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马三家集中营的血腥一幕

【明慧网2001年12月30日】我是在马三家集中营第一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当1999年7.20中华大地一夜之间“风云突变天欲坠,排山捣海翻恶浪”(《心自明》),一场邪恶向正义的挑战,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序幕拉开了。一时间报纸电台电视台动用了所有的宣传工具,大兴造谣污陷之能事,以莫须有的罪名栽赃法轮大法,世人随着宣传工具的歪曲导向而随声附和。只有真正的法轮大法修炼者才知道事情的真相。在这种情况下,我和大批的法轮大法弟子一起为护法正法到北京,为法轮功说一句公道话:法轮功好。我因坚持炼功而被迫害,打击,直至被绑架到马三家集中营。在马三家我亲眼目睹和亲身经历了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过程。

1999年10月31日起,辽宁省的大法弟子陆续从各市各县各区被绑架进马三家集中营。一进教养院,警察就搜身翻包,大法学员被分到号里不准出去,失去自由,被刑事犯看管。他们说打就打,说骂就骂,这些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人,一个个成了被迫害的对象。面对如此打击、不公,大法学员们绝食抗议。11月2日给省领导写上访信,要求无罪释放大法弟子。大法学员正在传送签名时,被恶警发现,于是引发警察与犯人一起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恶警苏境手持二尺长的电棍一打蓝色火苗一寸多长电学员,犯人也像发了疯似的打学员,打声骂声喊声连成一片。学员们为了维护大法,在暴行下仍然坚持正义,最后以全体学员联名上访签名而告终(但此信是否送不详)。

11月3日早上,学员们集体炼功、集体学法,因为我们都是修炼人都到走廊炼功,全体学员又到一个屋学法。当我们学的最佳状态的时候,突然来了一批便衣警察;他们个个身强力壮,朝着我们这些已经绝食3、4天的大法弟子施以拳打脚踢暴行,学员们高声背着师父的经文“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无存》)手挽手,形成一个铜墙铁壁,好像一座大山纹丝不动。警察拉不开,进不来,他们像发了疯似的,跳窗户,上学员的二层床上,挥着拳头向学员的头部狠狠的像雨点般砸去,学员们一遍又一遍的背诵师父的《洪吟》。面对如此凶残的暴行,大法弟子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警察不顾一切撕打往外拽学员,学员们集体与他们夺人,不让警察带走,拼命的保护学员,展开了一场正与邪的较量。师父的洪吟一遍又一遍的响彻云霄,震撼了整个三楼,鼓舞着学员的正法的坚强信心。在暴行中学员已绝食几天了,但个个精神十足,但在邪恶之徒的暴行中,有的被打得满脸是血,有的被撕破了衣服,有五人(李桂英、杜桂芹、赵永华、林月秋、王春英)被送进马三家新生小号关押14天。小号环境恶劣,冬天不给暖气,阴森森的屋里见不到阳光,还不让带行李。由此,我看到了马三家恶警的心狠手毒。蹲小号吃苦遭罪还要罚钱,1天罚10元,14天罚140元。14天小号到期放出以后我回到小分队,学员们向我诉说了他们被迫害的经过。陈莉被铐着吊在床上,李亚轩被打晕死过去,遍体鳞伤;田苗被4根电棍同时电脚心、手心,头部已被电出血,痛苦难忍的在地上打滚大叫,暴徒们就用抹布把嘴堵上;王艳霞被打得满脸淤血成黑色,很吓人,面目皆非;李春玉被恶警用电棍在嘴上转圈儿电,顿时满嘴电出大泡,肿得老高;王凤兰等学员每天晚上被罚蹲,罚蹶,罚站,还有的罚在雪地里冻着。学员们绝食,暴徒们强行灌食,灌得相当残忍,几个人按着,还戴手铐,有时还让我们看灌食的场面,特别是当学员绝食6、7天最关键的时候,暴徒们越是要学员干重体力活,如卸煤、卸货,到外面扫雪等。在这样的迫害面前,学员没有倒下。但是我们却亲眼目睹了马三家恶警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

第一批被绑架到马三家的老学员,每个人都有一部痛苦的被迫害的经历,悲壮的正法历程。

马三家恶警对学员用尽了酷刑,使尽了招数,他们见来硬的不行,就变换了手法,把自己伪善起来,利用学员善的一面,钻了空子。一些人被导入邪道,走上死路一条,成为邪恶势力利用的工具,被其控制、失去自我。恶警们对已洗脑的人,笑脸相迎,对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它们施以暴行,电棍电。

马三家恶警采用最恶劣的手段是,制造矛盾,教唆叛徒采用轮番围攻的手段,整治大法学员,打、压、罚;这就是马三家集中营集体“荣”立一等“功”的实质。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9/175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