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笼锁不住法光


【明慧网2001年12月28日】我于2001年4月8日与一位老年功友(50多岁)在北京农村散发真相时不慎被抓,抓我们的是当地联防员,没有任何证件,我正告他们不要助纣为虐,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我们都是好人。他们为了领取赏金,不听我们劝告,拨打了当地派出所的报警电话。此事引来数百人围观,我们开始对围观群众洪法并揭露邪恶,我还把真相资料发给大家,使很多人明白了真相。围观的人群中有人说:“放了她们吧,抓法轮功的干啥?都是好人。”我看到世人在渐渐地清醒了。

近一个小时警车来了,我们被带到昌平东小口派出所。一警号为050143的警察把我带到一间屋子企图问出我的姓名地址。我善意地向他洪法并且劝他不要助纣为虐。他非但不听对我破口大骂,开始诽谤大法,我不再理他。他问我为甚么不讲话了,我正告他:“如果对法轮功不了解,我会一一解答;与此无关的我拒绝回答!”这名警察恼羞成怒揪着我的头发打我的脸。让我跪下,我坚决不从,他恐吓我说:不报姓名就把你拉出去活埋。一直到深夜也没问出我们的姓名。

我们被关进两个铁笼,警察告诉保安,不报姓名不许她们上厕所。夜里非常冷,我们开始炼功,我坐在地上打坐。一位警察叫保安拿一大杯水来,他把水从我的头往下倒,我纹丝不动,看到他们在无知的造业,其生命太可怜了。

第二早上一上班,我就被带到昨天的那间屋子,继续昨晚的问话,我一言不发,只感到这些人太可怜。泪水不由自主流了下来,警察问不出东西,暴露了其流氓本质,让我把手放在桌子上,我不放,一警察过来抓我的手,我看他那下流的样子,不愿被他抓来抓去,就把手放在桌子上,他点燃一只烟边吸边往我脸上吐烟圈,看我毫无反应竟把烟头朝我手背摁,我正视他无丝毫怕意,烟头被扔进烟灰盒,他又取出一只水果刀,用刀把我的手指一个个的分开,我坚决制止他。他再次对我大打出手,左右开弓抽了我几个耳光。骂骂咧咧地让我上外面站着淋雨。我站在雨中感到上苍在看着我落泪,这些在无知中的人视救度他们的人为敌,自己在往地狱里跳还不知道,其生命的下场多可怜啊!十几分钟后我又被弄回屋子,暴徒让我坐在椅子上,他搬来另一把椅子坐在我对面吸烟,流氓习气使他向我喷烟,抽剩的烟头往我嘴里塞。我被呛得直咳。他没了办法,指使几名保安看着我,离开时告诉保安:没事摸摸她的手和脸。于是几名保安开始围着我谩骂,侮辱,甚至动手动脚,我正告他们对我尊重点。他们收敛一些,随之,他们把我弄到屋子中间椅子上坐着,围了一圈看着我,厕所都不允许上。

晚上十一点钟左右,满脸酒气的恶警回来了,问我说不说,我不语,他说:“好吧,你可别后悔!”就把我弄到铁笼子前,这是里面关着一个30岁的男子。恶警说是今天刚抓来的,因为打架。接着邪恶的说:“马三家不就把女大法弟子关进男牢房吗!今天就把你交给他,让他收拾你。”我宁死不肯进去,这个邪恶之徒看我不肯进去,好像嗅出了什么,把我带到一间空屋子里,回手把门锁上,灯一关就向我扑上来,猛然我被按倒在地,邪恶的爪子在我前胸狠狠地掐捏。我拼命挣扎,他逼我听它们的就放过我,我无法形容,实在无法忍受这等无耻的行为,被迫说了自己发了多少资料,带了多少,有多少是贴的。在姓名处签下“大法一粒子”,按了手印。我非常难过,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江氏流氓集团领导下的“人民警察”竟如此下流。事后我问保安这个恶警的名字,他没敢告诉我。我用我修炼大法的善心再次向看守我的三名保安洪法,这几名保安被我的言行所感动,告诉我这里曾关过一百多名大法弟子,有的在天安门被打得头破血流送到这里,大冬天他们因炼功被弄到外面冻着。他们都曾非常善良地多次跟这里的保安警察洪法。保安们心里都明白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但如果问不出我们的姓名地址,上面就不给警察发奖金。他们表示以后会善待大法弟子,正说着骂过我的那名保安闯进来,冲我破口就骂,这三名保安立即上前喝止,并叫他离开这间屋子,我感到他们的善心出来了。

一大早流氓警察又来找我说昨晚他把笔录写错了,要重写。我明白,其实这是慈悲的师父在给我挽回过失的机会,我放下了怕心,坚决拒绝回答任何问题,他恼羞成怒了,问我昨晚为什么说了,还说他们领导都知道了,他没法交差。我质问他:“昨晚用什么手段逼我说的,你还是人吗!你也有父母兄弟妻子儿女,如果这件事发生在你的亲人身上,你会怎么想?”这个恶警竟然大言不惭地对我说:“对,我不是人,我是流氓,我穿警服是人,脱了警服就是流氓,你恨我呀!”由于无法向主子交差,失去理智的恶警又一次把我打翻在地,揪着我的头发,把不足百斤的我从地上拎起来,用手猛抽我的脸,并且还恶狠狠的说:“我还整不了你了,宁可剥了这身皮,我也整明白你!”我宁死不屈,他没了办法,坐下来开始做所谓的笔录,一个连一个不语,摇头,最后让我签名说:“签大法一粒子也成,按手印”。我不按,坚决不配合邪恶,他指使两名保安按住我,然后他用力扳开我的食指,把我的食指向手背掰去,我的食指离手背只有一公分时他才抓着我的食指取了一个手印。(10几天里,我的右手拿不动一把小勺)

4月3日下午,我们被送入看守所,在这里待了近5个月的时间。在犯人中有许多人对大法和大法弟子都抱有很深的敬意,有的也跟我们一起炼。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我所在监室的号长,她对我们很理解,我鼓励她和我们一起炼功,她就让我们早晨炼功时喊她,于是我们每天早晨就叫醒她一起炼功。本来号里只有两个大法弟子炼功,这回炼功的却有3个,有时4个。监控器里管教问:“你们号里几个法轮功呀?”答曰:“两名”。又问:“那炼功的怎么4个人呀?”答曰:“法轮大法好,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们也要做好人。”

同室一名18岁的小女孩,被判劳教一年,她总想接近我了解大法,我向她讲真相,并告诉她我们能在一起也是缘份,希望她一定修大法,她说,大法是好,但觉得里面炼的人少,要多了她就炼。接下来的日子里她每晚无法入睡,一闭眼就上不来气,睁开眼就好了,可是又困得不行,有10多天这样。我跟她说,许个善愿,这天晚上同样状态出现时她许愿说也准备修大法,以后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请老师加持她。奇迹出现了,这种状态立刻消失了,她一觉睡到天亮,她非常高兴,开始背诵《洪吟》。另一位广东女孩,是个大学生,她非常愿意接近我们,我就向她洪法,她表示出去后一定要学,可是一段时间里她的身体很差,总有病,吃药也不好使,我告诉她许个愿,也炼大法,她便很认真地坐在那默默的许下了愿,没想到她立刻感到浑身轻松,从此再没吃过一粒药,以后便自称也是“大法弟子”。

7.20以后,看守所严令不准炼功,号里新换的号长很邪恶,我一炼功她就指使犯人打我,一次晚上我因炼功被几名犯人弄到厕所里殴打,结果这几个人都出现身体难受的反应,连续吃药也不好使,号长踢我一脚,难受了一整天,她过后给我道歉:“大法弟子不能打,谁打谁遭报。”

8月1日,和我同室的那位功友给送去劳教所,只剩下我一个弟子在监室里。面对邪恶环境,我产生了怕更大承受的心理,我就求师父再给我派一个大法弟子来。弟子迷茫了,慈悲的师父没有因弟子有执著而不管,几天后作了个梦,梦中说大法要平反了,被关押的所有大法弟子都将在第二天无条件释放,一觉醒来是8月16号,这天上午调号,正好从16号监室调过来一名大法弟子,我激动得要落泪,我知道师父时时都在我身边看护着我们,点悟着我们。我把我的梦告诉了这位功友,她说师父点醒我们闯出去。师父告诉我们应该闯出去了,不应该再消极承受了。

可是用什么办法呢?我曾想过要放下生命也要闯出去,又想去请教这位功友。结果晚上又做了个梦,说我的两件衣服被我拆去了领和袖改成了坎肩,我立刻明白了师父又点化我,修炼中没有榜样,每个人修炼的路也不同,没有参照,就以法为师,几天后这位功友因绝食被调到别的号去了,她走后我也开始绝食,绝食第2天就给我灌食,我坚决不配合邪恶,管子从我的鼻孔往胃里插,怎么也插不进去,4、5个刑事犯折腾我一个体重只有80多斤的女子,费了好大力气,才把管子插进去。灌完后,管子拔出来都是血,我一口吐出灌进去的奶,里面也夹着血丝,我开始吐血,鼻涕也一个劲的往外流,夹带着血丝。管教看到怕出问题负责任,告诉那几个刑事犯看着我,我连续吐了三个小时血。在我绝食的第四天,有一个邪悟的人被派来找我谈话,我一看他所谈的内容都已偏离了大法,已经站在了大法的对立面,感到她非常可怜,我正告她不要助纣为虐,每一个修炼的人所走的路都不同,我的修炼道路是师父安排的,也是最好的,别人是看不到的,我只承认师父给我安排的道路,并善意的劝她回去一定要好好的看书,好好用法来对照一下自己的行为是否正确,还有什么执著心放不下,她被我说得哑口无言,离开了这里。

第五天和第六天,我和其它号的共五名大法弟子,被送到了昌平办的一个“洗脑班”。强迫我们看录像,内容都是从“焦点谎谈”上摘录下来的,这些东西根本就动不了我,我就发正念清除控制警察的邪恶势力,果然第7天就不送我们去了。警察找我谈这两天看录像有什么想法,我告诉他我认真仔细的都看了,他问我怎么认识的,我就告诉他这些内容都是假的,为的是蒙蔽世人,并善意的给他举例子,讲真相告诉他我们大法修炼的人都是好人,我们都能够严格要求自己,高标准要求自己,这样的人不是应该越多越好吗?他听后明白了很多,说真心想帮助我,可他说了不算,如果他说了算就放我们走,我清楚的看到他从心里已经摆正了自己的位置,心里很高兴。

在我绝食的第8天,所里又被绑架进来7名女大法弟子,是上天安门打横幅被抓来的,我所在的监室里分过来两个,他们都已经在绝食了,号长不让我和他们讲话,晚上睡觉时我身边的犯人跟我说,号长让她看着我不让我炼功,如果我炼,就让她打我,她不忍心这样做。我心里很明白,邪恶在钻我人情的空子,因为她们都知道我俩平时关系挺好。我对她说,好吧,我不会让你为难的。那天夜里我没起来炼功,她们以为我被情所动了,放松了对我的警惕。午睡时,我对这个身边的犯人说:“你知不知道什么叫难得糊涂?”她说不知道。我又问她,知不知道什么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说知道。我说我是大法弟子不能不炼功,我一定要炼。我炼功时让她只当作没看见,她明白了。她告诉我这里的犯人经常欺负她,她帮别人干活还要挨骂,我告诉她忍是对的,但同时也要受到别人的尊敬,我们做好人帮助别人,不是非要得到回报,但是不能助长坏人的歪风邪气,要放下个人恩怨去纠正她们的不正,让她们明白我们是好人,是道德高尚的人,是值得尊敬的,而绝不是好欺负。她听后明白了许多。

在我绝食的第9天晚上,我帮助刚进来的两位功友洗澡,所长的秘书就来通知我收拾东西走,号里的人都过来为我送别,表示将来出去找我,也要修炼。就这样我和跟我一起被抓的功友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正念闯出魔窟,又一次汇入正法洪流,沐浴在师尊无量的佛恩浩荡中。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9/17558.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