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女弟子的凛然正气震慑辽宁省凌源市的流氓警察


【明慧网2001年7月15日】 我有缘结识一位外地的女大法弟子,她向我讲述了她在凌源被关押期间,凌源市公安局警察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行径:

我于2001年1月进京上访,要求政府有关部门正确对待法轮功问题,还法轮大法清白。在行使一个公民的合法权利--上访时无端被抓。为抗争公安部门的无理行为,我开始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6天后我与几十名功友一起被分流到辽宁省朝阳市,又分流到各县,每个县25名,我被非法羁押到凌源市公安局刑事拘留所。

由于我已经六七天未进食,凌源的警察开始采用各种方式逼迫我们进食。打骂大法弟子是这些警察的平常事。我们坚决不吃饭。他们知道大法弟子忌酒,就强行给一些大法弟子灌酒。我们不向邪恶低头,也不能看着这些功友遭受这样的迫害,以凛然的正气来震慑邪恶,恶警害怕了,停止了对大法弟子灌酒。

我们仍然绝食,要求无罪释放。恶警强行给我们灌食,但不在我们学员面前灌食,骗我们出去后再灌。我绝食二十三天,共灌食三次,包括在北京灌一次。每次灌食时,我都拒绝并大喊:我不需要你们灌食,放我出去,还我自由。见我不配合他们,就上来几个人强行按住我,打我,用坚硬的铁撬撬开我的嘴,嘴唇被撬破,喉咙被捅破,嘴角淌着鲜血,牙齿已松动。虽然被强行灌入,有两次从胃中呕出,混着丝丝鲜血。虽然绝食二十多天,我依然觉得精神饱满,浑身都是力量,时刻感到师父在我身边。

在此期间,这些恶警采用种种手段,威逼、恐吓、欺凌、羞辱我,让我配合他们,答应他们的要求,我坚决不配合。身为大法弟子,心胸坦荡,光明磊落,不是罪人,我怎能听他们摆布,纵容他们行恶?恶警见我不配合,就说再不配合让你脱光衣服到外面冻着。我仍不配合。暴徒们就真的让我在寒冷的晚上,只穿着衬衣衬裤,赤足站到冰冷的外面冻着,我还是不配合邪恶。

还有一个流氓警察,是公安局一科的,一天午夜,把我单独叫到他的办公室,见我长得年轻美貌,就动了邪恶之心,嘴里说出不堪入耳的淫话、秽语,并对我采用种种卑鄙、无耻、下流的恶行,逼我就范,原来这个头顶国徽,身穿警服的人民警察竟然是一个大淫贼。我坚决不从,不畏淫邪,深感大法之庄严、神圣而不可侵犯。他见我一身正气,大义凛然,不畏强暴,就凶相毕露,丧心病狂地用电棍在我的手上,颈上,脸,唇等部位电我。拿手铐打我时,却打在了一个突然进来的警察身上,他们就更加凶狠地带着仇恨打我,用打火机烧我的手。面对这些邪恶的警察,我坚修大法心不动,视邪恶的警察如蝼蚁,心如磐石,屹然不动。恶警见奈何不了我,也就不再烧我了,他把打火机攥在手里,托着丧气扭曲丑陋的脸。一会打火机突然无故地炸碎了。

绝食二十多天后,我和一位功友被强行送入凌源劳改分局医院监狱病房强行输液。那里的医生、护士及其他工作人员和犯人都不相信我们已经绝食二十多天,仍然红光满面,精力充沛,身体健康,并无一丝病态。他们感到吃惊和无法理解,甚至认为我们偷吃了东西。我告诉他们这是法的威力,大法弟子修的是"真、善、忍",不会说假话。

那位功友,52岁了,暴徒在给她输液时,她坚持不输,强烈要求无罪释放,被恶警们戴上手铐、脚镣,手脚都被固定在床上,被四五个膀大腰圆的管教按着,在她身上扎了好多针眼,肿起了好几个血包,也没有扎进去。五十多岁的人,又是个女的,二十多天没吃饭,却谁也按不住她,无法成功输液,见者动容。

最后,恶警欺骗我们说,如果说出姓名、住址就放你们回家。然而,恶警们知道地址后,我们很快就被当地公安局带走了......

听罢远方的功友的诉说,我泪流满面,心如刀绞。这些人民警察怎么这样惨无人道,肆意做恶。这一场场一幕幕,好像《红岩》中的情景,然而这不是国民党特务对早期的XX党员,而是“人民”警察对待这些善良的人民群众,只为让她说出自己的地址和姓名,她们并没有做什么坏事或者违犯了法律,竟遭到了“人民”警察的野蛮对待。请问,这是“人民”政府行为吗?简直就是一帮公开做恶的土匪,肆意践踏法律,肆意坑害人民群众。难道“人权恶棍”江泽民和他手下的歹徒们败坏国家形象的行为就没有人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