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修炼和我的新生活(译文)

【明慧网1999年10月21日】 我今年26岁。一年前我从妹妹的同学那里得法。当时我对大法还抱着一个批评的态度。用了三个月的时间我才决定试一下。来源于大法的力量,一直让我想着大法,我已经忘不掉他了。

可能我不相信的原因是我不敢想象在我的人生道路上能遇到象大法这么好的事情。在我的一生中,当我在寻找人生的意义和本质时,曾有过许多不好的经历。要是一本书和五套功法就能让人开功开悟的话,好象对我太简单了。

当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我很喜欢晚上一个人出去。独自坐在黑暗里,心里面感到一种强烈的渴望和疼痛。我想去一个地方,可我不知道那个地方在哪儿。整个世界对我来说是那么肤浅而又充满矛盾。本来在内心深处,我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所以我一直是比较理智的。但是社会却不是这样。一方面我想做一个勤劳、文明、简朴的人,不想炫示自己,也不看重物质享受;但另一面我又总好和别人比。他们有什么,我也想有;他们能干什么,我也得能干。这样我开始了对个人利益和地位的追求。我想在学校中当最好的学生。可这到一定时候却又不能再满足我了,后来我又想有许多朋友和得到大家的欢迎、喜爱。当这一切都不能达到我的要求时,我就想去经历一些事情,积攒一些经验,在这个世界上闯荡一番。我生活在忐忑不安当中,总是不能感到我对自己的满足。我精疲力尽,不知该怎样生活了,最后到了开始吸毒的程度。起初我的家人和那时的朋友还很担心我和我的前途,但渐渐的他们也不再关心我了,我们失去了彼此的联系。

自从得法后,我不再感到那种不安和茫然的痛苦,变得安分和平静多了。我现在在上大学,将来想当特种学校的老师。这件事对我很重要。因为我看到了它的意义所在。这是我在这世界上的责任。我一定要走我的路,不让任何事情挡住我的修炼。我找到了能回答我所有问题、能给我力量以度过磨难和情扰的大法。当碰到困难和问题的时候,也不需为此感到难过。我知道怎样去对待他们,也知道他们能帮我还掉以前所做过的错事。所有的一切都变得在一瞬间那么轻松、简单、自然。我再也无须去追逐象幸运、健康、知识、爱这样的东西了。能得到真正的幸福,我所需要的一切都在《转法轮》里。命中有的,我会得到,无须求索,无求而自得。

在大学中我积极多了,也不去找最容易的路走,而是做我感兴趣的和对学习重要的事。我想做好我的工作,还感到已经对我自己比以前满意多了。如果我和其他人一起完成一项工作时,不会那么没耐性,只顾着坚持自己的意见。工作时甚至于不需要放弃自己的兴趣,我总会得到机会提出自己的意见和想法。我现在可以做到更好的听取别人的意见,更好的合作。我感到自己渐渐地生出了善、忍之心。

感谢大法使我的家庭状况也发生了变化。以前我的妹妹、弟弟、父母和我在汉堡不同地区分散居住。除妹妹外,我和其他人很少见面,每人过自己的生活。这主要是因为我和我的父亲有很大矛盾,我们彼此无法沟通,总是吵架。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把我撵出家门,不要我这女儿了。我受不了这些,所以就不去见他。奇怪的是,妹妹和他就没有这个问题。不想刨根问底的问问自己这是为什么,我就把他的愤怒推到他过去得的精神病上。我把家里其他人揽到我的一边,以至于当我需要什么时,就以自己的意愿为主去做成。

自从我修炼法轮大法后,我们的关系完全改变了。我现在把承受他的吵闹当成提高心性的好机会,反而再吵不起来。我第一次觉得我把他当作一个实在的人看待,再也不想他的精神病了。要是他还会有时冲我大怒,我也比以前更容易保持冷静。我发觉了他的担忧、惧怕和痛苦。我们的关系已经好到了他请我搬回家住的地步了。一开始我心里有点不稳,因我怕失去自主能力,又依赖于别人。可最后我还是搬回去了。这件事一定不是偶然发生的。我把它当作在自己修炼道路上前进的好机会。而且这样一来就不需要给他们经济上增加额外负担,再说我也喜欢跟他们一起住。当我把这件事和我的决定告诉弟弟时,他马上理解了我的意思,因此说,让妹妹搬到他那儿去,会更好些。这对我们大家都是最好的。我们都可以在附近住,妹妹上学也不需要那么远了。大家都觉得很感动。我弟弟平时无论如何也不会要我的妹妹在他身边,他的自由对他来说是最重要的。这期间我们两个都搬了家。这对我们一家来说都减少了负担。我妹妹可以照料弟弟的房子,而且我们能帮助妈妈料理家务。我们大多在父母家一起吃饭,要是时间来得及也一起炼功或学法。这样是比以前轻松,虽然有日常的摩擦,但我们大家都很幸福。我的爸爸第一次在他的一生中活得舒畅、愉快,也为他又找到了他的孩子们而高兴。但是他是我们中唯一一个不修炼的人,但也没有关系。因为他信任我们,也让我们继续修炼,这表明了法轮功对他产生了多么好的影响。

德国学员
(1999年7月于德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