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路上的伴侣,修炼路上的同修


【明慧网2001年11月28日】我和妻相识是在99年7.20之后。

我99年初回国,没多久就发生了4.25,又没多久就是7.20。那时我住在姐姐家,妈妈出差也住在姐姐家。一天,一个功友到姐姐家“聊天”:“我们那有一个小姑娘非常坚定,去了几次天安门,在派出所表现非常坚强,连警察都佩服她。”妈妈心中一动:“没准她是我的儿媳妇。”我依稀有点印象,在年初当地的一次法会上见她上台发言,当时她是小弟子们的辅导员。我说:“行,就是她。”姐姐对功友说:“我弟弟无房、无钱。”妻听了功友的介绍说:“无钱、无房没关系,只要人好就行。”于是功友约了她到我们家来,这是我和妻的第一次见面。

当时妻正在过“情关”,思想业力非常大。后来她说:“那时就怕你给我打电话。当时你根本不符合我找朋友的标准,只因你是大法弟子,我才答应和你见面。”当时妻思想中斗争得非常激烈,有几次是一边背着师父的经文一边来和我“约会”。那时的形势非常紧张,我们见面的次数很少,于是在一个长假期,我们去了海边“旅游”。在那几天里,我们大部份时间是坐在海边谈各自的人生历程、修炼体会,当时的情景真是难以忘怀。回来后,我们决定结婚,亲朋好友不理解,毕竟“谈恋爱”的时间太短了。妻说:“都是一个师父教出来的,人都信得过。我都不怕,你们还担心什么?”是啊,现在常人谈恋爱不都是出自一个私、怕自己吃亏吗?

妻的脾气不好,“远近闻名”,尤其和她妈妈的关系处理不好。她有点象外国人的性格,脾气来了发一通,发完就完了,也不往心里去。为了去掉这个坏毛病,她痛下决心,一点一点地扭转过来。有时妻说:“这个大法力量真大,连我这样的坏脾气都能改变过来。”妻的心眼很好,很能体谅别人的难处,但就因为脾气不好,心眼好也常常受到别人的误解;妻是“一根筋”,认准的路会坚定的走下去。7.20在派出所,警察发现她言出必行,她的钢铁般的意志赢得了警察的尊重,最后只给了她一个“口头警告”处理,并且在以后的日子里,形势一有“风吹草动”,他们就先来“通风报信”。有一段时间突然给我造成一种状态:有一种压力逼迫我放弃修炼,似乎我在和邪恶面对面接触,思想中正在承受之际,突然一个念头冒了出来:“你要放弃了,你老婆都瞧不起你。”我笑了,是啊,我怎么可能被邪恶屈服呢?

结婚后,我住在她们家,成了“倒插门”,户口也随之迁过来。因为她在当地很“有名”,在以后的风风雨雨中,矛头主要集中在她那里,给我留出了一个相对宽松的环境去做大法的事。结婚后妻很快怀孕,头几个月反应比较大,于是就把工作辞了,安心在家呆着,周围的“眼线”经过一段时间观察,向上汇报说:“她现在就在家专心生孩子呢,不会去‘折腾’了。”4.25之后我开始学上网,7.20之后开始学突破网络封锁,并利用便利条件出资料。妻说:“你这是一个资料点,又可和国外学员联系上,很重要。我给自己的定位就是把家里照顾好,周围的环境处理好,保护好你,使你不受干扰的发挥你的作用。”我们这个点的资料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断过。2000年中旬,我看到明慧网上的“当前,向广大人民讲清法轮功真相是每个大法弟子最重要的‘助师世间行’”,又和国外的功友交流了看法,于是马上和妻行动起来,我们买来了信封、邮票、胶水,打印了许多真相资料,开始寄信。那时还不懂如何排版,用三篇纸单面打印一篇文章。当时正值盛夏,我和妻晚上在她妈妈熄灯后(当时她妈妈比较害怕),悄悄起身开始工作,妻挺个大肚子叠材料,小不点儿时不时还踢她一脚。我们先给各大机关部委、外国驻华使馆、高校、宾馆等“敏感”单位寄信,后又给当地工厂寄信。由于行动的比较早,估计这些信件都到达目的地并且有一定反响,尤其在当地工厂,是在7.20一周年之际收到一批信件,厂领导发现一天之内上上下下同时收到真相资料,大惊失色,为此专门开了一个会议,并下了一个红头文件。做这件事情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一两个人的力量是很有限的,于是和功友配合,大家分工协作,开始向周边人民讲清真相。我对师父的“谁也包揽不了大法”《精進要旨》(再去执著)有了更深的理解。

随着讲清真相工作的持续进行,我的显示心里开始膨胀,工作中也不注意方法,生怕别人不知道我这有个资料点,妻为此不知说了我多少次,甚至和我发脾气,每次我都以她的态度不好为由置若罔闻。直到有一天,我去姐姐那,姐姐一见我面就对我说:“你现在得小心了…”并说了一些话,我很吃惊,因为这和妻早上对我说的话一模一样,我才开始重视起来。妻知道了,说:“好啊,你姐说你你就听,我说你你就不听…”事后我做了一个梦:我从一个破烂不堪、朝悬崖开去的火车上跳了下来,钻进了山洞里。

一天,我抱着孩子和妻去商场买东西,一边走一边把口袋里的真相不干胶贴在显眼位置,被一恶人发现,告知售货员,售货员马上打110,片刻,警察拎着冲锋枪冲了进来,看不是刑事犯罪,就转送派出所处理。在去派出所的路上,妻把我口袋里的真相资料掏出放到她口袋里,后又运用智慧转移。警察说:“但凡在你们谁身上搜出‘证据’,马上送去劳教。”当时非法劳教法轮功学员有所谓指标,各地都在凑指标。妻说:“那时只想着你身上不能有材料,你这有网站,要保护你。”后来妻又去那个商场买东西,见到那个售货员。那售货员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2001年初,一个功友通过我这上明慧网发严正声明,被警察再次抓住,在警察的欺骗下,说出了我的姓氏和呼机号。第二天她被放出,马上通知我发生的事。我被迫离家,在外面找地方居住,当时孩子才6个月。为了减少可能出现的危险,我在向单位请了一个月的假后,辞去了工作,全身心的投入正法洪流中来。我国外的老板对我一直念念不忘,他不远万里从美国给我背了一台笔记本电脑,让我在中国给他工作,并付给我薪水,我成了目前在中国最让人羡慕的自由职业者。师父安排的真好!妻说:“你的收入都用在你那里吧,家里不用你管。”她说服了她妈妈,用她妈妈的存款维持生活。

北京申奥成功前夕,邪恶准备对她下手,想把她送进“洗脑班”。事先妻得到了消息,她一方面先稳住它们,一方面和我联系安排出路。我把妻和孩子转移到一所大房子里,这所大房子曾经收留过许多功友,初期也收留过特务和后来的“叛徒”。妻和孩子在这住了两个星期后,由于可能出现的危险,不得不搬离此地,到她的一个和她从小长大的朋友家居住。在常人家居住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妻作通岳母的工作,把岳母接来后,我们在外面找了一个两居室居住。

妻经常向亲朋好友弘法、讲清真相,她说:“我自己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父亲去世后,自己在得法前大出血,生命奄奄一息,看了书得法后五天就下地了,现在自己还生了一个胖儿子。”亲朋好友也说:“看她以前病病怏怏的模样,自己还能生出孩子来,真是奇迹!”妻的讲清真相效果很好,她的一个朋友在深入了解法轮功真相后,主动把自己家中空闲的房子腾出来让我们免费居住,使我们从高昂的房租中解脱出来。妻看到同修写的“一字歌”很受启发:一师一法一亿徒,一生一世一本书,一心一意一条路,一苦一难一叶舟。是啊,我们一定会“坚修大法紧随师 ”(《心自明》)。

孩子一岁了,家中经济也陷入困境。妻说服了母亲,开始找工作上班。岳母年纪比较大,一人带孩子比较吃力,妻就每天早上上班前把一天的饭给准备好,晚上回来把家收拾好。我时不时回家照看一下,妻说:“现在家中已按部就班,妈妈也适应带孩子了,你安心在那边把事情做好,不要惦记家里。”我在家时,妻总让我学干活,她说:“不是真的指望你干什么活,但你的心得到位。”以前我不太会干家务,现在我都会哄孩子睡觉了,在我回老家讲真相时,他们看我一伸手干活还真是那么回事,这也从侧面体现了大法的作用。其实家庭生活中也有许多要修炼的内容。

妻有时也不平衡:“看你们一个个在前线冲锋陷阵,我还在这赚钱、养娃,真希望我也能冲到第一线去。”正法不分前线、后方,每个大法弟子都可以向自己身边的人讲清真相,她的同事问她:“你的皮肤这么好,一定用的是很贵的护肤品吧。”“你今天又把饭都吃完了?没浪费?”这不就开始了么?“作为修炼的人,没有榜样,每个人所走的路都是不同的” (师父经文《路》)妻收集了她们单位的人员名单,我给他们每个人寄了一封信,信同时到达,一位领导先拆开看后,打电话到前台,让其余的信不要发了,刚好这个电话让妻接到了,妻没理他——每个人都有知道真相的权利。妻现在一有空就发正念清除邪恶。

感谢师父的苦心安排,我们是生活路上的伴侣,修炼路上的同修,我们一定“共同精进,前程光明。”(《洪吟》(融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