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龙网:是谁惧怕法轮功?(第四节)

Salon: Who's afraid of Falun Gong

【明慧网2001年2月8日】 (续)--警察应召而来,殴打并逮捕了来见编辑的修炼者们。结果,法轮功修炼者受到了伤害。他们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做得不对。他们不过是想得到公正的报导。

在中国,实行一种制度叫“上访”。如果你感到你被政府虐待了,你就可以上访。有人会听你的诉说,然后努力解决问题。法轮功修炼者想要抗议的是警察和编辑的粗暴行为。但是天津官员说:如果你想抗议此事,就去北京。因此,他们就去了国家领导人的上访办公室。他们既是抗议也是呼吁官方的承认。

他们不是反对政府。他们反对的是政府和警察的错误处理。法轮功通过网络、BB机和手机将此事通知了大家,从而唤来了一大批人。

问:「华尔街日报」12月份报导,全国至少有77名法轮大法成员已经死于拘押。其中百分之十五的人是死于潍坊市,中国官员命令地方政府进行镇压--如果发现潍坊地区的法轮大法成员在北京抗议,甚至要对地方当局施以罚款。日报说,这些死亡是官方运用古代帝王统治手段的结果,即向地方政府施压来实现中央统治。

答:法轮功称,死亡数字远远超过了一百人。还有一些报导说,如果你是一个小村庄的警察,而你的村子里有人上北京上诉,那么你就要对此负责。为了铲除各地的法轮功,地方政府官员被施以很大的压力。压迫是他们的方法之一。

问:中国政府用了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镇压了1989年的民运。而自从此宗教团体被禁以后,法轮功的抗议已经持续了将近两年。是什么令法轮功成为如此有韧性的团体。

答:你是说他是如何生存下来的?这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人们真是信仰他。他们全身心投入这个信仰,就象我当初致力于民权运动一样,警察殴打和杀害民权领袖。然而他们没能阻止住这个运动--滥施权力只能巩固它的力量。如今,在中国,反对政府镇压的义愤和愿望更加强烈。许多党员也不支持利用镇压来争取人们对他的支持的江XX。

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50年历史中是持续最长的反抗。人们真地相信他们是被冤枉的,他们受到了虐待。五万人已经被拘留。数千人被关进精神病院,还有许多人被关押在劳改营。对他们其中一些人的审判已经成了笑话--他们被判处长期徒刑,却没有权利为自己辩护,违反了中国宪法和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

多数美国媒体人士将法轮功视为被控制的教派,他们似乎更想从受控的角度去揭示,却忽略了此团体所面临的人权侵犯。--只有「华尔街日报」做得非常好。

所有这一切都是发生在我们与中国的贸易来往变得越来越重要的时候。而媒体可能走偏了,因为有很多公司的人们想要整个事件消失。出现了很多雄辨之辞,但是没有多少是谈论中国政府对法轮功的行动的。

「纽约时报」称我的书持的是“盲目乐观的”观点。但是我努力想做的就是揭示法轮功而不是谴责他;这使一些人感到不舒服。我不是修炼者,但是我被他深深地吸引。在社会中,常常是很小的事情引起大的变革。观念会带来强大的后果,而且常常是宗教和精神思想驱动社会变革--比如,看看南非的戴斯蒙德.图图大主教或者小马丁.路德.金。这些运动有着宗教的构成要素,但是他们最开始并未被视为政治运动。以后才是。

问:你认为法轮功最吸引人的地方是什么?为什么他吸引了这么多穿运动鞋的退休者?

我视法轮功为反实利主义的反应,而非反共产主义。法轮功的价值观真、善、忍以及寻求成为更好的人的目标是吸引人的……

问:作为一个抗议的运动,如何将法轮功的抗议者与1989年学生运动作比较?

有几个非常不同的特点。首先,法轮功比学生运动更深地植根于中国社会各个阶层。但是,更重要的是,比起学生运动,似乎有更多的人投入到法轮功中来。他还有一种抵抗的能力以及坚持抵抗的勇气,这点,我们在学生运动中没有见到。

(全文完)

本文译自:http://www.salon.com/news/feature/2001/02/02/falun_gong/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