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并不特殊的故事

佛罗里达西文法会发言稿

【明慧网2001年3月11日】I. 引言

我是罗达通(Lo Th. Ton),1998年6月开始修炼法轮功。我现居北卡州都汉(Durham)市,是杜克(Duke)大学的一名程序分析员。在我1975年从越南移民到美国之前,我在南越从事外交工作。

寻找新的道路

全家刚定居美国的时候,我们为生存而努力奋斗,却在常人社会中越陷越深。 当时我感到失去祖国后的政治避难生活是一种不折不扣的监狱生活。

为了走出迷津,我试图坚定地用佛教作为指导。但是不管我怎么努力地学习和修炼,都没能找到我对人生基本问题的答案。当我知道释迦牟尼佛已经给了有关末法时期的警告时,我就更悲观和怀疑了。按照佛经的说法,在末法时期,和尚连自己都度不了,更不用说度人了。许多门派之间按照自己的错误理解而相互争斗,不顾佛的基本教导。随后,我又学了许多其它的修炼方法,包括高台教、瑜伽等等,但毫无用处,因为人们只是从外部寻求帮助,或祈祷奇迹,或治病。我似乎毫无止境地寻找着新的道路,而宇宙的真理仍然是个迷。我在各种各样的苦难中受着折磨。

然而,我没有放弃。我对自己说:“我还没有寻到头呢“。幸运的是, 在我非常迷茫的时候,我得到了师父的《转法轮》。那是我的儿子给我的礼物,那本书为我打开新的视野。我立刻悟到了这个法,就象”论语“一开始所说,“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我悟到了我必须放弃常人的一切执著,所有顽固的思想,它们曾经在我走向觉悟的道路上给我带来各种困难和障碍。如果不放弃常人的执著和想法,我将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所以,我决定从本质上改变:放弃所有旧的修炼方法,包括我的佛教信仰,西方哲学知识,对现代科学技术的崇拜和喜爱,对常人社会物质生活的欲望等等。有了这些心灵的改变,我第一次全心投入地通读了一遍《转法轮》,并开始在儿子的帮助下炼功--我儿子也是大法弟子。然后在98年11月,我参加了9天讲法班,并成为一个快乐的大法弟子。这就是我为什么及怎样开始修炼法轮功的。

II. 修炼体会

现在我谈一下我作为法轮功修炼者的经验和体会。坦率地说, 我没有特殊的故事,只是谈一谈我在修炼过程中的最新进展。

投入《转法轮》,走出精神迷茫

在我参加9天讲法班的前几个月,我在家中自我修炼时,感受到魔的干扰。我的肩关节肌腱套疼痛非常严重,以至于我的医生要我停止工作四个月以准备动大手术。我的思想被许多奇怪的信息干扰着,有时,无名的恐惧还带来严重的状态。我相信有什么东西在干扰我的修炼,我和儿子谈了这个问题。他建议我再读一遍李老师的书,并带我去炼功点炼功,然后,他帮助我报名参加下个月的讲法班。

讲法班结束以后,有了清晰的思想和坚定的学法信念,我发现身体上和心理上的状态都有了改善。在晚间炼功中,双盘打坐时,我能感到能量在我的肩膀里流动,消除我的疼痛。过去非常沉重的腿也觉得越来越轻…。多年来模糊的视力也变得越来越好。过去疼痛出血的上下牙齿、牙龈也变得越来越牢固和健康。炼法轮功以前,我每年冬天都患严重的流感,即使事先注射预防针也没有用。所以,对我来说,冬天是一个悲惨的季节。但是修炼以后,我再也没有得过流感,一年四季,我都感到精力更加旺盛。因为身体健康的改善,我不再看医生了,取消了等待中的肩膀手术和眼科检查。我也停止了吃药,并中止了牙科医疗保险。

精神的改善也很显著。家里环境轻松了。家庭成员之间的交流也改善了。我的妻子和女儿也欣然修炼了,再加上儿子和炼功点的同修,这使我家变得更象一个修炼环境。我也很高兴做证实大法的事情。去年圣诞节前几个星期,我的儿子给了我一个网络邮件,因是用越南文写的,他读不懂。这是个不修炼的越南人在攻击大法,我相信他能通过网络邮件得到大法资料。他不仅不相信师父的教导,而且还批评我放弃佛教以换取法轮和天目。尽管他知道许多越南人在修炼,我也向他解释和澄清,但他继续发送许多批评的网络邮件。许多朋友甚至提议建立一个公共论坛以讨论他提出的任何问题。然而,我想我们不应该不恰当地去对待一个思想固执的非修炼人,并认识到是他的业力控制了他,因而我决定停止与他争论。我以特别的耐心和谨慎去对待他,让他认真地通读《转法轮》。同时,我给他发送了当地的报纸,上面有关于北卡州都汉市(Durham)法轮大法日的报导,包括对师父的褒奖,和许多对公众有正面影响的好文章。令人惊奇的是他变得沉默了,不再制造麻烦了,我相信法的力量已经克制了他的魔性,希望他能觉悟并成为修炼者。

法轮大法挽救了生命

就在我参加讲法班的第一天,大法的威力给了我鼓舞和力量。那是一次汽车事件,在那次事件中,我差点撞死一条人命。那是晚上七点十五分,在我开车前往讲法班的路上。我看见一辆警车停在离我家几个街区远的路右边。因为我在冬天的晚上视力不好,从远处我看不清那个警察正站在黄线边指挥车辆。当我冲到很近,大约10至12英寸时,我的车突然停在那个警察面前,他盯着我,而我正泰然自若地坐在驾驶位上,我的脚在刹车上。令人吃惊的是那个警察礼貌地让我开车通过。什么也没有发生。我离开那地方,安全准时地到达讲法班。“谢谢上帝”,我对自己说,“我避免了一场车祸”。老实说,我不能理解为什么以及如何我的脚会在车马上要撞上警察前一瞬间放在刹车上。我只能说这是一个奇迹。

通过心性关

我的工作环境有了很大的改善:多年来,我一直在为平等的机会和免受歧视而无效地斗争着。我越争斗,就越有麻烦。我每次都为矛盾解决的方式而心烦,我也总是抱怨人们欺负我,抱怨他们想方设法掩盖他们自己的错误。我感到每次冲突都是以我为受害者而告终。诸如此类的不愉快事情年复一年地继续着,直到我读了《转法轮》,明白了“不失不得”的原理如何起作用。我知道我必须改变自己并停止抱怨别人。我要先向内去找冲突的原因,并接受损失,因为“失”意味着消业和转业为“德”,德使“失”变成“得”。随着态度的更新,我的显著变化表现为非常的耐心和宽容。令我吃惊的是同事们的态度也变了。结果,我在工作中平和多于烦恼。我要感谢那些给我机会提高心性的人,我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现在我对工作更有信心了。能在矛盾中平静下来并能把矛盾解决得更好。甚至连最爱挑衅的同事也成了我的朋友。那些过去不愿听我介绍大法的同事现在也来听了,特别是在法轮功进入“活着为了生命”(杜克大学雇员的一个保健项目) 之后。

邻里间的考验

当我进入第一年的修炼以后,我遇到许多邻里之间的麻烦。第一件事情发生在一个修理工的前院,他家离我家3个街区。当我与他争论他糟糕的修理工作时,他意识到并承认是他的错,但他还是把割草机推向我的脚,使我向后倒下。我不仅没有还手,还和悦地向他解释,要他完成修理以使我能够使用这部机器割草,我还告诉他我会支付另加的工作,然后我就离开了。后来为这件事,我与他的妻子联系,她说她丈夫当时心情不好并为他的行为向我道歉。第二件事情是一个住在我家另一边的人来要求我把我小儿子的车子卖给他,我的小儿子已经搬到其它州并在那工作。我同意卖给他。在他同意付1000美金买车后,他说他没有现金,但他愿意为我做汽车保养工作以做补偿。他出示了他的证件以表明他在当地一家汽车维修部门工作。但他拿到车子以后只来过一次就再也不来了,我给他打了几次电话,他从不回电。我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白给他车了。考虑到他肯定有经济问题或其它麻烦,我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我也没有为这损失而后悔。这是我通过的又一次心性关。

走出来的责任

我的修炼一直在进步,但仍停留在个人修炼的水平上,我觉得我做得不够。想到中国大陆的同修们用他们的生命在捍卫大法,我感到汗颜,我感到师父在失望地警告我:“你们不能总是让我带着往上走,而你们自己不走,法讲明了你们才动,没有讲明你们就不动或反向动,我不能承认这种行为是修炼。关键时我要叫你们决裂人时,你们却不跟我走,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修炼是严肃的,差距拉开得越来越大了,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其实能做一个好人也可以,只是你们要清楚,路是你们自己选择的”。

亲爱的朋友,让我们走出去助师正法,在这个重要的历史时刻,面对生死关。成为大法的一个粒子。这就是走出来的责任。

(2001年佛罗里达西文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