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碧是透明的,喝雪碧的「自焚未遂」者的心却不是

【明慧网2001年2月6日】 【人民报消息】2001年1月23日(农历除夕)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中“自焚未遂”的刘葆荣,是一个值得推敲的人物。

其人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根据记者报道,在自焚现场,刘葆荣张嘴猛喝几口雪碧,并将液体洒遍全身,疯狂高喊:“让我‘升天’,让我‘升天’!”自焚事发后又说:“按照‘大法’说的,达到一定境界,圆满升天时烟应该是白的,一瞬间就达到了,元神走了,肉身留下,变成舍利子。可她们烧的时候全是黑烟。没想到会那样!”。

刘葆荣“痴迷”程度显然是无以复加。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言行似乎是有意抹黑法轮功

然而其后数日内刘葆荣翻然悔悟并反戈一击,其“理智”又是自焚诸人中最为彻底者。

关于刘思影,刘葆荣说道:“这个孩子很机灵,都是她妈教的。她妈很痴迷,她也很痴迷。她妈害了她,……”反观自焚事件前,当女大学生陈果担心自焚“会不会疼”时的刘葆荣的教训:“神要先出来,不能有常人的想法。”不禁令人心惊胆寒。

刘葆荣不但是自焚时唯一“张嘴猛喝”雪碧罐中液体者,而且,提议采用雪碧瓶浇灌引燃的,也正是此人。

原来的计划是,将塑料袋装汽油捆于腰部,手由衣兜里割破塑料袋并点燃。经过数次试验发现,包装了3层的塑料袋仍有渗油现象。于是“为了保险起见”,刘葆荣建议改用1.25升的雪碧饮料塑料瓶装汽油。她解释说,雪碧的颜色与汽油相近,不易被发现。

刘葆荣关于雪碧的颜色的说法显然是指与可口可乐或百事可乐相比。其此时的“理智”再一次令人心惊胆寒。

为什么这么说?塑料袋装汽油捆于腰部,割破引燃也只是灼烧腰部以下。而以1.25升的雪碧饮料塑料瓶从头浇灌,其猛烈极大面积程度那就很不一样了。

提出了这样的主意的刘葆荣,也正是由自焚现场全身而退的两人之一。

雪碧饮料塑料瓶的建议,牢牢地将刘葆荣绑在了具体策划者的席位上,而不单单是简单的知内情并附和参与者了。这是第三次令人心惊胆寒了。

雪碧是透明的,喝雪碧的人的那颗心却不是。

我们是否可以肯定地说,刘葆荣将被授予「江泽民功勋演员」奖章。但愿「兔死狗烹」的悲剧不会落到她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