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天安门广场之行(译文)

【明慧网2001年12月3日】我对中国一直是很敬仰的,以往当我想起中国时总是把她同智慧、道德、阴阳、朝代及悠久而丰富的文化联系起来。这样的想法一直伴随着我。

1995年我有机会访问中国。这不仅使我接触到了中国这个国家,而且更使我能有缘接触到了炼法轮功的人。整个旅行和与善良的人们的接触都给我留下了良好印象。

1996年我又来到中国并停留了半年。使我更有机会接近中国人民和中国的同修。我记得每一天我是多么地盼望钟表指向七点钟我可以到外面和其它同修一起炼功。有一天一家中国人请我住到他们家,他们愿意帮助我学习中文。从此这个家也成了我在中国的家。令人难过的是我们不能正常地见面,也不能正常地联系,只因为我们是法轮功的修炼者。

当法轮功突然遭到迫害时,当我听到我所遇到的这些好人都失去了工作、失去了就学的机会、妻离子散、被判高达18年的徒刑、被酷刑折磨、被迫害致死等以使他们放弃修炼法轮大法时,我无法相信我的耳朵。我们修炼人时时刻刻遵循“真善忍”,努力提高我们的道德,与人为善,先他后我,为什么这些好的品质会在中国受到迫害呢?为什么诋毁李洪志先生的名誉?我一直相信中国人民是珍惜好的东西的。所发生的一切对我就好象是有人给我狠狠的一棒。就在此时,我得到了去中国学习中文的奖学金。

我在中国读书期间,对中国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愈演愈烈。我不能只是沉默地看着这一切,相反地我要搞清楚在这个国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去了广州见到了一些大法弟子,对于严酷的形势也有了更多的了解。即使受到迫害,中国的大法弟子们仍然时刻遵循着“真善忍”。我和另外14名学员一起在一个单元房中被捕后被带到警察局。我的第一个念头是,无论这里发生什么我都要作一个有高尚道德的法轮大法弟子。在警察局,我想这不是我应该呆的地方,我们都不应该在这里。我们是好人,世界需要我们。14小时后我离开了警察局。

2001年秋天我听说了天安门广场之行,因为我以前去过中国并被逮捕过,所以我就没再多想。但有一天夜里我梦到有人问我:“你不要一起去Bordeau吗?”我既吃惊又生气,想着我为什么要去Bordeau。但那个声音说道:“别想太多,你能把一件事做好就够了。”我突然想起了师父在《去掉最后的执著》里说过:“走好每一步,”我突然明白了对我来说要坚定地走好每一步有多重要。在最后一刻我决定去参加这次活动。我感到不再消极地旁观很重要。我明白了这是给我的机会。我申请了签证,一切进展顺利,一周内我得到了签证和机票。

我们周六早上到达北京,我马上感到北京的气氛很压抑,后来我见到几个朋友后证实了我的感觉是对的。江氏集团政府把打压人民善良的本性,用垄断的媒体散布谎言,几乎让整个国家都笼罩在谎言之下。江氏集团政府逼迫中国人民接受对好人施以酷刑和虐杀是对的,打击善是对的。最令人痛心的是人们被谎言所迷惑,不知道他们这样消极地跟随就等于是参与其中。他们禁止的是人类最美好的品德。这不仅涉及中国,而是涉及全世界所有的人。

当我亲眼看到这些,我的心在流泪。我为那些没能够坚决维护“真善忍”,向邪恶低头而失去机会的人们而哭泣。我有一个过去修炼很精进的朋友,在两年的洗脑后也变得消极和害怕。当我们分手时,我很为她伤心。这使我更加清楚了讲清真相的紧迫性。

在举行和平请愿前的三天里,我去了很多心。我去掉了对中国的不实的幻想和希望她能作为我们西方的榜样的幻想。中国唯一的希望是这些修炼法轮大法的人,是他们重新认识到高尚道德的重要。但这些人现在受到迫害。当我悟到这一点时,心中一下充满了巨大的慈悲。那是一种能拥抱整个世界的力量,能看到所有人的痛苦,希望帮助人们了解“真善忍”。

星期二,在我们离开旅馆房间前,我们读了师父洪吟中的诗句。


大觉

历尽万般苦,
两脚踏千魔;
立掌乾坤震,
横空立巨佛。

在去往天安门的路上,开始我有些紧张。但当我离广场越来越近的时候,我的心也越来越坚定。我有着一种时间很快将发生变化的感觉。今天全世界的目光将转向东方,今天我们来自全世界的修炼者将一同参加在天安门广场的和平请愿。当我看到广场上其他同修在等着我们时,微笑洋溢在我的脸上。

我们坐下发正念时,我根本没有注意到警察的到来。当我听到远处的声音抬头看时,发现我周围的同修都不见了。一种短暂的被抛弃的感觉涌向我,但很快就过去了。我仍继续发正念。我紧紧抓住旁边一个同修的胳膊,当他们开始拽他时也来拽我,我们一直在发正念,奇怪的是他们费了很长时间也没能把我们推上车。然而,就在我出现短暂的犹豫时,我被他们推上了车。

当车驶过广场上的人群时,我拉开车窗用中文大喊:“法轮大法好!”我愿意让所有人都能听到这唤醒他们的声音。我希望在广场上的时间能够延长,以便我可以告诉他们法轮大法给我的益处、我是怎样从一个自私的人变成了一个为别人着想的人、法轮大法在全世界的洪传…。但警车飞快地驶过。

在天安门派出所,我感到一股涌上来的慈悲,我想对所有的人说:“不要关闭通往善的大门,善就在你们面前,勇敢地接收他,感受他带给你们的快乐,别失去机会,门为你们敞开着。”我的心变得很大,它延伸到警察局外面,一直延伸到外面的人们。

当我们回到瑞典后,我被邀请到瑞典电视4台,做早晨新闻节目的采访。节目主持人问我中国之行是否值得,我回答:“值得。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的选择:当好人被虐杀时,是消极地看着并接受还是自己站出来制止这样的事发生。不仅是我不能接受这种虐杀,全世界善良的人都不能接受。我们愿意生活中充满善。”

我感谢在过去的两年里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们的帮助。我感谢这次瑞典大使馆,外交部长安娜.琳德及外交部其他官员在我们在中国被非法关押时对我们的帮助和支持。这些帮助对我和对中国人民有着深远的意义。

我在这里引用一位瑞典国会议员针对法轮功发表的讲话:“我沿着大街一路走来,在约达广场,我看到身着白衣和黄衣的人们。刚才这条大街象个战场,现在这里宁静祥和。我听到一个警察对一个修炼人说,你为什么没早点来?这句话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我最后想对所有的世人说:想做个好人永远都不晚。

安妮.哈克萨罗
Anne Hakosalo
瑞典学员

2001年11月29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