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的一身正气格外耀眼

一次讲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2001年12月7日】我们一行三人约好去偏僻的农村洪法,讲真相。在长途客车上,前排的一中年男子侧着身子一直盯着同修手中的手抄本《洪吟》,还不时的打量着我们。我礼貌的向他示意一下。他立即开口:"借我看看行吗?"。他看后说:“一看你们就是(炼法轮功的)。”我们笑了,接着聊起来。很自然的我们向他讲真相,他只是笑而不语。我们问他的看法,他说,他们单位是搞经济的,很不愿意管这事。曾有一领导负责转化工作,结果反被人家给转化了,不但学起了法,还去北京上访,现被非法关押中。听到此,我与同修不约而同说:“这太引人深思了。”接着我们又讲了许多真相。后得知他是学法律的,我便以咨询的口吻谈起了上访的合法权利以及江泽民政府非法关押、知法犯法的问题,他一直默不作声。一车的人都默默的听着,后排的一男子还小声学我背了一句“大法破迷”。他告诉我们他是某镇的政府官员,这次是去北京出差的归途,临别,我们送他几份真相资料,祝他有个美好的未来。

当时我们并不知道车上有便衣,但同修A一直在发正念,便衣也一直默默的没发言,我们到达一小镇中途换车。同修A去了亲戚家,我与B同修先去找到了一朋友,向他讲真相,然后把大部份资料存放在他那。带了一部份出来,刚送完一个楼门,便衣终于“暴露了”:“你们是干什么的?啥也别说了,我就是和你们坐一个车来的,你们不是三个人吗?我还第一次见到你们这样的,敢在车上就这么谈政府犯法,走吧,找个地方好好说说。”他边说边拿出证件让我看,我说:“不用看证件,我相信你是警察,但公安是专抓坏人的呀,我又……”他蛮横的打断:“你别跟我说这些,就得走。”我说:“我不能跟你走,这地方我又不熟,走迷路怎么办?”他说:“你不熟?这街上的传单是不是你发的?”我惊讶道:“你们这小镇也有传单啊,都是什么内容?”他又连忙否认:“没有,没有传单。”我想:这小镇既已有真相流传,这次主要目的是偏远没有真相的地方,既已暴露,不宜久留。说话间,B同修慢慢往前走,便衣跟在中间,我慢腾腾在后磨:车站在哪呀,我们还得去XX地方呢。他瞅着我的兜子说:“里面是什么?是不是传单?”我使劲握着兜子反问:“你还想翻兜子呀!”他却说:“那你不让,我就翻。”抬眼看,已到了朋友的住处,我对B同修说:“你上去取东西,我在这陪他。”当时具体说什么,也记不清了。不一会,B同修拎着东西,朋友也跟下楼来,一见那便衣,便火了(朋友在当地有些名气),毫不客气的呵斥:“你干什么你!”便衣立在那说些什么,没听清。因刚好前面来了一辆客车,正是通往X府的,我们拦住,迅速跳上车。

我想起,明明我们到客运站问了得知是没有这趟车的,是师父慈悲呵护啊!

我们到达小村时,夜幕已降临,走了一夜,将真相发送了五个大大小小的村庄,淌过了一条河,尽管路弯已有积雪,却并未感到水有多凉。想起师父在看着我们,众神在注视着我们,心中无比幸福、喜悦……想起狱中同修的承受,国外大法弟子的SOS紧急救援,想起还有那么多的生命不了解真相,心里又是沉重、悲壮。不觉中,天亮了,前方出现一条公路,拦住一拉煤车,顺利返回。

邪恶之徒没能同时跟踪A同修,却也给他制造了不少麻烦。跟踪我的便衣通知了什么局里。他们马上召开会议:法轮功秘密打入XX镇。惊慌失措的布置了什么“天罗地网”。参加会议的正好有A同修的亲戚,不明真相的亲戚藏起她的传单,万般阻拦(均未得逞)又盘问:“你们来了多少人?” A同修笑答:“是不是以为来了一个团?”确实可笑,我们只是三位手无寸铁的弱女子,就令他们如此惊慌。

我们是一身正气的大法弟子,我们把真相带到哪里,哪里的邪恶就将灭亡。就如同呵斥便衣的那位朋友所说:“你并不象电视里宣传的法轮功‘患者’,但一眼就能看出你是炼法轮功的。”

是大法弟子的一身正气,在人群中格外耀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