过来的人,是不是只要说“不练了”,就完了呢?绝没有那么简单!你还要“揭批”,还要在电视上声泪俱下地“控诉”,还要“帮助”别人转化,将你所有的利用价值榨取出来以后,你才能在那给你留的一点残羹冷炙中去回味出卖灵魂后的痛苦和堕落。

从“被转化”的人的方面看,有两种,一种是“自觉”被转化;一种是被迫“不得已”被转化。对于前者,我没有什么可说的,人的路都是自己选择的,自己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但不管怎么样,这种在外界不平等的强大环境下,在没有任何选择余地的环境下,“统一思想”的行为,本身就是思想的一种奴役。而对后者,那些被迫被转化的人,他们在外界强大压力下,承受着身心的剧痛,违心地批判自己曾捍卫过的真理;那么,这种来自外来的压力,是不是一种邪恶?这种行为本身是不是思想迫害?是不是摧残人性?是不是反人类、反道德、反社会、反文明的行为?

可笑的是,媒体上对这种对思想的奴役的行为,对这种摧残人性的行为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地作为“功绩”大肆报道。殊不知,报道就是将自己那罪恶行为昭之天下了;报道的越多,将来起诉时的卷宗会更厚;而越让人看出那“无理只能凭声高”的尴尬了。再举一个数字,今年十个月内,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声明在“洗脑”期间的言行作废的人就有四万一千五百余人,可以看出“转化”的效果究竟如何,强制是不是能改变人心?

“思想转化”的实质就是在推行“思想罪”。关键因素不在于你的什么行为,什么态度,而是它害怕你的思想。思想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你也有,我也有,有什么值得害怕的呢?难道我在思想里想一想就天翻地覆了?可它就是害怕,觉得是对它的一种威胁,为什么?因为你的思想比它的强大,比它有威力。如果换过来,它觉得自己思想较强大,那只要都摆出来,大家自然会识别清楚的,也不用这样一边遮遮掩掩、一边穷凶极恶地喊着“打倒”了。

怕什么?怕你抢它的权力。权力是什么?这可是个好东西,它们世代的享受、腐败、特权、一切一切高于他人的权利都来自这个权力。可权力这东西人家修炼的人一点都不感兴趣,人家感兴趣的是更好的修炼境界。这真好笑,就象一个乞丐捧着他那个要饭碗,对鹤氅飘飘的老道说,你可不能来抢我的要饭碗,老道笑一笑;乞丐心想,他一定打着我的要饭碗的主意呢,我还是纠集一帮人上去揍他一顿吧。

让我们看看这些高喊着“批判、揭批”的人,究竟怕的是什么思想呢?不过就是“真、善、忍”三个字而已。什么人会怕“真、善、忍”呢?这三个字怎么会让他们发抖呢?这还是暂时留给您自己去分析吧。

再回到刚才提到的问题,“是不是精神控制”?前人说过:“人是要有一些精神的”,古往今来,人们都在茫茫尘世间找寻着生命的真正意义。一旦人确立了自己生命的目的,是为之赴汤蹈火,在所不惜的。从这个角度上说,信仰的力量是无坚不摧的。人类历史上被烧死在火刑柱上的先知,那些被残酷处死的基督徒,还有我们所熟知的宁死不屈的英雄们,他们是不是被“精神控制”了?还是信仰的力量?而目前在你们周围发生的一切正是这轰轰烈烈的壮举,难道你就不想了解一下这究竟是什么?是哪来的那么大力量使这些色厉内荏者这么害怕,一方面穷凶极恶地迫害,一方面却忙着毁掉那小小的蓝皮包装的书而不给任何人去读一读的机会?而这群被迫害的人群中,不但有老人、妇女、儿童,还有相当多的教授、博士、经理、医生等当今社会上高阶层的人,难道他们都会那么愚昧,被“精神控制”?这一切的答案都在那本《转法轮》书中了,您为什么不想办法找一本来读一读,自己做个判断呢?

“思想改造”就是“思想迫害”,而对于这种人间的邪恶,我们不能再“但将冷眼观螃蟹,看你横行到几时”了,否则,我们和我们的子孙只能生活在越来越彻底的冷血控制和非人奴役之中。不失不得,为了你我的未来更美好,大家都得站出来为宪法已经赋予你我的基本权利说话,无论你的声音是大还是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