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非偶然,法入我心万事明


【明慧网2001年12月26日】大家都说是在偶然的机会得法的,其实未必,因为我们曾经与师尊有约,机缘一到,师尊自有巧妙安排。其实在几年前就看过「法轮功」简介,然而我却不珍惜它,今日真是悔不当初。不过现在能得此「宇宙大法」已是万幸了。在得法之前,满身都是病,虽不是啥绝症,但却使我动弹不得、度日如年,家事也不能做,楼也下不了,每次发作都得折磨我三、四天才会好。刚开始时只是一个指头有点麻,就去台北最大的医院检查,但查不出来原因。后来麻的感觉慢慢扩大,而且发作次数越来越频。四处找医生,中西医都医不好。最后连做复健做了五个多月也没好。最严重的时候十天或半个月就发作一次,有时连话都不能说,而且是半边麻木,当时以为是中风前兆,吓死我了。就在将要绝望的时候,邻居介绍基隆一位专家给我,自费每次500元。对我来说困难多多,可是为了这个家,我不能倒下,只好想办法去治疗。连续去了六次,仍然毫无反应,最后那位专家说:「你去炼法轮功吧!炼了以后,你就不用来找我了。」回台北后我就四处找「法轮功」。师尊不负有缘人,就在我家附近的公园。原先我以为像别的功法一样,每天练练动作就可以了,哪知还要去上九天学习班。可是晚上是我一天中最忙的时候,没办法参加。辅导员便拿了《转法轮》及《大圆满法》要我九天之内看完。唉!从小就不喜欢看书。先看《大圆满法》吧,书薄字大看的比较快。当我看到:一、「功法特点」时,心里就想:这么好的功法,而且这么简单,不但性命双修,还直指人心,「心性多高功多高」。请大家想一想,世界上还有啥功法能与「法轮大法」相比的呢?我敢说「肯定没有」。我决定要修,既然要修,那一定要听李洪志老师在讲啥,赶快想办法,我要去上九天班。连着九天都下着不大不小的雨。在上课的第一天,我就有感觉师尊在为我净化身体,第二天也在净化,一直到第九天圆满结束,大功告成。

师父慈悲,让我得法万事明。让我知道「法轮」的珍贵,还有成千上万常人无法知道、无法得到的东西。从此,只要有任何洪法或集体炼功活动,我都尽量想办法参加,我发现自己的心性在不知不觉中提高不少。两个宝贝孙子也因此得救了,再也不用受皮肉之苦了。我告诉他们,是「法轮大法」、是师父救了我们,不然,以前只要我生气,两个孙子就会受到皮肉之痛,真不知造下多少恶业损了多少德,后悔不早认识这「宇宙大法」。真是一人得法,全家受益。

因为两个孙子以前几乎常常去医院或诊所,都是因为感冒。自我得法之后,两个孙子也不用跑医院诊所了,因为他们每天都跟在我身边,中午也一起睡午觉,而炼功人身体散射出来的能量能够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周边的人也会受益,因此就算他有感冒,过几天又会没事了。除了法轮,师父还给每个真修弟子下上成千上万的气机,都是经过几代的人才修成的,是无价之宝。

我九天班上完,正逢台湾亚太地区交流法会。世界各地来参加的学员非常多,会中许多同修发表了他们修炼以后的身心变化及“助师世间行”的正法进程,非常感人,很多人都流下了感动的眼泪;下午则是在中正纪念堂广场炼功、洪法。第二天我们为了揭露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遭到的残酷镇压,许多同修因此被夺去生命的真象,并且为了纪念这些可敬的同修而举行了游行及烛光纪念会。这些法轮功修炼者,他们只是为了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哪里错了吗?迫害他们的邪恶要尽早清除。法会结束后,我发现我整个人都变了,以前我未得法之前,精神、体力是那么的差,心性是那么的坏,这两天下来,打从清晨四点起来,有时一直到凌晨一点半左右才就寝,竟然不觉丝毫的倦意,而且天天心情愉快,像是中了彩券一样高兴,法轮功真是太神奇了。

师尊慈悲,让我得法万事明。我得法之后也希望外子(丈夫)能快得法,并且一同去上九天班的课程。他每天看着我炼功、学法…看着我在各方面的变化,心性的提升,连他都不禁要对街坊邻居和朋友赞扬法轮功,他总是说:「信就对啦…」,同时也跟着我上课、炼功、参加读书会等等活动。外子因为过去中风的后遗症,行动不便,刚开始炼静功时,也要两个人搀扶才能坐下与起身,一次打坐时,外子因忍不了痛,竟然一个人偷偷起身溜走了,这也不过才十几天的工夫吧,他竟有如此不同的变化。从此他无须别人帮助就能轻松地站起与坐下,并且身体大有改善,手暖呼呼的。现在外子得法也将近有十一个月了,以前他是个药罐子,一餐要吃八颗药,在得法几个月以后就不吃药了。师尊说真正修炼的人,身体都是有高能量物质代替,是没有病的。

修炼以后,我认为自己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于是开始积极去洪法。无论是亲朋好友还是左右邻居,从南到北,藉由电话或邮寄资料,无论白天到黑夜…不断地告诉大家,法轮功好;就算在菜园忙种菜时或出门办事时,都不曾忘记带大法简介。我总希望能随时把这最珍贵的资料,送到常人手中,告诉他们这是性命双修的功法,一人得法全家受益,并希望你能带着您的小宝宝一起得法,因为每一个大法小弟子,都是很听话的,非常的乖。也希望他们能体会其中的珍贵,因此而得法。

我想再说个自己的经历,与大家分享。师尊说:「你不知道没病的滋味是怎样的」(“广州讲法录音”)。告诉大家,师尊已经让我体会到所谓「无病一身轻」的滋味了,真是太美妙了,正如同修所说:「您想知道『法轮功』到底有多好,来学了就知道。」得法之前,我因尿道感染细菌而前去妇科就诊,治疗一年多,但始终不见情况好转,医生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只是频频开药,…直到我学了法轮功之后,说也奇怪,它竟然不治而愈了。还有恼人的麻痛病,从此也不曾再来了。我身上所有的毛病,在修大法两个月以后全部都不药而愈了。我真诚地告诉大家,在济南讲法第一讲,师父说:「如果你真正能照师父的法去做,能做得到,最后可以得到许多,可以得大丰收吧!」我曾看到许许多多的同修,有过更严重更可怕的病,但是在真正修炼「法轮大法」后,全都不药而愈了。而且师尊万般慈悲,在「转法轮」这部大法中,把修炼的法理讲得清清楚楚,并且把前人从未能知道也不许人知道的事,通通都告诉了真修弟子,可想我们能作为李洪志老师的弟子,是几世修来的福份啊,是多么光荣,也是多么幸运的事啊。对师尊的大慈大悲,身为弟子的我,是无法用任何言语及文字来表达的,所以我只能尽心尽力把「法轮大法」洪传出去,就如师尊在《洪吟》十九页里边「助法」中写道:「发心度众生,助师世间行;协吾转法轮,法成天地行。」

每当想起师尊为众生承担一切一切时,还有我所知道师尊为我们做的点点滴滴(还有太多的我还没能知道)的事情,每当想起这些,就会阵阵心酸涌向心头,许久才能抑制住。记得师尊每次在法会上或新经文里都说:「我们的学员呢,真的了不起。」(《李洪志师父在美国西部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的演讲》)「了不起」对我来说真是受之有愧。

今年六月去澎湖洪法,正好遇上台风在澎湖登陆。当天上午下着雨,我们这群大法弟子照样穿着方便雨衣,四处发正念、炼功、洪法。当天中午雨下的非常大,在用午餐之前,我们到海堤边发正念。发完正念,看着那汹涌的海浪,可真无法形容,那种景象是我这一辈子也看不着的美景。等我们用完午餐,差点被困,还好旁边没淹水,大家赶忙离开那里。另一批同修是去跨海大桥,听同修们回来说,真的惊险万分。次日洪法,看着家家户户都在清理家园,真的损失很大。这次我到澎湖洪法,感觉万般惊险,然而所有的学员却平安无事回来了。

今年七月十六日去华盛顿DC法会,这可是我第一次搭这么长时间的飞机,约十八小时左右。当了大法弟子后,我的心稳如泰山,因为师尊说了,不管你飞到月球去,我也可以保护你的。在机上,总是看到很多小朋友在哭闹不停,而我们大法小弟子,就是与众不同,连说话声都不容易听到,因为小弟子很听师尊的教诲,要从好人中的好人做起,因此大法小弟子从小就特别乖。我万般的希望两个小孙子也能得法,成为「法轮大法」的小弟子。

这回到华盛顿DC法会,万幸能见到师尊。法会共三天,第一天上午照常到各地重要地区去洪法,下午则在非常美的夕阳下,于甘乃迪纪念碑前排字,场面非常壮观,那几千人的能量场,真的无法形容。第二天约上午十点开始游行,场面浩大。队伍一直行至中国驻美大使馆前,已是下午一点半了,吃完午餐,下午继续洪法,洪法的效果非常好,感到当地人对「法轮大法」比我们台北接受力更强。第三天一早,大家赶往法会会场,世界各地来参加法会的学员非常多,礼堂已无法容纳这么多的学员,因此有些学员在副厅。会场非常庄严,好似师尊从开始就与我们大家在一起呢,而且还一直在注视着我们,是那么的慈悲。下午约两点师尊光临会场,顿时掌声如雷,许久才停止。当时我在三楼的正面,师尊到的时候,我们把欢迎师尊的横幅拉开,可我紧张的手都不听使唤,抖个不停。我非常注意听师尊讲法,然而一出礼堂大门只记住其中的两句话。其他怎么全想不起来了,心中非常懊恼。同修们叫我放心,师尊讲法以后会印成经文的,我这才放下这颗心。法会约在下午四点多圆满结束,结束后,所有弟子用最庄严神圣的心在大礼堂外发正念,气势磅礴。此次DC之行,有位九十岁的老婆婆也是大法弟子,她告诉她女儿,到DC若是去玩呢,她就不去,如果去洪法呢,一定要带她去。结果这次参加DC法会,从飞机起飞一直到出关,出关之后还乘坐巴士,车程约六小时左右才到目的地,时间是当地半夜,没地方休息,就走路去公园炼功,回来又无法进住,再出去洪法,一直到了下午五点多我们才能有房间休息,已几十个小时没有入睡,而那位老婆婆精神还比我们好。在那几天的东奔西跑中,那位婆婆并不落人后,大法对这九十高龄的老婆婆是这么的关照,真是师尊慈悲。

九月十一日台湾大法弟子“SOS环岛步行”,共有十三位。有两位是八十几岁的爷爷,还有一位是出家弟子,真的了不起。尤其那位出家弟子,我倍感亲切,她走在队伍最前面。我为了能保持在队伍前面发简介,所以必须用跑的,否则当队伍前进到红绿灯时,很多路人都不知道「法轮功」在干啥,也许是队伍太耀眼,他们没注意到标语。此时我会想尽快把简介资料送往他们手中,让他们了解,才不负那步行的同修。到了下午一点多才停下来用午餐。下午因为有事,不能再陪走下去,感到很遗憾。

从9月12日开始一直到10月27日,这段时间,师尊慈悲都在为我消业、净化身体。10月12日开始真是翻江倒海,真的是千变万化。但我知道那是消业。咬紧牙,忍一忍,师尊说过「只要你想过,你就能过」。听说我女婿《转法轮》已看三遍,《转法轮法解》也看过,就是未得法。他为何会去看《转法轮》呢?听说他有一位朋友和我一样消业过大关,后来当然比以前更健康,平安无事。使他觉得好奇,「法轮功」为何如此神奇?女婿说:“男怕脚肿,女怕脸肿”,当时我脸很肿,脚也很肿,他心中有何想法,我不知道。结果,过几天女婿又来了,他看到我非常吃惊,背后直说:「法轮大法」真神奇!听女儿说,他回家后,赶快向母亲报告此事,还要他母亲快修「法轮大法」呢。

目前的征签活动,我觉得非常好,我们可以藉此向众人讲清真相。有时去学法归途中,有机会也不会错过,回到家都已凌晨了。有时为了征签来不及吃饭,就去学法,但也不觉得饿。

此次消业过关,家人及亲人对「法轮大法」有了更进一步了解,以上句句是真言。说得太多太乱,请勿见怪。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