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法轮大法受益者的心里话

【明慧网2001年2月4日】当我打开影集,欣赏着自己那容光焕发、朝气蓬勃的身影时;当我走在公园与街头,有熟人和朋友向我道一声:“你现在身体真好”时;当我和亲人们和睦相处、感受着温馨和美的生活时,一股暖流便会涌上心头,使我的双眼湿润……影集扉页上的话便是我的心声:来到人世已有四十多年,却才刚品尝到健康的幸福与甘甜。感谢至高无上的法轮大法,带着我走进了生命的春天。

我是个苦命之人,出生不久便被送到乡下祖母处,因缺乏营养而得了奶痨症,病得奄奄一息时,幸得遇上一位土郎中,才保住了我的小命。虽说活了下来,可体弱多病的我,总比别人少一口气。记得小学时曾有同学骂我:“你这个老太婆!”使我知道自己从小就是个黄脸婆。长到十八岁时,我能有力气在一天中拆、洗、缝一条被子就谢天谢地了(当时都是手洗),而人家姑娘一天能轻松地完成三条被子的拆洗缝。连母亲都笑话我不如她这个老太婆。我有青春的岁月,却从未体验过青春的欢乐。我活得好可怜啊!

本指望步入中年后,我会健壮起来。但是好像命中注定,我这一生要多难。十年前我突发高烧两周不退,小便呈酱油色,经诊断系自身免疫功能异化而破坏白细胞,是一种要人命的病。在抢救过程中,医院连发三张病危通知。以后的几年中,每当我感到支撑不住只得到医院时,医生看到化验单就吓得要我立即住院,说晚一步连抢救都来不及的。尽管我活了下来,可这真是一种苟活呀。而不幸的是,七年前我又得了更年期综合症,每次例假都要滴漏两周,对我这贫血之人,虚弱之体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了,病魔将要带走我最后的一点活力……

1994年有一天,这是个让我终身难忘的日子。这天上午我去看妇科门诊。医生见我脸色不好,要我化验。报告出来,白细胞1,200,血色素3.5克,血小板5万,吓得医生原本准备做的取环小手术也不敢为我做了。到了下午,一位朋友来看我,郑重其事地把《中国法轮功(修订本)》一书递到我手中,嘱咐我一定要认真地读一读。于是我捧着法轮功的书坐在电扇底下看了起来。奇怪的是,我一边看一边眼泪鼻涕流个不停,把一条毛巾手帕全打湿了,我还以为是感冒了呢。半夜里我梦见自己病全好了。醒来后想,也许炼法轮功病真会好的。我实在是走投无路了,死马当成活马医,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我决定学炼法轮功。到9月份例假又来了,意外的是三天立刻乾净,而且量也适中,完全正常。我欣喜若狂,要知道为了这月经滴漏我去了多家医院,都说是更年期综合症,很难治,现在却一下子好了。更大的喜讯还在后头。有过了半个月,我原有的尿路感染复发了,症状完全同以前一样。我去医院做了小便和血常规两项化验。结果一出来,再次令我欣喜若狂:小便里不见一个白细胞,根本不是尿路感染。更令人惊奇的是白血球上升到3,600,血色素上升到10克,血小板上升到10万,非常好!要知道我刚化验过,所有的指标都是很吓人的哪。我这才明白,这是炼了法轮功后净化身体的反应。法轮功的神奇法力在我身上得到了证明。我就这样走上了修炼法轮功的道路。

随着炼功的坚持和时间的推移,神奇的法轮大法不断净化着我的身体,同时也在净化着我的心灵,提高我的境界。连我自己也不清楚,不知不觉中我会变得那么好,变得那么宽容和善良。

过去我同婆婆关系极端不和,因为她太封建,说话行事处处都要占先。我上下班路上三、四个小时,她却不肯帮我接送小孩,尽管托儿所近在咫尺。甚至有一次孩子在托儿所因痢疾泻个不停,阿姨上门三次,她都推说小孩母亲不在家而置之不理。气得阿姨事后见到我说:“以后这个老太婆生了病,你不要去管她,太不像话了!”由于此类事太多了,所以我对她充满了怨气,连丈夫春节要多给她10元钱,我也坚决不同意。

现在我变了,不但宽容了这一切,还处处能替老人着想。有一次丈夫从婆婆处回来不高兴,说是婆婆怪我们上个月的生活费没给她,其实已给过了。我对丈夫说:“生气对自己身体不利,婆婆年纪大了犯糊涂,她说没给就没给,重新给她不就得了”。接着我又冒出了一句:“现在物价上涨厉害,150元少了点,以后再加50元,给她200元吧。”丈夫诧异地看着我,不相信这话是我说的。以后我又主动对丈夫提出,婆婆这么大年纪了,一人生活得很不容易,我们只要拿得出,尽量多给她点。于是逐渐加到每月400元。后来,得知婆婆有病,我马上把她接来同住(我们只有一间房)。我每天为她擦身换衣,半夜起来喂水喂饭。她老泪纵横地对我说:“连女儿都没做过的事都让你给做了”。又双手合十地对我说:“你是个真正的修佛之人哪。”

就在婆婆病倒的同时,我母亲又骨折躺倒了,而且是为了带她那宝贝孙子。要在过去,我准会说你心中只有儿子和孙子,那就让他们去管你吧。可我现在是大法修炼者,不能这样处事。尽管我儿子从出生到长大,母亲从未为我缝过一针一线,甚至当我为儿子断奶,乳房胀痛要上医院而求她为我看半天孩子,她也狠心拒绝。这些我统统一笔勾销了。因为大法告诉我们,遇事要想内找,如果别人对自己不好,一定是自己还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够好。我想这就是体现了“善”和“忍”吧。因为要照顾婆婆而无法脱身,于是我马上为母亲请来保姆照顾她。虽然我每月只有几百元的收入,可保姆工资我全包了,且一直付到母亲病好为止。连一直重男轻女、对我有成见的母亲也由衷地说:“谢谢法轮功,谢谢李老师,把我女儿调教得那么好。”

法轮大法使我的身体越来越好,心灵也变得纯净祥和,我希望更多的人能了解这部大法,自己也变得更愿意帮助别人。我曾有缘结识一位打工妹。当她看完我给她的法轮功的书后,立即给我来电,说是决心要跟男友断绝关系。我好纳闷,大法可没叫你不交男朋友啊。事后才知道,那个男友是个有妇之夫。她读了大法的书后,正念出来了,就立即与其断绝关系。她义无反顾地从男友为她租用的煤、卫、电话俱全的房子搬到了廉价的陋屋,自觉自愿地过起了苦日子。法正人心,太伟大了!由于一下子失去了生活的依赖,又没找到合意的工作,她吃了上顿没有下顿。当我得知以后,心想,她要做个堂堂正正的人,我就是借钱也要帮她(当时正逢月底,自己钱包也所剩无几)。我七拼八凑,先后借给她三次钱,第一次500元,第二次100元,第三次150元,并对她说不要放在心上,还得出就还,还不出就不要还了。而当我看到她用借来的钱一次次地买新挎包时,心里就不悦了。这不悦表面上是嫌姑娘图虚荣,实质上自己还是放不下对钱的执著。悟到了这一点,我又提高了层次。于是我仍真心诚意地帮助她,使她明白修炼人找工作不能挑肥拣瘦,哪怕是洗碗、扫大街,只要凭劳动吃饭就是最光荣的道理,接受了一份月薪400元的工作,做到了自食其力。

我的修炼实践使我深切体会到: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纯正、净化自己灵魂的过程。每当我去掉一个肮脏思想或执著之心,提高一个层次,我的身体就能得到一个明显的改善。所以我越修越自觉,越修越积极。丈夫告诉我,甚至连做梦我都在说:谁做得好,我就向谁学习。我是修大法的,你们能做到吗?多年来我就是这样扎扎实实地在修自己,我因此成了有目共睹、众所周知的大法受益者。现在我每天神清气爽,精神饱满,步履轻松。家人说我“从里到外彻头彻尾换了一个人”。丈夫原本是全家公认的壮得象头牛的人,连他都好几次羡慕地对我说:你现在身体比我都好!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大法给了我新生,对我可谓是恩重如山,恩深似海。我却迟迟没有勇气站出来面对世人说一句公道话,真话和心里话。可见修“真”一点不比修“善”和修“忍”容易。因为现在讲真话可能会给自己招来麻烦。我为此感到不安。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不安越来越甚,终于酿成了挡不住的羞愧,心灵深处萌动着的良知使我食不甘味,夜不能寐。今天,我必须说出我的心里话,哪怕为此而舍尽一切。

大陆一个法轮大法受益者 2001年2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