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美国大学老师给一个中国人的信

【明慧网2001年12月22日】2001年12月14日

亲爱的朋友,

当你完成放假前的最后一篇学期论文或期末考试,并开始考虑如何享受盼望已久的假期时,我愿意和你交流一些事情。我相信这是你愿意了解的。它与你有直接关系。

我是一个美国人,任教于宾州的斯瓦思牟学院英文文学专业,1999年我毕业于该校。我负责我校的写作中心,并帮助学生更有效地写作和交流。我也讲中文。我曾到中国大陆三次,一次是去参加棒球比赛,而且我深深地喜爱中国文化和历史。在中国和美国,我有幸与许多善良的中国人结为朋友。

1999年6月,我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去中国。我得到一年的奖学金在清华大学学习中文。在清华的第一个月是我一生中最有收获的一段日子。我沉浸在中国文化中。我在中国最好的一所大学学习,而且我能够认识和了解这么多善良的中国人。在众多我所见到的学生,教职工,和其他人中,有一群人留给我的印象最深。这些人,虽然来自不同阶层:本科生,教授,甚至退休的保卫人员,却拥有共同的特徵:他们很有礼貌,善良,热心,他们尽可能使我感受到温馨;他们非常正直诚实,以至于看起来就象老朋友一样;同时他们还很耐心和宽容,甚至不在意我蹩脚的中文,帮助我适应中国的生活。他们还有一个共同之处,我后来逐渐明白就是这个共同之处给予了他们所有这些美好的品质--他们每个人都炼法轮功

这群人物质上并不富裕(至少依我西方的标准看),然而精神上却如此富有。他们居住在小屋子和狭窄的公寓里,没有计算机,骑自行车来回奔走;但他们比我或像我一样物质上富有的人更幸福,健康,平和。我被这些人感动了以至于开始和他们一起在附近的公园里打坐炼功。

我怀念与他们在一起的那些个清晨--黎明的新鲜空气,宁静,放松的动作。我们一起炼着有如中国文化一样源远流长的功法。我开始感到和这些人们联系在一起了,一个由要变成更健康,更好的人,这样简单的共同愿望织就的联系。两年半后,我仍然炼功,享受到我日常生活中深厚的平和;我摆脱了校园生活的紧张;身体健康,甚至没有得过一次感冒。我发现法轮功比我以前学的其他功法都好(我曾学习气功和中医多年);甚至我曾师从一位来自中国的气功师,他想把他那一门的东西传给我。在法轮功中,我也发现了许多有关生命的深奥问题的答案,法轮功升华我心灵的威力是无与伦比的;他如此博大精深,我开始感受到,法轮功是中国丰富文化历史的真正瑰宝。

但是在7月20日前夜,我在清华如此深深喜爱的世界被颠倒了。夜半,警察闯进我朋友们和教授们的家或宿舍。许多人被抓进牢房。他们的房间被洗劫。一些人甚至在拘留中受到虐待。一辆辆军用小巴载着手持AK-47自动步枪的士兵开始巡逻。恐怖充满我们的校园。这一切仅仅因为这些人炼法轮功。这象一场恶梦,却是真的。我的中国熟人告诉我,这就象文化大革命又开始了。

随着每一天的过去,更多我无辜的中国朋友因其信仰而被抓走。我后来知道一些人遭到警察殴打。一些人在拘留中受到残酷的折磨。任何拒绝放弃信仰的人被逐出校园或开除。他们还算“幸运”--其他人被关进我们校园设立的洗脑(“再教育”)班。来自中国的消息说超过1000位修炼者被警察谋杀。同时,媒体日复一日地大肆攻击和诬蔑法轮功,无中生有地指控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甚至一些曾知道法轮功是什么,或认识炼功人并知道他们是好人的人都感到了迷惑。

那是我一生中最伤心的日子。我不能相信。世界上最大的政府尽全力镇压这些平和,无辜的人们,而这些人根本不追求象政治权力这样的东西(我从未听到一个人提到政治)。他们所想要的一切就是成为更好的人。这些人是我在中国见到的最善良,最美好的人,而现在他们受到自己政府的攻击!看到中国这样自毁,真是太悲哀了,太痛苦了。

八月的第二个星期,我踏上返回美国的路程。我已决定放弃奖学金。我看到我热爱的中国正在发生着什么,而且是错误的。在中国一些人对所发生的事感到困惑,但我知道真相,因为我曾亲身了解他、体验他。我想让我国家的人们知道所发生的真实情况。我一定要让他们明白事实的真相,而不要为谎言所迷惑。

美国人民非常渴望了解实情。当他们明白得越多,他们就变得非常支持法轮功。比如,在我所在的费城,过去两年中,两位市长都把一整个星期定为“法轮大法周”--也就是说,有超过3百万市民庆祝法轮大法周。数十万,甚至可能有数百万的美国人在法轮功的呼吁信上签名表示支持,写信给中国大使馆,参加游行,集会,发布新闻,等等,以这些方式帮助在中国的法轮功学员。

然而,我吃惊地发现在美国的一些中国人没有真正明白在中国正发生着什么。他们不知道事实,他们知道的只是中国政府攻击法轮功的宣传。他们没有机会去了解法轮功,没有客观地看待事物。当我和这些人交流时,他们许多人像你一样,对能知道更多真相而心存感激。

所以我写信给你,使你有机会更多地了解实情。我不要求你相信什么。也不要求你做任何事情,只是和你分享一些信息,以便你能够自己去衡量。如果你能读到这些消息,你就能自己做出清醒的判断。这样做是对你自己负责,也是对你认识的人,甚至中国人民负责。

十分感谢你的关心。

诚挚的,

麦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