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功点与个人修炼及正法


【明慧网2001年12月3日】今天在炼功点,对大家针对炼功点提出的一些看法印象很深。回家后静下来学法,学了师父97年在纽约的讲法和98年在北美首届法会上的讲法。

97年3月师父在谈到美国大法弟子根基好、进步快的时候指出:“这是你们的优越条件。但是也不要沾沾自喜,也是有不同方式的一些个执著和障碍,都有待于去克服才能够更快地提高。”(《在纽约讲法》)记得当时在法会上闻听此言后,我就一直想:“到底什么是我们有待于克服的‘不同方式的一些个执著和障碍’呢?”当时明白师父特意给美国弟子指出的问题一定对我们的修炼非常重要,但一时找不到自己作为美国弟子的一员,到底有哪些具体的不同方式的执著和障碍。

97年3月至今,转眼四年多过去了,和大家一样,在正法修炼的很多方面都有了重大的突破。然而,在百忙之中,对师父97年讲出的这个法、点出的那些“执著和障碍”,是不是真的象师父希望的那样,在个人修炼中悟到、克服了呢?回想这些年的修炼历程和近来在炼功点遇到的一些问题,想和大家交流一下个人在这方面的一些认识,因为我们个人修炼的状态直接关系到我们是否能做好正法需要我们所做的一切,以及所有大法弟子是否能够形成一个更好的整体。

几个围绕炼功点的基本问题是:
1、 为什么师父要求我们去炼功点?
2、 炼功点究竟应该起什么作用?师父是怎么说的?
3、 自己应该在炼功点起什么作用?
4、 炼功点应该在正法中起什么作用?

修炼之初,我一懂得去炼功点修炼是师父从法上对每一个大法弟子的要求,立即就去了。但是去的具体目的是希望别的学员能讲出一些自己没悟到的东西,好对自己加深理解法有帮助。然而去了几次发现,大家讲出的东西并不高明,很多话还很执著,很多地方甚至表现出不象修炼人。于是修炼中我第一次遇到了“还要不要去炼功点”的问题。

经思考,得出的答案是肯定的,因为既然要修,就要无条件地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不能自行其是。可是去了为什么感到对自己没有帮助呢?

通过学法,我认识到:炼功点是师父给我们指定的修炼环境,其中的内涵和作用是非常丰富深远的,自己感到没有帮助,只能是自己的问题。可是,自己又有什么问题呢?

还是通过学法,我悟到是一个观念的问题。在炼功点上修炼与在常人中参加集体研讨、学术讨论,或者去学校学到知识,从本质上来说其实是不同的。修炼是要从根本上改变常人观念,去炼功点对个人修炼来说,就是在那样一个充满缘份、熏陶、提高心性机会的环境中熔炼自己,大家都是修炼人,随时互相给与、互相提醒、互相对照,而不是大家等着辅导员或者某几个老学员的给与,或者要求别人总能按照自己的习惯满足自己的需要。更主要的一点是,遇到问题每个人都应该想想大法的书中是怎么说的,从而严格要求自己。

炼功点是个修炼的环境,大家说的好说的不好,表现出心性高与不高,都是必然的过程;在各种人和事面前,自己怎样作为一个修炼人把握好自己,看那些事触动了自己的心,就通过向内找提高心性,这才是炼功点对每一个修炼人的基本和最重要的作用。师父让我们“比学比修”,炼功点上都是修炼人,都有一颗向上、向善的心,大家在各自的层次中对照大法找自己、提高心性,其中体现出的坚定与纯净是非常感人的,表现出的心性磨擦也是非常触动人心的。这种环境本身对人就是一种熔炼。大法的书中从来没说让谁到炼功点去听什么高见以弥补自己悟道的不足,或者到炼功点找谁为自己提供在学法中没有找到的答案;是因为顺从了常人的思路,对炼功点有了常人式的期待值,所以才感到失望的。其实这种失望也是一种触动,作为一个修炼人,找出自己那颗心,去掉它,就在这个矛盾中提高上来了。反之,如果用常人的思想对待,从此不再去炼功点,或者换个地方去,那么那颗心不去,早晚会被业力控制、脱离修炼的环境,失去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走向圆满的一个重要保障。

另外,师父让我们去炼功点,一个必不可少的因素就是洪法。修炼人要处处为他人着想,自己得法了,还要考虑别人怎么办。很多有缘人是被师父法身引导到设立在公共场所的炼功点才得法的,新学员得法后更需要一个由修炼人组成的环境,大家互相理解、互相鼓励,互相提高心性。从这个意义上讲,去炼功点不仅是为了个人的提高,也是为了更多的人能够得到一个得法、修炼的环境。而这个责任,不是别人的,是自己的,动辄就往外推会不会推卸掉自己的那份历史责任呢?

这个问题解决后,我不但坚持去原来的炼功点,还在自己所在州努力建立了一些炼功点方便新得法的学员,同时竭尽全力为炼功点尽自己的绵薄之力。过程中,师父给了很多提高心性的机会,特别是那些让自己感到压力、感到不公的事情,对自己的帮助真的非常大。真象师父说的,“没有矛盾的产生,没有给你制造提高心性的机会,你还上不去呢。你好我也好,怎么去修炼?”(《转法轮》)。修炼就是在矛盾中摔摔打打进行锤炼,现代人业力那么大,执著无数,不真正触动神经,怎么能找到自己该去的心呢?修炼后很多常人中的事已经打动不了我们了,而修炼人之间因为因缘和心性磨擦所能互相提供的心性关,有时是剜心透骨的,有时是绵绵不断的,正因为发生在修炼人之间,也更让人无法不动心。一但按照师父要求,跳出矛盾本身,找到自己的执著所在并提高上来,那个矛盾就消失得好像从来没存在过一样,非常奇妙。炼功点这种作用,其它任何环境无法取代,万万不可失去。不是自找矛盾,而是师父的慈悲苦度。

99年以来这两年来,在正法进程中大家变得越来越忙,各方面要求高了,时间上的矛盾突出了,随之出现一个普遍现象,即很多人选择了不再去炼功点。其中有一部分,特别是比较新的学员,是因为感到从炼功点得不到帮助,也没感到自己对炼功点有天然的责任,一忙就找各种冠冕堂皇的借口不再去了,从而脱离了师父给安排的个人修炼方面所必需的重要环境,其实损失很大,只是这样做的人自己一时不能察觉。

关于“有不同方式的一些个执著和障碍”的问题。我对这个问题的体悟,很多也是从炼功点中得到的。

师父说:“往往都是因为我们长期生活在人类社会中养成的各种观念,你不愿意放弃它。我们在不同的领域里有所造就,认为有所成绩,抱着成绩不放,抱着你的在常人中学到的那种所谓你认为正确的观念不放,往往都是这些东西在阻碍着一部分人。还有我们许许多多人在常人社会中养成的各种习惯势力,或者是做人的那种方式,做人应该追求的东西。这些东西都是最尖锐的,最怕碰的。”(《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1998.3)

海外学员普遍在常人中学历高,聪明能干,有成就感,但通过很多人和事,我看到,恰恰因为如此,很多基本的方面不愿自觉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找理由自行其是,因为在常人中的建树,把别人的不同意见常人化、维护自己或者逃避矛盾,甚至矛盾出现时,把师父的话放到脑后,或者拿师父的话来证明自己对别人不对,从而障碍了自己。比如户外炼功和去炼功点的问题,相当一部分人没有想师父是怎么教的、大法为什么那样要求,所以户外炼功和去炼功点成了负担,常常觉得很难做到,无法严格要求自己。还有的炼功点为了避免矛盾,用心给大家营造一个舒服的“你好我也好”类社交环境。大陆来的老学员普遍对此有非议,认为你们海外学员怎么这么不精进呢?太舒服了,太自以为是了,自由散漫;海外学员却觉得海外有海外的情况,不愿“照搬大陆的做法”。其实大法只有一个,不在外形,重在原则。如果海外学员心性真的到位了,大陆来的老学员也就不会那么说了,古人尚言“闻过则喜”,大法弟子在这方面应该超越常人;如果大陆来的老学员能更好地从法理上和“海外精英”交流,可能也就不会被置之不理了。修炼路上没有偶然。师父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中说:“我一再讲,全世界任何地区修炼,都要像中国那样、那种形式去做。……在传法这些年、这些过程当中,该怎么样做的,我都在中国叫他们怎么样去做。出现了问题,我去把它纠正过来,让他顺利地健康地发展过来了。那么在其他国家,其他地区呢,大家也这样去做,就使这个法少走弯路,使学员少受损失,就是这个目的。 ”

写到这里我想起大陆学员讲的一个故事,说有大陆警察认为两种人最难转化,其中之一是没文化的老农民,他就知道大法好,听师父的话。谁再说出天来,只要不是师父说的,他一概不听,警察转化不了他。这里边可能有描述不准确的地方,但是它说出一个道理:文化高并不等同于悟性高,修炼必须无条件地按师父说的去做才能不被干扰,才能得度。一些人在洗脑中被转化了,除了其它放不下的执著外,往往因为放不下自我和围绕自我的各种观念——我的分析,我的判断,我的理解,我的逻辑,我的特殊情况,我崇拜的人的情况,我信任的人的观点,我的名誉和追求,我要做的大法工作。在我的“一大堆”充满脑海的时候,不自觉地偏离了大法。教训是深刻的。大法不讲“独修”,炼功点的修炼环境正好破除我们变异后的个人意识,使我们更好地溶于法中。现在海外学员在一起做很多项目,但是因为种种原因,一起工作并不等于能形成一个等同于炼功点的修炼环境,所以如果因为工作忙而放弃了炼功点的正确修炼形式,等于剥夺了自己走向圆满的一大保障。

师父说:“知识分子学法,受到现在科学的障碍,符合这个科学的,我能够接受;不符合,我接受不了,严重地障碍他。谁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讲法要结合现在的科学去讲,为什么要这样讲,是因为我要破你那个壳,破你那层障碍你得法的壳。”(《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1998.3) 其实从人的这个层面来说,美国学员受西方自由、民主环境的影响,还是有相当一些观念的,对“自我”和延伸的自我都比较执著。在炼功点和户外炼功的问题上,便集中体现了这些方面的需要提高。其实不应该是去不去炼功点的问题,也不是别人应该怎样把炼功点办好的问题,而是作为大法一粒子,自己应该如何正念对待炼功点和对大家的修炼环境负责的问题。符合我对炼功点的观念我就认为好,能接受;不符合,我就接受不了,采取消极做法。其实就是人心作祟,而长期坚持在炼功点的环境中修炼,本身就能破除自己的很多常人观念,这种提高反过来会让每个大法粒子在正法中更纯净地发挥威力,使所有大法弟子形成金刚不破的一个整体,作为一个整体在正法进程中做好所有我们应该做跨地区合作的大法工作。

个人管见,不妥之处望慈悲指正。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12/16/16873.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