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家书:勿因做恶者的貌似强大就指责受害者 【明慧网】

一封家书:勿因做恶者的貌似强大就指责受害者

【明慧网2001年12月23日】三弟:你好!

你的来信我仔细读过。相信你的这封信是经过深思熟虑后而成的。我向你表示发自内心的感谢,并且也愿意做一些必要的说明:

一、我对我们今年面对面互相交流的那段时光十分满意,也对你们所表达出来的对法轮大法的理解而深为感动。在我看来,那是我能给予你们最珍贵的礼物——对法轮大法的正信。他将会给你们生命的未来带来美好。

二、因为我们之间有修炼与否的差别,那么我们对法轮大法的认识有分歧是正常的。对于你们信中的观点,我是这样理解的:

1、我同意你信中“人和人之间,应该相互宽容”这句话,尤其赞赏“我尊重每个人经过自己判断而选择的信仰,我相信具有不同信仰的人应该能够和睦相处,彼此真诚地善待对方。”的理念。我只想请你注意一下1999年7月20日以后中国大地上所发生的一切,是谁在以手中的权力“强迫人们放弃自己的信仰,强迫别人相信自己的说教”?一边是整个军、警、特组成的有巨大的财力、物力作支撑的国家机器,一边是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修炼人;弱势?强势?谁手中握有真理,明白人一眼不就看穿了么。我知道,你自己内心早就有了一个基本的判断,只是由于其它方面因素不愿正视,在此我也不再深入此话题。但是,这却是我们认识其它问题的基础——是非基础。

2、我同意你信中“每个坚守和追求自己信仰的人,都应具有并承担起个人的责任,包括家庭责任和社会责任”的观点;但对你据此所下的结论,却不敢苟同。按信中的逻辑,你所加入的XX党当年的“革命历史”和“革命先烈们”的所作所为,都是“一种绝对自私的行为——即使不是出于本意”,那么,今天的政权,是否也是一群“绝对自私的人”所掌握的“绝对自私”的政权呢?你干嘛还要为其效力呢?这是从逻辑上讲。况且,法轮功修炼者所追求的,绝非现世的政治目标。因为,在法轮功看来,“政治”本身就是现世败坏了的产物。这一点,我以前曾向你提到过,我的师父至少在两篇以上的经文中也讲过。“一个修炼者,除干好本职工作外,不会对政治、政权感兴趣,否则绝不是我的弟子。(《修炼不是政治》)”“……向世人讲清真相也只是说明大法与弟子们所承受的迫害,其根本目的是在救度世人,去其众生头脑中被邪恶所灌输的毒害,挽救其将来因敌视大法而被淘汰的危险,这是大法弟子在承受被迫害时还能挽救众生的伟大的慈悲体现……。(《不政治》)”

我以为,我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在切实实践着这个原则,按照你信中所表述的就是:“对家庭的承担,对社会的付出,对众生的关爱,则是人之为人的根本。”在人类道德水准日益下降的今天,尤其在“9.11”事件发生以后,许许多多的人都在思考人类社会的前途和未来;许许多多的人也看到了目前人类的道德自我约束能力普遍下降,人们之间的理解和宽容少了,仇视和不信任多了。如果有一种道理,有一种方式,能够唤起人们道德的回升,使人们更加宽容和友好,那他就是在拯救众生。法轮大法所表达的“真、善、忍”修炼原则,就能达到这一点。仅我所知(有名有姓并接触过的)至少不下10个家庭因修炼法轮功而家庭和谐、友善了;至于对社会的付出,你从我身上就可以看到许多:为什么我在修炼之前并未做很多事而那么“有钱”,为什么我这几年几乎是全力以赴的工作而未得到很多收入,因为我超越了“钱财”而工作,我认为只要对社会有益的事,无论钱多钱少,都可以做。这不是对社会的付出么?如果千千万万个人都这样做,社会不就稳定了,人类不就变得更美好么?

至于“对众生的关爱”,这正是现在许多法轮大法真修弟子所做的。就像我以前给你打过的比方,也像在“9.11”事件中纽约那些无畏的警察们所做的那样:“明知大厦将倾,仍然奋不顾身去救助他人。”这是大无畏,这是大慈悲。在纽约世贸大厦,几百名警察和工作人员为拯救他人以身殉职;在法轮大法,几十万名真修弟子因为拯救世人讲清真相而被毒打、被劳教、被判刑,近300名弟子被虐杀。他们是为了什么?他们又做了些什么而遭此迫害?在任何一个非极权非专制国家,民众表达自己的信念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事,为什么连话都不让人说?挂个横幅或到天安门喊一句“法轮大法好”就要被劳教三年?我不知道你是否想过没有:这些法轮大法学员如果呆在家里不就什么事都没了吗?他们若不是为了众生,为了他人,是完全没有必要付出如此大的代价的,这不是对众生的关爱么?

3、关于“入世”与“内敛”,你的理解很正确。在以前,几乎所有的修行中,修行者是不管常人中的事的,人类社会如何发展,人类未来会变得怎样,修炼者根本不管,他只管自己的圆满。外人看来,就会觉得他们是“内敛”的,这没错。我想提醒注意两点:

首先,古往今来,从来没有哪种修行方式像法轮大法那样成为全球范围的事(海外已有40多个国家的人在修炼大法),为什么会在不同的民族、国家、种族中得到这么大的发展?因为他是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天法弘传(法轮功称为“宇宙大法”),他关系到每一个生命的未来,未来人类的社会、未来的宇宙,未来的宇宙将是“天清体透乾坤正”(《劫后》)的美好境界。正是基于此点认识,我们许多大法弟子知道:法轮大法是亘古难遇真正的宇宙大法,能在今生今世修炼法轮大法是一件万分荣幸的事,能够将对法轮大法的正信正见告诉更多的人们是最大的慈悲众生。

第二,在法轮大法遭受如此的打压28个月以来,法轮功学员没有任何暴力的行为,只是以和平的方法表达一个信念:法轮大法是正法。难道这还不够“内敛”?看一看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如果一个社会群体和官方观念或者另一个群体利益发生冲突时会出现什么?如果一个人明明没有做错事,而有人一定说你错了,并依仗其权势要往死里打,这个人难道向旁人表达一下“我没错”的权力都没有吗?难道给旁人说清真相也不行吗?我记得在二战后的德国,著名的尼莫拉牧师说过:“当他们(纳粹)来抓犹太人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当他们来抓共产党人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人。当他们来抓贸易工会主义者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贸易工会主义者。当他们来抓我时,已无人替我说话了。”正义和良知,是超越国家、民族和权力的,这就是为什么法轮大法在世界如此蓬勃发展的原因。前几天,我们工商管理的英藉老师讲课,在谈到中、英两大民族的文化特性时,老师特别讲到了西人对“真理、正义和人权”的理解,她们认为这比生命还要重要,而中国人在此点就大不相同,“好死不如赖活着”成为许多人的人生哲学。这是民族的悲哀。

(4)“任何人都有信仰的自由”这没错。至少法轮功没有做“你不放弃信仰就判你劳教”的事。至于对一些做法有些人不理解,不接受,那你可以不接受;人的路自己走,谁也无法干涉别人。但是,这些人可不可以往深处想想为什么法轮功学员会这么做,他们是冒着极大的危险这么做的。我所知道的情况是,并不是所有的人对真相材料都不理解,很多人由不理解到理解到支持,因为我们坚信在未来这些不理解不接受的人们会看到真相,并且会发自内心地感谢那些一再给他们资料看的人。我只是这么告诉你,告诉和我接触的其他人,信与不信,由人自己决定。

我想我已经回答了你信中的一些问题。如果你认为有必要,我们还可以交流。至少,这方面大家是完全平等的、友好的;不要把“兄长”当作思想交流的负担。毕竟,我们今生是同胞兄弟。同时,如果我错了,请告诉我,我可以改正。

三、关于你的期望和要求建议。我十分清楚,那不仅是你个人的期望而且是全家人的期望和建议。我们大家都十分珍惜我们这个大家庭:友好、和谐、互相帮助、共同进步。请相信我和你们一样非常看重、十分爱护这个大家庭。只是,因为我修炼法轮大法,因为我舍弃名、利、情,所以我看得更深、更远、更透:

(1)由于人类道德水准的沦丧,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与自然的关系空前紧张。在不久的将来,将不可避免地出现大的天象变化,这既是诸神在久远年代之前的安排,也是我师父用此进行正法的机会。法轮功的弘传,是本次人类最后一次传正法,是对本次人类的最后一次拯救。当年耶稣、释迦牟尼佛、老子以及玛雅传说、希腊神话中都明白无误地指出了这一点。人类的命运,人从来都没有说了算过的。人生是短暂的,人是生活在迷中的,如果不修炼,不返本归真,人将永远逃不出生死轮回,并在无知中造业,走向最终生命的散灭。教人修正法是最大的普渡众生。作为你的大哥,我苦口婆心,一而再、再而三地向你讲述这一切,不是儿戏,不能拿自己生命的未来打赌开玩笑。我真诚地希望你好,希望你对这一切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对法轮大法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即使不修炼,也要尽可能多地按照“真、善、忍”的原则处世做人。

(2)作为我自己,是一个十分坚定的法轮大法修炼者,我的一生将因此而变得有意义。我对我两年前那段屈从于各方压力而说的、写的违心的东西十分悔恨,已在必要的场合作过严正声明。虽然我和许多同修相比悟性不高,不精进,但我将竭尽所能按我师父的教导做下去,直至法正人间那一天的到来。

(3)1999年7月20日以后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打压是错误的,虽然他们不承认,但他们是错的。我们修炼者对政治没有任何兴趣。历史中有无数事实表明,不是谁有权势谁就必然拥有真理和正义,也不是谁有权势就可能不会犯错误。历史表明:对信仰进行打压是一种愚蠢的行为。

(4)如果因为我的修炼而给家庭带来不幸,希望你能认识到:这是一种迫害,不管这种势力有多么的邪恶和巨大。你应该明白,是谁在制造这场痛苦,令千百万个家庭不安全的痛苦,难道仅仅是因为迫害制造者的“强大”就指责受迫害者?当年不可一世的纳粹屠杀犹太人的时候,你会责怪犹太人,还是谴责纳粹?我希望你对这些大是大非有自己的见解。

(5)在以上认识的基础上,我会十分注意亲人们的感受,注意自己的安全,运用我的智慧和知识,注意该注意的一切。同时,也提醒你特别注意,在7.20时,我曾认为到监狱是为了修炼提高,其实那是不对的。监狱是坏人呆的地方,修“真、善、忍”是好人,好人不应该呆在那地方,也不会配合邪恶势力来抓捕。我会做我自己认为做的必要的事情,请你们不要担心。邪不压正,自古而然。

(6)你是一个十分重情的人,一个非常善良的人,在你以后的人生中,应多一些超脱与通达。我不愿意看到因为我的修炼可能会给你们带来的不便,但决不会因此而放弃修炼。请你相信我会尽力去找到那种战胜邪恶的方法,并且有信心找到。因为在法理上,我已明白:即使有邪恶迫害,我周围的一切仍然应该是美好的、殊胜的,因为我修炼的是正法。

终有一天,你会因为有一个坚修法轮大法的大哥而感谢上苍,感谢命运。

一切好,注意身体。

你的大哥
2001年12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