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驳击:中共施暴激发更大抗争


【明慧网2001年3月14日】 北京政府总说外国不应干涉其内政,但中国既对外开放,外人其实难以视而不见。无论中共是否喜欢,外国考虑是否支持中国申办奥运和加入世贸,少不免基于中国内部连串因素。在经济上,中国政府须在农村人均收入下降之际,落实整顿国营企业。在社会政治层面,北京持续打压边陲省份的分离主义者、法轮功学员和罗马天主教徒,甚至不惜动武。政府和异见者的骂战,往往演变成街头示威暴乱。

社会不安麻烦更多,最近中共猛烈批斗法轮功,沿用独裁者的惯技,将异见者塑造成人民公敌。在批评中共和颠覆反中之间,划上愚昧的等号。这种谬论根本不值一驳。但更严重的是,中共狠批法轮功,带有浓厚排外意识,《法制日报》指摘法轮功学员是「外国反华势力的走狗」。讽刺的是,北京似乎不明白这些幼稚的指摘,明显不利于申办二○○八年奥运和加入世贸的进程。外人就算只粗略认识中国近期的一连串事件,也知道那些触怒北京领导人的动乱,源自中国内部。要而言之,只因共产党对干部管束不严,群众才会管束不住自己;只因社会精神思想上呈现真空,宗教和教派才应运而生。有象显示,中共未能消解整顿国企和工业引致的社会不安,这也许制造更多麻烦。举例而言,乡村农民和城市工人开始意识到,要起来反抗事事取巧卸责的官僚,反抗贪污、官官相护和表里不一的政策。北京的政法部门既无力防患于未然,更严重的是,似乎除了暴力镇压之外,别无他法遏止抗争。地方干部最坏的行径,莫过于假借各种名目的苛捐杂税敲诈农民。去年八月,江西省丰城市两万名农民,因不满地方政府税收过重和乱收费,持续五天包围政府机关示威抗议。据悉,暴乱源于农民发现一本小册子,内容详列政府的最高税收标准,揭发地方政府违章徵收重税。

共产党的文件常常强调照顾整体人民利益,很多抗争之所以爆发,正是因为政府不能履行这个承诺。抗争的起因虽然不尽雷同,却都有真凭实据。中央政府一份报告便指出,农村居民要缴付多达五十项杂费。中央规定税收不得超越农村收入的百分之五,而实际上,地方税收高达农民收入的五成。随经济重整,失业率恶化,社会福利缩减,更为这些动乱蒙上一层阴影。据世界银行估计,国企整顿后,一亿四千万国企员工之中,其中三成半可能要下岗。令城市人口失业率急升两成,即三亿五千万城市劳动人口中,共有八千万人失业。与此同时,过度生产及农村失业率上升,将影响乡镇企业的利润。据官方估计,由于引进机械提升生产力,农村「流动人口」将增至一亿。加上原有的一亿六千万农村失业者,失业数字和比例高居不下,令人担忧部分失业者未必甘于沉默。

中国政府进退两难中国政府现时可谓进退两难,吃尽苦头。早前报章广泛报道的反贪污腐败行动,确实打了几只大老虎,但一些小苍蝇仍然不断拖累政府。政府管治权威下降,将会催生加快政治改革的诉求,以防范内部动乱蔓延。中共逐渐失去群众的支持,过往代表工农兵专政的形象成幻象。若不能有效疏导民怨,农民可能在不久将来起而革命,反抗专制统治,真正解放人民。(原载苹果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