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嚣中的纯净


【明慧网2001年12月27日】繁华闹市的商厦中,有一个两平方米的临时摊位:两张小木桌上摆着金色或蓝色的十多本中英文著作,另一侧是多种免费资料:修炼故事,简介,书签,新年日历片。桌子旁树着一块牌子,黄底红字,鲜艳醒目。桌上的小小电视机里,有一群炼功人,神情怡然,衣着纯朴。在青山绿水间,他们挥动着手臂,动作舒缓。悦耳的音乐从电视中传出,在嘈杂的商店里飘荡。这一切,简单却又庄严,向行色匆匆的人群传递着一个殊胜的声音:“法轮大法”。每天,有数以百计、千计的人路过我们的摊位,他们来自四面八方,当看到“法轮大法”时,或发出好奇的惊叹,或默默地上前翻阅书籍,或静静地观看电视中的炼功画面,或热烈地与服务的学员们交谈。学员们自觉地排好班次,天天来这里向公众介绍法轮功。

经常光顾这家商店的有许多中国人,他们对法轮大法的出现反应不一。有的话语不多,却购买了大法书籍,询问了炼功点的地址;有的带着困惑接受了真相资料,说:“我们不知道该相信谁。你们从谁那儿领工资呢?”我们回答:“希望你们了解一下真实情况,听一听不同的声音,电视中关于法轮功的新闻是捏造的。我们为了告诉公众真相,自己从工资里省出钱来印材料。我们受益这么多,应该站出来为我们的师父说真话。”还有一位在这里工作的中国人在国内就炼法轮功,来到这里后国内不让炼了,他感到压力,工作也忙,就不怎么炼了。看到我们的摊位,找到了新加坡的同修,他很高兴,我们送给他一些资料,欢迎他来与我们一起炼功学法。他说他第二天就要回国探亲,没想到碰上我们,他说他会试着带些真相材料回去。我们请他转达对国内同修的问候与鼓励,也叮嘱他一路保重。临别时,我握着他的手,心情一时不能平静。

有一天,我刚到商场不久,来了一位讲英语的男士,我便去接待他,指着各地炼功的图片向他介绍。他说:“我没有时间,我不看你们的资料,我只想问你一些问题。”我说:“好,你问吧。”他说:“为什么中国政府不允许炼?”我说:“这也是我们一直想搞清楚的。这么好的功法,其他各国都让炼,为什么中国不让炼?据我们所知,是因为在中国炼的人太多了,包括一些阶层官员,有的政府领导担心这会形成一股势力,反对共产党。其实真正的修炼人根本不会对政治感兴趣,而且努力工作,对维护国家安定是有好处的。”他点点头,又说:“你们在新加坡炼功没事,搞政治就不好。”我说:“我们没有搞政治,也不反对任何政府。大法明确要求炼功人要遵守各地法律,您别担心。我们只是要澄清事实。最近新闻里说的关于法轮功的事都是假的,我们当然要出来告诉别人真实情况。”他又问:“你们师父为什么去了美国?”我说:“美国早就邀请我们的师父去讲学。他早在中国镇压法轮功之前就去外国讲学了。”

后来当我指着一幅武汉千名学员组成的法轮图形的照片时,他又说:“你们是佛教的功吧?怎么用佛教的标记?”我说:“使用这个标记并不代表就是佛教,佛教也用,我们也用,我们是佛家功,不是佛教,也不是宗教。”他摆摆手,笑笑,表示不能接受我的话,说:“这个标记就是佛教的,你用了就说明是佛教的。”这时,我心里也不是很有底了,因为以前我和一些学员在回答这个常见问题时都很难让对方信服。但是我没想太多,就接着说:“这个标记早在希腊文明里就出现了,并不是佛教发明或专有的。”当我在说这话时,我知道“这个标记与希腊文明”是师父在经文或讲法中提过的,但具体篇名忘记了。没想到听了我的话,那位男士说:“哦?希腊文明?嗯。”他点点头,看了看我们的摊位,谢过我就走了。我非常惊讶,因为我并没有期望这个答案可以说服他,但当他点头不再提问时,我感到了大法的威力。其实,一切答案师父都在讲法中给了我们。关键在于我们是否能够学好法,充份领会大法,再把对法的理解深入浅出地讲给不修炼的人。我为自己忘记了师父在哪里讲的这段话感到惭愧。事后,旁边的功友告诉我,那个人曾经来过,也是问问题,他们觉得他很可能是有意来找事的。听了这些,我回想了一下刚才向他讲真相的过程,由于我不知道他曾经来过,对他没有戒备,也没有对他的问题产生反感,我只是尽力去回答,英语反而比平时说得流利,他也很平和,这样取得的效果是不错的。

一张又一张朴实的脸孔从我的眼前飘过,那是一个又一个等待得法的生命,也许是受了谎言毒害正处在危险边缘的生命。耳边,另一位服务的学员的声音不时传来:“请您了解一下法轮功。送你一张日历,新年快乐!”学员们顶着压力,不顾冷眼或讥讽,轮班坚守着这个小小的简易摊位。我们来自大法,我们融于大法。美丽的大法书签和新年日历一张张地递了出去,大法简介一张张地送到了人们手中,谎言被击破,真相公诸于众,大法弟子的慈悲祝福也传给了一个又一个素不相识、却也许和大法因缘相连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