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弟子用大法中修出的智慧战胜邪恶

【明慧网2001年12月4日】我是个没有文化、人生坎坷的人。97年有人介绍我得法后渐渐认识到宇宙大法这么好,懂得了做人的道理,知道了人生的目的是返本归真。我决心以法为师处处严格要求自己,提高心性,提高悟性,在大法中修炼自己。

99年7月20日法轮大法遭到江泽民恐怖集团的迫害,不准我们在外炼功。但我心中只有一个坚修大法的心。2000年3月我在公园炼功被当地公安非法抓进拘留所关了15天。我照旧炼功,又把我转到看守所关了1个月,我同样炼功学法。5月7日放我出去,9日我就上京护法,被当地公安接回又非法关押15天。出来后,于7月18日准备再次进京护法,票已买好,结果上午派出所又把我抓去。

恶警问我是不是人?我回答是人。恶警说我不是人,我说不是人是神。他又问我在哪住?我说在宇宙中住。问从哪来?答从宇宙中来,世界上的人都是从高层次上掉下来的。恶警说人是从猿人进化来的。我说太可笑了,你怎么是猿人进化来的呢?猴子的儿子有猴子猴孙,猴子怎么能变人?恶警看说不过我就拉我出去曝晒,我不晒,我说我师父没有叫我晒太阳。恶警说他说了算,我说人从来都没有说了算过,神说了算。他们看没有办法,就关我禁闭,叫我骂大法,骂师父,写保证录音就放我回家。我说我永远坚信大法,坚信师父,他们没办法就拳打脚踢打我,骂我,想尽一切办法说要“转化”我。我说我是好人中的好人,你们想把我“转化”做什么样的人?他们没办法,就把我推进藿麻(一种有毒植物)林里去霍我,拉出来又用藿麻往脸上打。当时气温很高,我默念师父的法,想我的身体是高能量物质构成的,不受这个空间的制约,渐渐地不难受了。他们又问我炼不炼,我说炼,我就开始做抱轮动作,恶徒们把我按到在地,我就坐在地上炼静功,大声念炼功口诀。恶徒不准我念,我说炼功前要念口诀。恶徒看我炼功,就问,你师父好不好?我说好。他们问法轮功好不好,炼不炼?我说法轮功好我要炼。后来上来七、八个年轻恶徒打我,叫我跪砖头、瓦子、炭灰,还有坚硬的水泥石子,从早上直到晚上10点过,不准我睡觉,叫我举重。这样过了一天一夜,第二天又在太阳曝晒下举重,三天三夜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我就一直在背师父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论语》、《洪吟》等。他们一直折磨了我11天才放出来。

我于2001年1月10日散发真相资料时被抓,抄家,恶警用手铐铐我,又拳打脚踢,问我资料是哪来的,我说别人散的。又问别人散给你,你怎么又散给别人?我说他们与我有缘份,就散给他们,谁与我有缘份我就散给谁。随后又把我拉到看守所非法关了38天。在看守所看北京“自焚”的电视,当时我边看边向犯人讲真象,使犯人都明白了真象。当时恶警叫我写看后感想,我说我没有文化,他们就叫我口说。我就说北京“自焚”是江XX、罗干搞的假,是与宇宙大法背道而驰的,我们师父说过,“你几百年得不到一个人体,上千年得到一个人体,得到一个人体也不知道珍惜了。你要托生成一个石头万年不出,那个石头不粉碎了,不风化了,你是永远出不来,得个人体多不容易啊!要真能够得大法,这个人简直太幸运了。人身难得,讲这个道理。”(《转法轮》69页),师父叫我们珍惜自己的性命,更何况自杀呢!结果他们看没办法就离开了。

我在外地散发真象资料,又被外地公安抓住,外地公安要非法判我3年劳教。叫我签名我不签,我说我没犯法,你们说了不算,我的路是师父给我安排的。最后又非法关了我80天,6月回当地被非法判1年劳教(所外执行)。

7月我们几个功友出去喷大法标语又被非法抓捕。当时几个恶徒又把我们抓进拘留所,恶徒大骂大法与师父,我就给他们洪法。说二千五百年前释迦牟尼佛当时到人间传法度人受到迫害,西方耶稣到人间传法度人受到罗马皇帝的迫害,当时的当权者也不相信神佛的存在。现在我们的师父到人间来救度众生,活生生的佛就在你们面前还不相信,还要迫害,还要搞诽谤、诬陷。当神佛遭到迫害时,当时的人都不相信,往往都要等历史过去之后才能明白,可是那时已经晚了!这些恶徒说好吧,今晚我们就听你讲神话故事。我说你们可以把他当神话故事听,但是我告诉你们,这是千真万确的。他们又问我,你说大法弟子是好人为什么不在白天喷标语,晚上出来喷?我说我在替你们着想,为了你们少造业,你们不抓那么多好人,就少造业;你们抓那么多好人,就多作恶,你们偿还得清吗?我悟到我不能在这里被关,就发正念,请师父帮我,我要出去做我应该做的工作。然后他们一个个地都走了。他们走完,我也堂堂正正地出去了。

有一次我在墙上、电线杆上贴真象标语,第二天恶警就到我家找我,问外面到处是大法标语,是不是我贴的?他说上面有“谁揭谁遭报”。我说你就不要揭嘛!他说:“我不信,我揭了那么多没遭报。”我说古人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不到,时候一到,一切全报。恶警没什么话说就走了。

又一次我在家封真象资料,封了一大堆,这时恶警来了,看见我在看资料,走过来,一把就把资料抢过去,问资料哪来的?我说街上散给我的,他说:“才怪呢,怎么不散给我呢?”我说:“散给你你不说怎么知道呢?”我一边发着正念,清除恶警背后的邪恶因素,不让他找到我封好的资料,让邪恶快走。他说:“你不要害我,不然我的饭碗都要丢。”我说我不会害你的,我还要救度你,只要你不害自己。就这样他没抓我,把剩下的几张真象资料拿走了。

一次我搬家,头天搬第二天恶警又来找我,说:“你搬家怎么不给我说一声?”我说:“我搬家都没有自由吗?我凭什么要给你说。”他又说:“你搬家就不要给其他人说你搬到这里。”我说:“我没有给你说,你怎么找来了呢?”他说:“你这里人来来去去不断。”我说:“我有亲朋好友。”他说:“都是你们炼功的功友。”我说:“功友找我是正常的。你们抽烟有烟友,打牌有牌友。而我炼功有功友,没有功友来找我才不正常呢!”他说:“我是你的亲朋好友。”我说:“好啊,你是我的亲朋好友我就把法轮大法介绍给你,法轮大法太好了。”就这样他没再说什么就走了。

一次恶警又到我家来问我又搞了什么活动,我说没搞什么活动。他说:“那天才在你家拿了几份资料。”我说:“你跟我的缘份太好了,那几份资料给你留的,别人想得都得不到。”当时我女儿在家,他问我女儿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女儿回答:“你不要管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告诉你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最后他没有话说,就叫我不要到处走。我说我不走怎么行,我要买菜,做生意。他又叫我走到哪里都要给他说。我说:“我凭什么要给你说?我连这点自由都没有吗?”他说:“我要对你负责。”我说:“我才为你负责,我要为你生命的永远负责。”

在10月6日晚11点,当地派出所恶警叫我到派出所去有话要问。我说:“你有什么话就说,我不去。”他说:“我判了你所外执行,就要随传随到,你犯了法就要去。”我说:“你们才犯了法,你们执法犯法,你们不但犯了宪法,还犯了天法,天要惩罚你们。”他说不管怎么说,这是法律规定的。我说:“我没犯法,宪法上规定了信仰自由,上访自由,我犯了哪一条?”他说上面规定不准炼法轮功。我说:“到底是某个人的权力大于法,还是宪法高于权力?”恶警说我把他们害惨了,害得他们睡不着觉。我说我几十岁的老太婆怎么把你们害惨了?害你们的是江泽民。他们又叫我去配合他们。我说:“我配合你们作恶呀,配合你们就是在害你们。”这时有4个恶徒闯了进来,抄家,结果什么也没有找到,就又把我抓到了派出所。我发正念,第二天就放我出去了。

11月2日上午家里有几个功友在交流,突然有两个恶警又闯进家里来对我说好久没看见我了。我说你不该来看我。其他功友就发正念,清除恶警背后的邪恶因素。恶警又问其他功友是什么人,我都巧妙地回答了他们,众功友齐发正念,最后恶警没话说就走了。

师父说:“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去掉最后的执著》)。

我体悟到只要我们的心与大法连在一起,在正法中事事都能用法来对照,坚修大法,放下生死,就没有怕的心,在与邪恶较量时,大法就会给我们智慧,邪恶就没有任何空子可钻。

我决心按照师父给我们指引的路走,决不辜负师父对我们的殷切期望,去兑现那千万年前的神圣誓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