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时报:法轮大法将面临进一步打压 紧跟被指称为成员的自杀 北京匆忙发布另一自焚事件

Wall Street Journal: Falun Dafa Will Face Further Attacks In Wake of Alleged Member's Suicide Beijing Rushes to Air Report On Another Self-Immolation


【明慧网2001年2月22日】 华尔街时报报导---

北京-经过了周末另一起被指称是团体成员引火自焚的自杀事件后,中国同被禁精神群体法轮大法之间的斗争加剧――但也变得更加令人大惑不解。

据官方报导,25岁的谭一辉星期五中午在首都一住宅区附近点燃自己,之后很快死亡。居民们说看到一个人在官方报导中所说地点自焚,官方电视播放了警察覆盖尸体的镜头。

这位来自南方湖南省的擦鞋匠成了在一个月中第六个被官方指认的自焚的法轮大法追随者。一月下旬,另外五个在天安门广场自焚,包括一个12岁的女孩,其中一人死亡,其他人仍在医院。

官方就谭先生之死立即对法轮功团体进行更多非难。在该团体抗议政府拒绝承认后,中国官方于两年前取缔法轮功。北京随后称其取缔是公正的因为法轮大法是X教,称练习会导致死亡和自杀。之后,成千上万人未经审判被拘留,人权小组说已经有100多人死于警察拘禁,一些人被折磨致死。

自杀事件发生在去年年底政府加剧镇压此团体的运动之后,其中包括利用“转化中心”,通过折磨、罚款、精神施压等方式改造信仰者。除此之外,现居住在美国的团体领袖李洪志写了一些短文通过电子邮件及因特网传递,敦促信仰者继续抗议。

如同其余自焚事件一样,所提供的谭先生的死亡的具体细节反而令人越发感到铲除法轮大法已成为北京的头等大事。

例如,官方媒体非同寻常地快速报导了死亡事件,这意味着,或是死亡事件的发生时间比报导中所说的时间要早,或是这个一贯谨慎的媒体已获上级批准快速推出电子报导和电视传送。例如,晚7点的当地晚间新闻播出了来自谭先生家乡湖南省的一个小城常德的图像报导。晚间新闻的大多数报导需在中午前检审,因此当天节目很少播出同一天的报导,更不用说在中午发生的事件,而且是从中国相当遥远的地方通过卫星传送过来的。

从迅速推出这件新闻看出,北京似乎把国内政治放在首位,甚至冒着损失其国际目标的危险。例如,国际奥委会的一个代表团计划于本周到北京评估北京举办2008年奥运会的可行性。中国已成功地利用单方面自杀报导使许多国民确信镇压是有正当理由的,但是这个信息在国外并不那么成功。人权团体称,自杀更突出了为镇压法轮大法所采用的残酷方式,有些已提出理由称北京不适合主办奥林匹克运动会。

在北京选择发布的消息中,对为什么发生自杀事件也几乎未作任何解释。政府禁止外国媒体,外交人员及人权观察家调查此事件。据新华社报导,政府称谭先生留下了六页的自杀报告,却只公布了其中三段,说谭先生“想放弃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权”,为了成为保护团体创始人李先生的“勇敢的勇士”,并要去“天堂”。

这种表达方式令人困惑,因为几年前就迁居纽约的李先生,极少写“天堂”,或他的弟子是“勇士”。然而在中国当今由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的痛苦阶段,法轮大法已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无依无靠之人。许多人或许没有很好地领会李先生的著作,被政府的运动逼上了绝路而选择了自杀。

法轮大法团体这一方说,听到谭先生的死亡“极度令人伤心和震惊”,但同时说大法的教诲中禁止自杀。尚无法确认谭先生是否修炼人,这个松散管理的团体没有成员名单。

在最近的一次晚餐中,北京的一群秘密活动的法轮大法追随者表示对自焚事件感到惊愕。“这些人不可能是真正的修炼者因为李老师禁止我们自杀。”一名炼功人说,“我们不明白这些人从哪里得到的这个想法。”

研究中国自焚事件的学者也同样困惑不解。加利弗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博士生,詹姆斯.本恩在他的专题论文中写道,“自焚”在中国佛教中发生过,但在过去的1600年中只有300例被记载下来。而且,这一习俗似乎已消声匿迹。然而,最近的几个牺牲者也许听说人们在达到圆满后自发地燃烧等一些流行的故事--或受20世纪90年代韩国示威者的媒体报导的影响,或受越战期间越南和尚引火自焚的影响。

本恩先生说,“我的研究表明在下结论前你需要知道细节,但是这是无法否认的一种非常惊人的死亡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