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身心证实法,溶于法中


【明慧网2001年12月6日】今天,我搁置手头的一切工作,去到一座园子中散步,我要全面地整理一下自己。

这座园子的特别之处,就是师父在中国传法时曾一度常来此地,故多了无限神圣。园中有三三两两散步的人,怡然自得的表情,看了真令人可怜啊,先天的纯真被后天重重的观念包围以至湮没,就象穿了衣服忘了自己一样,全忘了生命的意义、此生的目的,而生在大法洪传之时,又身在东土,全具语言的便利,对宇宙大法却不动其心,甚或装进了敌意,真是令人痛哭的啊!我自己呢,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没能充份利用这时间,看似投入了全部的时间与精力,然而自己也感到发挥的很不充份。我想他日与师父堂堂正正相见之时,以何面目见师父呢?

怎样才能无愧见师父呢?唯一的路途是勇猛精进。怎样是勇猛精进,我就一定要依此做。

全身心去证实法。然而付出全部的时间精力,对于一个常人也是可做到的。不同在于愈来愈纯净的大法弟子,愈来愈有智慧,愈来愈具慈悲,在向世人证实法的过程中,愈来愈以无私去帮助世人,每一言行愈来愈能够打动人心。

对大法是爱不释手的,每一件事都能够踏踏实实地完成,更能够从中悟道。今天的我决不是昨天的我,今时的我决不是那时的我,每天都有一个新的开端,对外物的依赖愈来愈少,人的一切喜怒哀乐愈来愈不动我心。

以往我投入很多的时间,却要知踏踏实实地提高心性是用理智证实法的必然。如果不是,一定是自己落入人中,看似在证实法却离法愈远。

作为大法弟子的我,全身心去证实法,每时在做现时必须做好的,无论是学法、炼功、讲清真相或其他。自己不能最好地证实法的原因,是自己对每日发生的一切愈来愈失去条理、控制,其实是不能时时在法中的必然了。

平静的大地,虽是冬天,又近黄昏,天空大部却是纯净的蓝色,白云上端挂上了红色,树上的鸟窝看来真是临时的家,安稳吗?一切的世人,忙忙碌碌,回到高楼暖屋,然而是何其短暂匆匆,多少个生与死,他真正的自己又能表露多少?

世上的分分秒秒真是可贵,作为大法弟子,如果不能全身心证实法,溶于法中,最是令人痛惜的,怎能对得起师父?如果对不起师父,一定也对不起所有的生命;如果对得起师父,一定也对得起所有的生命。

以往的遗憾已去,我必做一个正法粒子必做的。师父的无私贯穿天宇,通天彻地,作为弟子,我也要无私地溶于法中。

历史将见证勇猛精进弟子的无私与慈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