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大法弟子的正法历程


【明慧网2001年12月24日】2001年1月6日,我和功友三人顺利的来到天安门证实大法,讲清真相,说句真话。当时我看到武警、便衣、警察到处都是,几十辆警车来回乱窜,他们的行动想吓倒我们,但我们不怕他们,大法弟子证实法的行动天天出现在天安门广场上,用生命来证实法的伟大、威严、神圣,直至法正人间的时刻。

上午11点多在天安门广场,我把横幅打开并高喊:“法轮大法好!”持续了好一会儿警车向我开来,从车上下来几个恶警凶狠狠的冲我过来,他们几个人都来抢我手中的横幅,把我拉上车,我说:“不跟你们走。”他们连拉带拥把我拽上车,好像车里的功友刚刚被送走了一车似的,随后又把一位50多岁的同修也拽上车。他们让我到后边去坐,我刚要坐下,就听一个恶警说:“你不许坐。”说着拿一根很粗的木棒开始打,一边打一边说:“叫什么名字?”我说:“叫大法弟子。”恶警哈哈大笑,又问从哪来的,我说从天上来的。恶警又说了一些诬蔑大法的话。瞬间我的手背就被打得鼓起,像馒头一样大小,但我心里没有怕。这时有一位大法弟子在广场上喊出了令邪恶胆寒的声音:“法轮大法好!”后被拽上车一顿毒打,暴徒还没有停手就又有大法弟子接连不断的被推上警车。不一会儿就装满一大车,恶警让我们都坐在一起,一个人坐在另一个人的大腿上,如此竟坐了三排。这时车上进来一个人,一上车跟那些恶警说了些什么,然后抢来木棒就向我脑袋连续打。

后来我们被拉到一个地方,这里有很多同修在里面,铁屋子一排接一排的,里面关的都是证实法的大法弟子,他们慈悲地注视着我们。接着又来到一间办公室,这里也有很多大法弟子,上到70多岁的老人,下到4岁的孩子。我们都坚定正念,保持慈悲祥和的心态,他们反倒害怕我们什么似的。在众多大法弟子强大的能量场的作用下,他们表面上对我们还不错,其中有一位良知尚存的警察说:“50岁以上的可以走了。”因我们一起来的同修她俩都是50岁以上的,她们走了,我心里自言自语:剩下我了,有点心里放不下的怕心。转念又一想还有这么多修大法的,我们都是一个整体,师父说:“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心里平静了许多,有一个警察进来说了一句英语问是什么意思,从后边有一位穿很利索衣装的男同修,解释了什么意思,他问那位同修是什么学历,大学什么科,同修用英语和他说话。我是小学文化,还有这么高学历的都在学大法,说明我们不是愚昧,其实更多有文化,有很高学历的人也都在学大法,而且他们有思想,有智慧,有理想,有更高的分析能力。他们认定大法才是真正的科学,并真正的去同化“真、善、忍”宇宙大法。

天已经很晚了,我们被一车一车的分散到各个派出所,车里装了很多大法弟子,我们是一个整体,就一起背诵《洪吟》、经文、论语,还有一位同修刚收到《忍无可忍》的经文,就背诵给我们听。这位同修先后11次到天安门证实大法,讲清真相。她说她刚刚回家几天又来天安门和平请愿,告诉世人“法轮大法是正法!”要求“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她说很可能被送监狱,要用理性来证实大法。当时我心里想要是和她在一起就好了,修的那么好。突然车停住了,一伙警察说下来两个人,开很远又下两个人,分给各个派出所处理,我和另一山东省的同修,被拉到大兴县派出所。

下了车警察把我们用手铐分别铐在大树上,离的很远,大约冻了40多分钟。从办公室出来一个人说你进来吧,就拽着手铐向屋里走,一进门就听有人说,坐下吧,我毫不客气地坐下。我不怕,我们所做的一切是高尚的,是伟大的,是在向人们讲清真相,让人们了解法轮功的。他们说冷了吧,我面带笑容的说,那当然了。他们说一些似乎同情的话,我知道他们是哄骗我说出地址。果然不出我所料,他们拿出一张笔和纸:“说出家住什么地方、名字,说了吧,送你回家过年,放心吧,我不通知当地政府,让你家人来接你。”我说:“不是接不接的问题,而是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揭露江泽民邪恶集团丑恶、凶残行为,证实大法是正的。”刚开始的时候因怕心重,有点胆胆突突不敢说,想起《无存》中写:“生无所求,死不惜留;”(《无存》)、“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大曝光》),修好的一面也在正法,心里不断背法用法衡量,是正念的作用,是法的力量。我清楚知道他们都是骗人的小把戏,他们还以为很精明,我一下把他们的丑事揭露出来:“你们的做法是谎言骗人的。因为我们那的同修说了以后,结果呢,还是被送进看守所了。你们想得到个人的利益,法理是不容的,他们承受的痛苦是常人想不到的。我是坚信大法,死了都坚决不能说,我只说‘法轮大法好’,不能给法造成污点,我们认准宇宙大法我是要走到最后的,紧随师父,跟上正法进程。”

一个恶警说一些诬蔑师父的脏话,他们不让我说话,所以我得抢话说:“你们不许侮辱我们师父,侮辱大法,会遭报的。”他说:“我不怕。”说着又举起胳膊骂着更坏的话并问:“说不说。”我没理它,气得他狠狠地连踢带打,他们打累了,我向他们说真实情况,不一会奇迹出现了,他们其中骂师父的那个人,打我的那个人遭报应了。他一边松领口一边说:“大哥有没有药了?”我笑着说:“你已经遭报了。”他自言自语说昨天就感冒了,他还掩盖自己没有精神了,就把我铐在大树上、铁管子上冻着。这时我心里想,不能让他们这样对我,师父说:“环境是你们自己创造的”(《环境》),我大声喊道:“把我放开,我们是好人,手铐是给坏人带的,你们要放开我。”这回他们出来4、5个人,把手铐打开,把师父的法像拿来说:“再不说的话就烧了。”我犯了一个错误,没有阻止他们的行为,于是师父又给我一次机会,他们又找来大法书一张一张的撕下来用打火机烧给我看,我上前阻止他们的做法:“你们是地狱小鬼,放下大法书,你们(烧大法书,破坏大法)要遭报应的。”一会他们又拿来师父相片用打火机烧,我向前去抢他们不给又来打我,这时心里很难受,说:“一本做好人的书,一本叫人修炼正法的书,一本让人修炼到更高境界的书,做一个超常的人的一本书,你们敢去糟蹋,可想而知你们的位置在何处。”

这一回他们停住了,也许我说的话他们听了起了作用,邪恶是害怕的。他们说:“你是不是法轮功弟子?那为什么烧师父相、书你都不说呢,你是不是个冒牌货呀。”他们狂笑。这时我想了许多,我真是个冒牌货吗,我是大法弟子吗?好多疑问,转念又一想,师父在《道法》经文中说:“长期以来大法中的众生,特别是弟子一直对法在提高心性方面存在着一种不同层次的误解。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地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其实这是人的一面对法认识的不足所致,人为地抑制了你们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们已经修成的那部份,阻碍了他们正法。还没修成的一面怎么能抑制主思想、抑制已经得了法的一面呢?人为地滋养了邪魔,使其钻了法的空子。做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过关了。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想起师父讲的法理心更坚定、更牢固,平静坦然了,哪能听变异了的人胡说八道呢,他说没佛,佛就不存在了吗,不能听他们的鬼话,不能听变异人的谎言。他们那是激我呢,就是让我说地址,达到他们的目的。

这时已经凌晨2点多了,又一个恶警对我连踢带打,因我不给他们市场,气的他们又困又气,恶警说:“你看你们还修大法的呢,你在给我们找麻烦到现在也不让我们睡觉。”我说:“不是我给你找麻烦,是江泽民在给你们找麻烦,这么伟大的一部宇宙大法你们却不好意思给他一个正确的位置,这才是人的真正耻辱,做个好人都这么难,真是道德低下,你们不要替他们卖命了,清醒吧!”他又说侮辱大法的话时他们没有精神了,是我说这些话震撼了他们,是我心里坦然不动震撼了他们的心,是法的威力。这时一恶警看着我,进行侧面了解,比如你们那吃什么牌大米,主要是什么粮食主产,你们的风俗习惯是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实在问就说是什么好吃吃什么,你放心吧,我们什么都不会说的,让我说就是“法轮大法好”,剩下什么你也别想知道。我想上厕所他们不让去,这时想不让我去我就去,我说不让我去那我就往地板上尿,他说你们大法弟子想把地板当厕所,我说这是你们逼我的。这时进来一个头说,让她去吧,我又闯了一关。

这时凌晨4、5点钟了,我一夜没睡觉,天刚刚放亮,我们就被送外面铐在大树上去冻了,冻得全身发抖,想起师父的苦度心里热乎乎的。这时因24小时没让睡觉,背了一会法不知不觉地睡着了,突然醒了,心里想我虽然身体动不了,但我还有嘴,在天安门正法,在这也得正法。这时从副所长室里出来一个人,他一步一步从我身边过去,我想说但怕心重没敢说,这是学法不深之故,机会过去很后悔。“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不一会从我身后来一辆轿车,因为车库在我后边很远处,轿车停在我身边3米远下来一个夹着包的人,也是他们的官吧,师父又给我一次机会,不能错过。他刚走到我身边要开门,我说:“法轮大法好!”他回头一看脸色很难看的样子说:“你说什么呢?”“法轮大法好。”他好像气的要打我的样子,可是转身进屋了。上午9点多才把我从寒冷的外边送回屋继续过关,一个矮个的恶警说些脏话。被折磨了一个多小时,就又一次被毒打被冻。这回不让穿外衣了,把外衣脱掉,越这样我就越坚定。夜很深了,警察又把我叫去说:“你们那位炼功的都说了,一起送你们回家,你也别太固执了。”因为那位同修被他们打得受不了了,我说:“你们也别太认真了,我已经决定了。”

凌晨2点半了,他们一个说得算的给我叫一间屋里:“你为什么不说呢,你是不配合我的工作吗?”我说:“你的工作我不能配合。”“为什么你说说吧。”我就从一开始炼功到现在讲述一遍。他问我好多问题,我都解答了。已经凌晨4点半,又一夜没睡觉,他很疲劳,吩咐5、6个人看着我,铐在椅子上。等天亮处理我,早晨6点多钟把我叫到一间办公室,我又开始闯生死关,手铐紧得不能再紧了,都铐在肉里面,痛的心象刀绞一样,暴徒用腿踢、打耳光、拽头发,两个人夹着胳膊来回晃,拽住头发往墙上撞,拽手铐、烧书,坐在地上掐着脖子不让喘气,憋的我上气不接下气,打得我有点受不了,我心中默念:“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见真性》)。心里象钻石一样坚固,死都不怕了。打了好几次,我的头发被打的乱七八糟,同修从隔壁听见我的惨叫,过来给我梳头,她哭了。

暴徒说:“还是说了吧,送你俩一起回家。”
我说:“爱怎么着怎么着,你们别想从我嘴里得到什么。”
“判你五年。”
“十年我也不怕。”
“你现在想回家吗?”
“当然了,现在放我就走。”
“不说门都没有,看到墙了吗?一会儿就给你象耶稣一样钉上。”
“你们不敢。”我笑着说。

他们没再说什么,就这样折磨了我一整天,使尽了招数。一人说:“把她送走吧,咱们没辙了,她说死都不怕,也不说,千刀万剐都不说,还是送走吧。”我一听挺高兴,这一关闯过去了。快6点了,他们带我去办手续。我终于从虎口中出来,他们说:“后悔吗,现在还来得及。”我摇摇头没说什么。在北京市大兴县公安局办手续时我看到一位男同修和我拉到一个地方分散,年纪很大。警察看着上卫生间时,又遇到一位同修,我很高兴,也是一位“坚修大法心不动”者。随后把我送到北京市大兴县看守所,一进门里边一圈人瞅着我微笑,我说是炼法轮功的,一看是我在警车上看到的修的很坚定的那位弟子。当时我就象见了亲人一样不知怎么眼泪流了下来。她们也得知了我被邪恶之徒毒打的情况。为什么警察对我们这样凶残?为什么做好人却把你当坏人对待,好人不是越多越好吗?坏人不是越少越好吗?为什么好人都难当?理都反过来了。如果每一个中国人都能成为道德高尚的人,那一定是政府所愿意看到的。说我们是政治犯,做好人怎么和政治有关系呢?我们通过修炼得到身体的健康,成为一个道德高尚的高境界的好人,这是有目共睹的,任何人都抹煞不了。有的人以为权力是最好的,但我们是修炼人,师父一再告诫我们修炼的人不参与政治;有的人以为金钱是最值得追求的,而我们把这部宇宙大法看成是最珍贵的,比我们生命还重要的,我们修炼“真、善、忍”,我们活的最充实,最踏实、最快乐。而中国政府中的那个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象毒药一样在毒害着人民,他们的做法太邪恶了。

在狱中,两位大法弟子分别为54岁、59岁,已经半个多月没吃没喝了,身体还很好。我也决定绝食,用我们的生命来证实大法,抗议对我们的非法关押。过了几天,我瘦了许多,但精神还好。我们每天炼五套功法,学法、切磋、交流心得体会,这些对每个人是最好的促进。监狱隔几天给我们输一次液,这些对我们修炼人是不管用的,输完液后,全身发抖、过敏,手和胳膊肿得通红,不敢抬胳膊,不打还挺好,打后浑身没劲儿。我们不配合他们,警察就让男牢头就打、拽、拖、用绳子捆。有一次从早上9点多开始一直给我打到半夜十二点半。过了好几天有一管教叫我去一趟,不说地址就要给送走,我心里没有害怕,很平静,当时我也不知道会不会被送走,但感到真要被送走一样,我也没有动心,还面带笑容。一个又高又壮的警察叫我进屋说出姓名、地址,问了40多分钟,我没有说,气得他没辙了,打了我几个嘴巴子,踢了好几脚,把我送回来说要送我到大西北判三年,我没在乎什么地方。随着绝食绝水天数的增加,我身体有些虚弱,但我知道要用我的生命来护法,这时不断有被抓的弟子被送进来,还有被认走的。这里的犯人都知道我们是好人,也了解法轮功,她们就一起跟我们炼功学法,有的还会背《洪吟》呢。她们说等她们出去叫家人也学大法。她们也了解我们所做的一切,也知道是最邪恶的人在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来迫害我们大法,侵犯人权,是恶毒的,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她们都很佩服,也很同情。她们也说法轮大法真好。

随着春节来临,但我们也没有丝毫想家的心。我们生命是法给予的,我们大法弟子怎么在乎节日呢,春节一瞬间过去没什么两样。一天下午4点半,管教喊54号,还有一位徐州的同修也和我一起被无条件释放。整整20天的绝食绝水,堂堂正正的走出了牢笼。外面还需要每一位大法粒子去做应该做的一切,讲清真相,揭露邪恶,让被蒙蔽的世人知道大法真相,知道江氏的邪恶、丑陋与凶悍。大法弟子的慈悲与大善、大忍真的让很多世人清醒了,他们被救度了!

一同释放的共有四位女大法弟子,看守所给我们四位起的车票都是到徐州的,我和其中一位商量后准备下车买票转车,我们所剩钱不够,那位徐州同修给我们拿的钱。我们一下车就被车站的警察扣去,因那位同修以为在看守所出来不会被抓了,就说了我俩是炼法轮功的,他们听后就给领导打电话,领导来了说你们不说地址就把你们送石家庄去处理。我们向他们讲真相及我们在看守所绝食的情况,他们受到了震撼,问了2个多小时,最后把我们送到名叫霸州的车站,我们一路平安回来,一看那位同修剩了2毛钱,我剩了2元钱。我俩笑了。

我们没有回各自的家,因为那个时候邪恶会把我们抓去写什么保证、签字之类的东西,我们是不会向他们低头的。我们很可能被非法关押、判刑等等。那么多大法弟子失去了宝贵的生命,被判刑、非法关押、毒打、折磨、强奸等等,我们要向世人讲清真相,揭露邪恶,所以我们被抓不是目的,证实大法才是应该做的。不能向邪恶低头!当地派出所总上我家要人,丈夫和孩子也不知道我在什么地方,因怕丈夫不知所措万一说出来,所以没有告诉家人,他们失去亲人的照顾是江氏的邪恶威逼。在江氏的淫威下,有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我一直流离在外,得法5年以来,摔摔打打和各种各样的不好观念业力做斗争,也有过不去的关,但我醒来后觉得后悔。有我放不下的世间“名利情”,但我一定要做到无漏的,才能达到标准,使我的人生境界一次次升华,从内心感到正法修炼的无比幸福是用人类的语言无法表达的,就是心领神会吧,更是常人无法体会和理解的。大法修炼是我人生唯一的选择,到任何时候都不可能放弃修炼。是法给我生命,是法给我的机缘。重要的是助师正法,只要法一天没正过来,我们就有责任去讲清真相,救度世人,我们就是人间的护法神,就是法正人间的强大体现。我们要一路跋涉、不辞辛苦一直走到最后才能圆满,才是最伟大、最神圣的。

现在我一直没跟家里联系,因为邪恶也会找我麻烦,在外边我还要讲清真相。我来到某公司打工,那段时间是我最困难的时候,任何家庭亲戚朋友,就连我自己的姐姐在某市住她都不让我去她家,那时邪恶吓倒了她们,天都塌了一样,他们被蒙蔽的太深了。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来到一个家庭,他们接受了我,也很同情和理解,我很感激他们对我的接受。开始的时候因学法不深之故,有怕心,不敢说自己是炼法轮功的,后来和当地同修联系上,他们给我提供书籍等,我的怕心越来越少,也敢向所有的人讲清真相。师父说:“在社会上接触的一切人都是讲清真相的对象”(《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这个公司来去的人很多,虽然还有被江氏邪恶集团所蒙蔽的人,但大多数都清醒了,明白了真相。我一定要做好正法的事,慈悲众生,救度世人,发挥大法粒子的作用。

不当之处,希望同修指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