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军、赵桂玲、黄国栋等五位大法弟子惨遭牡丹江市犯罪警察酷刑逼供的事实


【明慧网2001年12月24日】在中国东北边陲牡丹江畔,有五位大法弟子被迫害已10个多月了,他们被恶警苗强、谢春生打伤、打残,有的被折磨得生命垂危。请神州大地善良的人们关注这五名大法弟子的命运。

(1)黄国栋。2001年2月初,牡市爱民分局南山派出所抓了大法弟子黄国栋。黄国栋,一米八十多的身高,很健壮。恶警将黄的两个大拇指绑在一起吊起来,昏死过去就用硬币刮肋条骨,用牙签扎在肋条里,而且没完没了多次用酷刑。黄的头被打得肿的很大,给他用刑的房里的墙上都是血,墙上钉着钉子,看迹象,墙上曾经钉过黄国栋,有看见现场的人都不忍目睹。黄至今已被折磨得不成人样,已不能说话、不能坐。被用担架抬到阳明法庭的。其妻也是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劳教,黄的房子也被村干部拍卖(做为罚金)。其儿子无人照管。

(2)赵桂玲。2001年2月被阳明分局南山派出所抓去,苗强、谢春生二恶警二多天里连续每晚6时提审,早8点送回看守所。上绳、灌芥末油,用东西捂住头不让喘气,几乎憋死,连续十多天如此。赵桂玲的胳膊、肩部至今绳勒痕还在。

(3)赵军。男、40多岁,有一个姐姐(赵桂玲)和一个妹妹,父母都已经70多岁。老父自赵军被迫害后就心脏病复发,多次住院,现在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成,二老天天以泪洗面。

2001年2月24日,恶警苗强、谢春生到赵军家说,让赵军到门口来说两句话,赵军穿着拖鞋走到门口,就被强行连打带拖抓上警车,拉至南山派出所。当晚,就被连上三次绳,赵军昏死三次,恶警就用硬币刮肋条骨,往手指尖里扎竹签,让其醒来。当晚赵军的右手腋下部位正中神经和挠神经严重损伤致残,右手抬不起来,失去一切功能,两臂肿得吓人。恶警没有从赵军嘴里得到需要的东西。恶警们又生毒计,将赵军的儿子赵丹(一所医学院的学生,不炼功),从学校抓来,将赵丹用手铐铐在暖气管子上,给他身上、头上捂了很多东西,让孩子热得喘不上来气,不给水喝,不让上厕所。

对一个不修炼的无辜的在校学生,他们都不放过,而且还用各种方法折磨他,可见它们是多么的残忍至极、灭绝人性。

第二天早上,两个恶警架着赵丹到赵军的面前,喊:"赵军,你看你的儿子。"然后迅速的将赵丹架走。赵军只一晃看了一眼儿子,不知儿子被恶警折磨成什么样子。一想自己一夜之间就被打残了,儿子小,怕灭绝人性的恶警把儿子再打残,就悲愤地说:"你们说什么,我都承认,放了我的儿子。"

恶警们按他们的需要编写了长长的几页供词,逼着赵丹签字。恶警又上赵家逼要了5500元钱,才放了赵丹。孩子回来后对奶奶说:"长长的好几张纸写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也不让看就让我签字。"

对于赵军,警察瞎写的供词,前言不搭后语,和别人还对不上。他们就照他们需要的瞎编,逼迫赵军签名。赵军被送到看守所,看守所一看赵军的手失去功能,抬不起来,两臂肿得吓人,就不收,让去医院诊断。恶警说赵军是装的,后经公安医院诊断赵军右臂正中神经和挠神经严重损伤致残(有诊断书为证)。赵军住院期间,恶警一再让赵军手术,可医院说手术只有2%的希望。恶警的目的是手术了就将责任推给医院:是医疗事故致残。

恶警打残人心虚,他们就到处编写罪名给赵军等人,目的不让赵军出来,如果赵军出来,他们的恶行就将曝光了。将赵军等人的材料交至检察院,因为瞎编的材料,漏洞百出,检察院认为证据不足退回。省检察院及市检察院都认为恶警的行为太可恶,已看出行刑逼供的内情,一致退回。可是恶警气急败坏了,就又去新疆将赵丹抓回来(因恶警总去学校抓赵丹,故孩子只好辍学,有家不能归,流浪在外。即使这样,也不能幸免),逼迫赵军的儿子及前妻指控赵军。赵丹不诬陷父亲就被判三年,为救孩子,赵丹的母亲也逼赵军,说:"恶警说啥,你就认啥。"

经过10个多月恶警到处窜也找不到证据。恶警目的是将赵军等五人送上刑事法庭,不让他们出来,怕恶迹曝光。

2001年12月12日,阳明法院开庭审赵军等五名大法弟子。牡市的大法弟子齐发正念,早上就将横幅挂在树上、路边、大厅柱子上、窗台上、墙、椅子上。它们惧怕了,假说重换地方审,并调来很多警察。审厅内装不下,大法弟子就在外面大厅里发正念。原定8:30时开庭,结果电脑里的文件全部丢失,找不到了,10:30分才开庭。

开庭后,黄国栋是被抬进去的,不能说话,不能坐,而且脚上还带着镣铐,开庭举证3个多小时。

我们看到有的法官也很正义,法官当场问赵桂玲说:"赵桂玲,你说警察打你啦,有证据吗?"赵说:"现在我身上还有伤痕呢。"法官当庭让女法警验伤,法警验过,上报说有伤痕。10个多月了伤痕还在,当初是怎样的酷刑折磨呢?

因为是公开审理,所以大法弟子可以找律师,但有几个律师敢接这样的案子呢?五位大法弟子只有二位找到了律师,而且还是在开庭的前三天才找到的,赵军、赵桂玲姐弟俩家各找到一个律师。二位律师很有正义感,他们和赵家姐弟见了一次面,阅过案卷后,就知道是无罪的,是行刑逼供成的冤案。为了人间的正义,为了不负律师这一称谓,二位律师接下了案子,并在庭上义正辞严地为大法弟子辩护。律师要求法医当庭鉴定赵军的残臂;律师还讲所有的罪证都不成立;都是同案人证词,没一份旁证,依据法律不生效。律师还说在当今的社会还从来没见过这么严重的迫害。法官和律师都谴责公安的残暴(恶警太狠毒了)。下午三时,审判无法进行,恶警原以为举完证就宣判,结果失败了,还丢尽了丑,宣布休庭。其实这真正的审判是一次对恶警的审判。

休庭后,恶警气急败坏的到处调查,首先针对律师调查,认为律师有问题,还扬言要抓把赵军等人受酷刑的消息透露出去的人,还要抓为本案说公道话的人。可见,邪恶是多么的嚣张。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邪恶一定会在不远的将来在偿还业力的痛苦中层层灭尽。

有消息说不再开庭审理了,秘密审判,而法院无权判,报市委、省委判。恶警气急败坏的还要抓赵军的小妹。

恶人一定要得恶报,善良的人们请关注一下赵氏一家的命运。

又有最新消息:因这事已被大法弟子揭露出来,据他们讲世界上有很多机构的人士问询此事,所以他们说市里说了不算,须上报省里。

恶人苗强在开庭前,人们进入审厅时,它要先陷害赵军的妹妹,又不敢太露骨,就抓赵军妹妹身边的一个大法弟子,诬陷这个大法弟子贴东西,大喊法警将这位大法弟子抓到法厅办公室搜身,什么也没翻到,但不放人。而且苗还一再和法警说这个大法弟子旁边等几个人也贴了。企图借法警的手抓赵的妹妹。法警没理睬它。被抓的大法弟子亲属单位领导来将这位大法弟子接走,放了。

此文还没写完又接到最新消息,省里已经秘密判了赵军等5名大法弟子,而且还不准上诉,也不给上诉时间。这地球上哪家的卑鄙法律,如此的不讲理,不准当事人讲话、申诉,而且连他们自己的律师、法官们讲话都不准。

呼吁世界各界善良的正义之士给予声援,并予以关注。(2001年12月20日)

牡丹江市恶人榜:
市长:张秋阳 0453-6529988(办) 0453-6533939(宅)
市610书记:李长清 0453-6549610(办) 0453-6522091(宅)
市公安局政保科队长:李富 0453-6282530(办)
市铁岭南山派出所副所长:苗强 0453-6395781(办)
阳明分局局长:董国君 0453-6338698(办) 0453-6338698(宅)
董国兴
市公安局:韩健 0453-6924236(办) 0453-6282015(宅)
李福成 0453-6930185(办) 0453-6259618(宅)

另建议:见此消息的大法弟子齐发正念,彻底清除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势力。时间:2001年12月21日-12月27日晚九点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7/175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