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印度布拉盖提.麦登的德里书展洪法

2000年8月12-22日

【明慧网2000年9月13日】 2000年9月4日

我们是美国法轮功学员,正在印度德里洪法。现在,印度越来越多的人们逐渐知道了法轮功,洪法的机会也越来越多。

我们的洪法活动之一是参加一年一度的德里书展。为使更多有缘人得法,我们与一位知名顺势疗法书籍的出版人一起参展。此次书展展期是从今年8月12日至20日。许多人评价说,每年的展会都基本相同。而今年唯一新鲜的事物就是法轮功。

书展开始的这一天,我们在柜台上挂起法轮大法海报,然后开始发传单。一小时之后,一位实用能量疗法的推销员开始在我们旁边摆起铺位。当然,此非偶然。

随著书展的逐日进行,我们注意到她摆书的方式与我们越来越相似。她似乎变的很有冲劲,越来越占地盘。有时,当我们与询问者谈话时,她会打断谈话,将客人吸引到自己这里来……“请问,你知道xx事情吗?请写下您的姓名和地址!”我们保持冷静,面带更多的微笑。有时,她甚至会坐在或站在法轮功海报前面。我们并不介意她为自己和自己的书籍多占地盘。而是更靠近行人站着发放传单。她很快也学起我们的做法。

我们意识到她劝了多少人在她的留名簿上签名一点也不重要。大法是最有力量的。我们只要能发出正面印有“真善忍”三字,背面印有“希望所有人都了解法轮功的美德”的传单,以使更多的人知道中国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就行了。当隔壁的推销员使尽招数仍无法劝说人们信她时,也常有沉默不言的时候。到最后一天,她似乎耗尽了力气……,她坐在墙角的椅子上,不象前几天那样使劲招呼人们。书展结束前,她走过来,坐在我们的椅子上。问如果炼法轮功是否能给她更多的精力,是否要每天炼。

第一天书展,我们带去了约300份法轮功传单,当天就发完了。我们又印了500份准备第二日发。结果还是不够。我们中的一人只好去再印。还打电话让一位新学员再送些传单来。当他到达时,那位能量疗法的推销员递给他一份业务通讯,要他在联系簿上签名。他接过业务通讯,也签了名。但是他说,“你知道吗,我以前也炼过瑜伽和xxx,但是自从我炼了法轮功,我的血压下降了……,我找到了内心的平静和力量……,我在今后要一直炼法轮功。”至最后一日,我们已经发出去了约5000份传单。

一位绅士对我们的功法不收费很感动,想在书展之后约我们会面。另一个人说:“法轮功真的到印度了吗?”还有一个人说他自己在三年前已经听说法轮功,但是只能从网站上印下资料。还有几个人问是否能购买一套法轮功海报。

在书展期间,许多人登记参加录像讲座,并询问何时<<法轮功>>和<<转法轮>>的书能够在印度买到。人们还从印度不同的地区打来电话,询问有关书的事情。出版商最初曾通知我们书展时书会印好,实际上却未能如愿,因此我们计划到出版社看一下印刷情况。在我们访问时,出版商问及将此书翻译成印度文的事。我们于是给他看了法轮功传单。读过之后,他跟我们说,他会来参加早晨的炼功。

也有一些人是从一本16页的小册子上得知的法轮功,这本小册子是通过印度一份主要的新时代杂志,作为一份礼物发放给此杂志的两万名订阅者的。这件事是怎么发生的呢?我们曾约见出版商商谈在印度印书的问题,可是会谈时间好像是毫无必要的被推迟,一星期之后,我们终于见到了他。令人惊喜地是,当时他正与一位新时代杂志的销售主任会面,并邀请他一起参加同我们的面谈。在谈话过程中,这位出版商决定免费印刷小册子,作为礼物发给订阅人,为公司作广告。正如事情总是安排好的一样,法轮功成为该杂志八月份的专题报导,而伴随的小册子也被发送到了全印度。

周日傍晚在印度门的炼功

我们来到人流众多的印度门进行炼功活动。这是德里的家庭晚上散步和欣赏夏夜的地方。我们得知,每天有上万人到这里来。当我们到达时,看到孩子们在喷泉处玩球,家庭成员们在野餐。我们自然就开始向公园里的人们发传单。但是,没过多久,一些看似是旅游者的男人走近我们,手里拿着棍子。我们也给了他们传单。他们倒也不是特别刻薄,但是我们不明白他们的语言。我们将这件事领会为不让我们继续在公园里发传单。于是决定停止发传单,转而炼半小时的动功。炼了一会之后,我们感到没有风了。我们听到周围有些动静 -- 有笑声和吹口哨的声音,而且有人在说“法轮功!”四套功法炼习结束之后,一睁眼,发现我们被约100个男人和男孩所围住。当我们席地打坐时,我们不得不要求他们腾出些地方来。警察来了两次,驱散看我们炼功的人群。炼功之后,一位新学员告诉我们,引来了这么多人围观,他有些担心。他在炼动功时,感到气闷,警察来驱散人群时,他挺高兴。他知道法轮功是好的,愿意用印度语告诉人们他的经历和感想。

就在我们与公园里的人们交谈时,几个人走近我们说,“布拉盖提。麦登?”他们认出我们是参加书展的人。有一个学生想学功法炼习,他次日要回家乡。他学了动功。那位新学员帮助解释了关于书的事情,并交换了联系电话。在没人为我们翻译的时候,我们就给他们看法轮功宣传单,并对他们说,“Sachaie,Daya Drishiti and SahanShakt (真,善,忍)”。他们非常认真地听着,我们留意到他们点着头答到,“Acha(好)”……。不断有印度各地发来的电子邮件,信件和电话,询问法轮功的事情,特别是德里。就此,我们决定在德里多停留一段时间以帮助新学员开创一个修炼环境。我们不断接到很多热情诚挚的邀请,让我们到印度其他地区访问。这回,我们只能收集一下他们的联络资料以便通知他们即将在他们的地区或城市开展的法轮大法活动。我们邀请更多的大法学员加入我们在印度的洪法活动。

(印度洪法小组, 2000年8月)
(2000年9月12日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