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烈行──送袁江

【明慧网2001年12月3日】

君升天国位,
荣耀辉煌美。
壮烈人间行,
寰宇振雄威。

先行热血洒,
后者更无畏。
除尽旧邪恶,
同随恩师归。

惊闻袁江被邪恶残害,离开人间的消息,我如同被罩了一层雾的感觉。许久自问:他真的走了?难道如此熟悉的、朝夕相处的、风华正茂的袁江真的永远离开了我们吗?他没有走啊,他那特有的豪迈、雍容的气质、刚毅的神态、爽朗的音容笑貌,就在眼前,就在眼前啊……。

袁江,我们想念你!

我认识的袁江真是大法的精英,是师父当之无愧的真修弟子。九四年,我在师父的讲法班上认识了袁江。至今仍印象清晰的一幕,是在由广州回京的列车上。他谈及他对大法的正悟正信,令人钦佩。从一开始修炼,他就是非常坚定、严肃、投入的。

由袁江我又认识了清华大学的其他同修,其中就包括赵明。赵明一直是不苟言笑、严肃而刚直的。九九年,针对清华内传递的假经文,赵明义正词严地说:“有我赵明在,谁也别想破坏大法!”袁江慎重而少言。袁江和赵明,对于清华大学早期的洪法、建点,都做了许多切实的工作。袁江九五年毕业后回兰州,于市电信局供职。

一别五年,我于今年五月又见了袁江。当时,他因遭“通缉”,而被迫流离失所,时时有被捕的危险。但他不为所动,披星戴月、风餐露宿地辗转在中南、西北、边疆等地,发挥着独有的专业特长,为正法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他曾经很自信地谈到过自己的工作。他的工作能力很强,可以说是游刃有余,是局属公司的副经理,领导着员工七十多人。

7.22前,作为大法在三个省(区)的站长(甘肃辅导站兼管青海、宁夏),他的担子太重太重。几年中,他骑着摩托车,不畏酷暑严寒,驰骋在三省(区)间,西北大地的黄土上洒下过他的多少汗水啊!他工作的电信局里收入颇丰(每月三千──五千元),但他大多都投入到洪扬大法中去了,以致后来流落在外时,竟无一分积蓄,仅靠同修和朋友的接济。

在共同做正法工作中间,我们都感到袁江确实很有能力,且理性。每天要做的事按时间、次序统筹安排,有序而严密。他作风严谨果断,观察问题很敏锐,能抓住关键。为大法负责的心很强,和他在一起,同修明显地感觉到减轻了压力。对大法坚如磐石般的信念早已深深地溶入了他的血液中。

他长时间坐在电脑前,我曾经问:会不会疲劳?他说:没有,总是精力充沛。

袁江曾经提起过赵明在狱中的话:“我在这里的每一天都无愧于大法。”是的,袁江,你也做到了。“大法的精英”,这一伟大殊胜的称号,你当之无愧!你所走过的修炼道路,你的一切付出,是你誓约的验证。你在巨大的承受中堂堂正正地挺了过来,没有向邪恶说一个字。

袁江,我们如此突然地失去了你,我们甚至难以接受这个噩耗。本来我们相约要坚持到法正人间的辉煌时刻到来。同修们多么需要你,正法工作多么需要你,边疆和南方的同修在盼着你回去!

袁江走了,我们难过,但不会消沉。先行者的鲜血促使我们更加成熟、振作,更加无所畏惧!

袁江,你现在一定在师父身边,已经升华为一位光芒万丈、无比伟大威严的觉者。你的世界一定如你所曾经向往的那样光辉灿烂、纯净美好。

袁江,我们的好同修,希望在无比美好的未来,在法正乾坤的辉煌时刻,我们再相见!


怀念你的同修
2001年11月30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