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个人体悟


【明慧网2001年11月28日】我在修炼中走的是渐悟,半开放着修,看到了正负两种物质的存在、法轮在旋转、师父的音容笑貌,听到了师父的声音,不断地体悟宇宙不同层次的法理,体验到达到标准的境界的伟大与殊胜,知道“如何去修炼和修炼的存在形式”,坚定地走出来证实法,因不配合邪恶被逼迫得流离失所,而矢志不渝。

我时常想把我的修炼过程写出来,但一直没有动笔,同修们也经常说你应该把它写出来,可我始终没有动笔,直到今天,我才发现我有必要写一点体悟,所以一鼓作气写了出来。

前些天我去同修那里送真相资料,她告诉我她在消业,鼻涕、眼泪一起流,没有耽误做真相,我说:你很伟大,但是你说在消业,这个认识,如果是个人修炼,这个认识不错,可是现在是正法修炼,你从人中走出来了,怎么还能是单纯的消业?所以你要悟到这是邪恶在利用我们剩下的业力迫害大法弟子,要全盘否定它,你真的思想认识上去了,保证身体就会发生变化。

没几天,有两个流离失所的外地同修(是夫妇俩)来我这儿取资料。女同修也提到她因消业,二十几天没有出去做真相,我把我对“消业”还是“邪恶迫害”的认识讲给了他们,她说,我怎么没有想到呢?男同修问了我几个问题,其中一个就是对师父的“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的安排”的问题,我就把在我这个境界以及我境界以下对这个法理的理解,从广义到具体方面详细地说了我的个人体悟。后来又有一同修也谈及身体在消业过关的问题。我觉得这个问题很严重,因为在我周围的同修,不断地因发资料、张贴资料被抓、被关以至被劳教,本来就难,再加上身体不舒服,没有正悟到这是邪恶的破坏,真的阻碍了局部正法的进程。

当我意识到它的严重危害时,我自己开始过关了。胃、心脏开始发作,自我修炼以来从未有过,关节疼痛,停水停食。而且一个声音打进来:你要通过肉体死亡的形式圆满。我马上意识到这是旧势力对我的安排,我决不认可它,要全盘否定它。之后我首先向内找一下自己是不是有对物质身体的执著。回顾自己自七、二二以后三次进京护法,两次被关,第一次我悟到了为真、善、忍的法理,去说句真话不惜坐牢,并做到了宁死不写“悔过书”;第二次我悟到为了宇宙的真理不惜牺牲生命,宁肯一枪打死我,我也不会说不炼功,我达到了这个境界;第三次,我再一次放下生死,用“智慧去证实法”安全返回。而且近一年来,在揭露邪恶,救度世人,讲清真相中,虽然流离失所,却心胸坦荡,自在如意,时刻用“弟子的伟大”鞭策自己,不断地证悟到不同层次的法理,不断地去掉人的观念,这不也是在放下生死吗?对世间没有任何留恋,对物质身体能坦然放下,已经没有了这方面的执著。

当我向内找,发现问题不出在我这儿,那一定是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我心里坚决地说:我不听你的安排。我听我师父的,师父要我们讲清真相,救度世人,我走了,我应该救度的众生怎么办?我应该等待的是“一院奇花春有主”的伟大时刻,所以我要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的安排。当晚我和爱人依然去做真相,虽然我浑身无力。

第二天晚上,张贴和发放资料时就开始腹泻,回到家里,腹泻不止,真的体验着肉体生命在消亡,早上起来照样发正念,邪恶变幻着嘴脸讨好我,都被我识破了,照样销毁它。当我骑车到车站等同修时,我真想坐在地上,可我立即告诫自己:你是大法弟子,是个超常的人,邪恶制约不了你,时刻用正念抵制邪恶的迫害,这样持续了三天。

昨天晚上,我们去郊市农村,用红包的形式把真相材料放到住家的大门里,来回要走16华里还不止,要翻越铁道、走小路,每走一步都很艰难,我心里说:师父请给弟子加持一下,让弟子去救度众生,所以得以顺利返回,来回用了三个小时,回来没有耽误十点发正念。到家后,身体倍感轻松,我用正念否定了邪恶的旧势力对我的安排,所以我把它写出来,我不再在意文章能否发表或发表后会有不同意见,我真的又去了一颗心。当这篇文章成文后,我和爱人又去张贴和发放资料了。路上,我对爱人说:我觉得我的身心发生了质的变化,我真的从人中走出来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