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在印度(图)--班加罗洪法行(二)


【明慧网2001年2月5日】从班加罗洪法回来几天后,我给当地的学员C打电话,了解她们的炼功情况,她激动地说:“我们在自己组织炼功,看书。我不愿意停下来。我先生的妹妹也来学了,她忽然感兴趣了。另外,电视台也播放了正面介绍法轮功的节目,所以有不少人打电话询问。”听着她热烈的话语,我感到了再次去那里与新老学员接触的必要性。

春节(华人新年)前,一位功友先去班加罗两天与参加上次九天班的一些学员座谈、炼功,看到她们的精神和身体状态都非常好。这位功友得知我们会利用新年假期再次前往时,和我们一起制定了洪法的计划:三天早晨在公园炼功,白天在酒店会议厅共办五个介绍班。在当地朋友的帮助下为我们订好了酒店会议厅以便办介绍班,并申请了在一个大公园炼功时悬挂横幅,新版的含有印度三个城市联系人的大法简介也开印了。当地的英语和印地语的报纸也同意尽快发布我们即将在春节期间去班加罗市办介绍班的消息。准备工作在紧张地进行,我们准备了不同版本的简介,简报,英语介绍性VCD和炼功带,资料架,工具,气球等等。与我同行的H把两个三岁和一岁的孩子留给了先生,放弃了新年假期,让我感动。

大年初一的夜里,我和H一行两人飞到了班市,第二天清早前往库班公园,按照计划开始了第一项洪法活动---清晨公园炼功教功。几位印度朋友早已等候在那里,指给我们看刚刚挂好的英语和印地语的黄色大法横幅。我们把简介和图片摆放好,仍旧是一人听音乐炼功,一人发简介和解答问题。早晨锻炼和散步的人们一批批地走过来要简介问问题,还有其它晨炼小组的人被我们吸引过来,我们顺势向他们宣布五个介绍班的时间地点,欢迎他们来参加。我也与上次结识的‘老’学员联系上了,他们兴奋地欢迎我们的再次来到,并说他们会到酒店的介绍班来帮忙。回到酒店,我们看到了当天的报纸,法轮大法介绍班的短新闻确实登出来了,可是我们觉得篇幅太少了,位置也不显眼,而且报社说只能登一次,我和H有点失望:那明天和后天的介绍班有人来吗?我们商定:不要抱太大希望,只要有一个人来也要认真地办完。

回到酒店就去会议厅进行布置。我们在正面和侧面的墙上挂了两个金黄色的法轮大法横幅,入口处的台子上摆好了各种简介、年历片和一份份西人学员心得体会稿,二十多张世界各地学员炼功图片挂了起来,师父教功的动作图解贴在正面的墙上,五颜六色的大法气球高高低低地分插好,同时播放普度音乐。简陋的小会议室一下子充满了大法庄严而祥和的气氛。开始前半小时就陆续来人了,我们向每位来宾分发了简介和心得体会,请他们看图片,并开始播放‘真实的故事’中各国学员谈体会的片断。这期间,我们的热线手机响个不停,全是看了早上的报纸而打来询问介绍班情况的,当得知我们是义务教功不收费时对方全都惊讶又欣喜。正在我们忙着接听电话,与来宾谈话时,上次结识的‘老’学员C、S等四五人来了,我们热情地拥抱问候,他们说自我们走后一直炼功看书感觉非常好,有许多问题要问,也有许多感受要和我们分享。

十一点,第一个介绍班准时开始。共有来客二十人。我和H先用英语介绍了大家最关心的问题:什么是法轮功?法轮功的特点和功效?法轮功在世界各地的洪传情况。我们为什么义务教功?我们个人的体会是什么?看书学法理比炼动作还要重要等。然后,我请C和S上台来简单讲讲他们修炼三个星期的体会,他们只是简单而朴实地说:“我感觉非常好,我愿意一直这样炼下去。”听众们认真而微笑地听着、看着。之后,我们播放了美国学员制作的八分钟的介绍法轮大法的VCD,然后是师父的教功VCD,最后,教授功法,回答问题。自始之终,二十多位来宾全神贯注地看着电视节目,然后站起来认真地学炼动作。让我吃惊的是:C、S等几位老学员自觉地或站在前面演示功法,或在行列中走来走去,纠正新学员的动作,那情景和我在国内及新加坡参加的教功班是何等相似。要知道,他们仅先得法三个星期呀。很快地,两个小时过去了,C、S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留给了感兴趣的来参加者,我们鼓励他们参加当地的炼功小组,去书店购买英语书籍,并欢迎他们再来参加介绍班。

介绍班就这样在当地学员的配合下顺利地一个又一个地进行着,酒店的服务人员也给予我们支持,耐心地帮我们调试录相机,电视机及音响系统。虽然条件简陋,但一切都很顺利。第一天的晚上班,来了三十人;第二天的早上十一点班,二十五人,晚上:四十人,小会议厅挤得满满的。每次都是开始前半个小时就有人来,静静地看资料,提问题,等待节目开始。炼功过程中,大多数人感到了能量在体内流动,热,轻松美妙,有的人感到了法轮在旋转净化身体不适的地方。大家都是又惊又喜地向我们述说着感受,问题一个接着一个,有的人已从书店买到了书,更多的人询问买书和磁带及每日炼功的地点。有不少人参加介绍班两次甚至三次,同时早起到公园去学炼,以便把动作炼得标准一些。由于参加介绍班的人把这个消息传给亲朋好友,打电话询问和到公园找我们的人越来越多。通常早晨在公园我们还没到就已经有人等在那里了,天天都有二三十人与H一起炼功,旁边围着几十人观看,我在一旁用不着发简介,只不过是递给行人,并回答问题,因为许多人会有礼貌地主动拿起各种资料细心地阅读,并打听在哪里可以参加班,我们何时会再来。我看着这些不同肤色和种族的人们,为他们终于得闻大法而感到高兴,也为那些尚不知大法的人感到惋惜,有这么多善良的人们还在等待呀。

第三天,也就是最后一天,酒店的小会议厅被人租用,我们只得搬到宴会厅去,宴会厅的面积要大两倍多,我们重新布置,心里嘀咕着:最后 一天了,报纸新闻早过了,搬到这么大的地方,仓促地布置,能有几个人来呀?没想到,时间还早,就已经来了二十来人,我连忙请服务员加多椅子,最后居然来了七十人,站起炼功时大厅满满登登的呢!我和H笑着在心里感谢师父的安排。办班过程中,一个小女孩跑来叫我,原来是上次主动向同学介绍大法的妮达!我高兴地拉住她的手,她说:“我天天都炼功,也看书。”后来我请她和另外三个学员上台讲体会,妮达严肃和稚气的话语让在场的七十人不禁笑了起来,她的意思就是:“法轮大法好,我天天都在炼。”C的先生的妹妹开始修炼才不到两周,动作非常到位,天天都来帮助教功,‘法轮功’一书看完了,现在在抓紧看‘转法轮’,她激动地说:炼功使她感到更平和安祥,“你们一定要看书!”S说大法的功法让她感到了她在其它许多功法中未曾感受到的美妙。几位本地学员的真实体会获得了听众热烈的掌声。大法在班加罗洪传仅仅一个月,第一批学员迅速的进步和他们认真投入的态度令人惊讶和振奋。

介绍班结束了。在来宾名册上,我们从地址中了解到参加的人来自各个阶层:从医学硕士,经理,气功爱好者,职业女性到家庭主妇。 我们看到了这样的留言:“这个介绍班非常有帮助;”“非常好”,“我愿意帮助你们向更多的人介绍”等。有一位老太太还把自制的点心带来,非要我们尝一尝,以表感谢。

离开班加罗,又从电话中得知了已有三十多个参加了介绍班的人在和第一批学员一起炼功。我们还听说,在介绍班中其实有几个没有透露身份的记者在场,他们通过观察对我们的功法非常感兴趣,希望下次可以采访。如何让大法更顺利地在班市洪传是我们有待努力的。

四年前,国内的功友自费前往俄罗斯洪扬大法,他们许多人花掉了自己一生的积蓄,带着电视录相机等一切资料坐飞机转火车完成了动人的洪法行。那时候的我除了敬佩别无他感。我觉得到国外去洪法离我太远了。前一阵,我在网上读到了瑞典等其他国家的功友在印度洪法的经过,我又开始佩服他们了。紧接着,我问自己:你做了什么呢?你应该做什么呢?当你在有条件,有时间的时候,是不是每次都能够毫不犹豫地跨出那一步呢?

两次印度洪法行,也是我个人修炼的一部分,在其中我发现了自己的一些执著心,找到了自己与新老学员的差距,更感到了作为大法弟子的责任。我们用手提着大法资料跑到了千里之外的异国,用外语洪扬大法,我们在说,在炼,在做,是师父和大法给了我们如此宝贵的机会来洪法证实法,师父的慈悲把大法带给了又一个城市的善良的人民。每当介绍班上的电视中出现了不同种族的人们在炼功时,我的心里都会涌起神圣的喜悦和激动。尽管我已经看过许多次了,我还会静静地和印度朋友再看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