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源大法弟子被当地恶警绑架和毒打的事实


【明慧网2001年12月23日】家住凌钢东区的大法学员侯延双,在讲清真相中被凌钢公安处不法警察抓住,对他进行体罚两天两夜,不让睡觉。借搜大法书为名,将侯延双家的现金和存折全部拿走,价值两万多元。在市公安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提审时大法弟子互问声"大法弟子好"就被看守所副所长孟宪东给砸上了四、五十斤的铁镣半个多月,同时又把他的双手反背扣上5小时。不能睡觉、不能吃饭、不能坐着,一切不能自理。

家住凌钢东区的大法弟子郑春艳,在2001年10月21日在讲清真相中被邪恶之徒抓住带入市公安局一科。到了晚上,这些恶警凶相毕露,将郑春艳双手反扣在椅子上,先用书抽打她的脸,两面不停地抽打。两个人揪着头发,郑的脸被打肿、两耳嗡嗡叫,暴徒还让她两腿叉开罚站。暴徒将她双手反扣在椅子上,开始用筷子划肋条,又痛又痒,实在难忍,身子一动,手铐勒得越紧,手腕青一块、紫一块,手指很长时间不过血、麻木。暴徒们还一边打一边破口大骂。

家住凌建行小区2栋4单元的大法弟子于淑芬,在2001年5月9日早在交警大队南悬挂"法轮大法好"条幅时被恶警抓住带入市公安局一科。以付延龄、任胜军为首的邪恶之徒对于淑芬进行威逼、恐吓、欺骗,并说:在公安局打死也白死。然后就污言秽语。付延龄觉得这样还不行,就拿起一根一尺多长的黑胶皮管子狠狠地打她的双腿,边打边骂。这还不算,到了晚上夜深人静时,他们把门闩上,四五个恶警把小于的手反背扣上铁镣,按在沙发上,任胜军拿起胶皮管子狠狠地打她的臂部和双腿。小于大喊:警察打人了。他们说:快用垫子把她的嘴堵上。直到任胜军打累了、出汗了,这才住手。小于的臂部和双腿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黑紫肿得吓人。打完后一夜不让睡觉。于淑芬过后多少天都不能睡觉,还不能翻身。并于8月14被批捕、判刑。

家住凌钢东区49栋305的大法弟子张亚莉在2001年7月30日因坚修大法、证实大法,为大法说了一句真话,写了一份"声明"交给莫胡店派出所,被亢所长为首的一群恶警强行带到市公安局看守所,非法关押已4个多月,至今没放。

家住西区的大法弟子于世敏,在2001年9月1日为了挽救世人向世人讲清真相,在路边张贴证实大法的材料时,被凌北派出所一夥恶警抓住,强行带到凌北派出所,五天四夜不让睡觉,白天被带到市公安局一科遭非法审问、恐吓,科长付延龄执法犯法,带头打嘴巴子。晚上又带回凌北派出所,双手被铐在上下铺床的上铺的沿上整整四宿没让睡觉,双手被控的就剩皮包骨,这些恶警还口口声声地说:你能挺过五天四宿我们就跟你学法轮功。于世敏于9月29日被批捕。

家住凌源市小西街的大法弟子张素英因坚修大法,证实大法好,给公安局、南街派出所写了一封信,于2001年7月19日晚10点多钟,以宋晓光为首的南街派出所4名恶警闯进了张素英家,把电话本拿走,强行带到南街派出所,要非法劳动教养两年,逼着签字,张素英坚决不签,在公安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4个多月,至今没放。

家住向东的大法弟子孙颖66岁、白丽艳60岁,河坎子乡女大法弟子倪淑芹61岁,三位老太太因坚修大法、向世人讲清真相,被恶警抓住。这些恶警对三位60多岁的老人也不放过。给白丽艳带上脚镣子,对倪淑芹拳打脚踢。她们现被非法关押在凌源市公安局看守所。孙颖和倪淑芹现已被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