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矶时报:中国头号敌人看来并不危险

【明慧网2001年3月21日】

图:在中国大陆被取缔的精神运动,法轮功修炼者在香港的九龙公园炼习动作缓慢的功法
大卫 G.麦肯泰尔(DAVID G. McINTYRE),为时代杂志摄

洛杉矶时报2001年3月18日发表一篇文章,题为:“在陈女士的公寓中,中国头号敌人看来并不危险”。时报记者泰勒·马歇尔(TYLER MARSHALL)通过跟访香港法轮功修炼者的学法活动,结合当前香港在法轮功问题上的辩论,做出这篇报导。

文章一开始就较为详尽地描述了他在一位香港法轮功学员家中参加一次晚间学法聚会的情况,他说:

仅仅用一个晚上与中国的头号公敌--法轮功的40名追随者会见显然是不够的。在门口没有安全检查或秘密口令,没有仔细的盘查或精明的审视。陈女士的二层小公寓的荧光灯照亮的是一排普通的中产阶级的面孔,就象在超市结账处看到的各色人等一样,看不出任何革命的热情。小组中有男有女,有年轻人也有长者;大部份是中年妇女。

两个半小时聚会的大部份时间都用来集体快速朗读法轮功创始人写的关于如何自我改善的教诲。在整个聚会期间可以看到的最有威胁力的东西就是在陈女士的起居室中,将两张家庭照片钉在光秃秃的墙上的图钉。

当聚会结束时,追随者似乎更有兴趣讨论他们的个人体会,而非法轮功与北京的更大规模的斗争。女主人是个45岁左右,长着圆圆脸庞的妇女,她讲述了法轮功如何治愈了她和她两个年轻儿子的慢性病,灌输给她乐观思想和给予她未来希望的。“整个家庭今非昔比,”她喜气洋洋地说。这个话题在法轮功中是常见的。

许国鸿(音译 Hui Kwok-hung),一位西装革履的公务员,在香港政府建筑局中领导一个由12到16个工程师组成的小组。他讲述了他如何从他妻子那里得法的。在花费了12,000美元和数年时间于药物治疗而健康却几乎没有什么好转之后,他的妻子在绝望中转向了法轮功。“当我晚上回家时,我注意到她的变化,”许国鸿说。“她更有自信了,不再绝望,所以我也开始阅读法轮功的主要著作。”除了每周二和周四晚上在陈女士的蜗居中朗诵和讨论李老师的著作外,他还与其他大约20人一起早上7点在当地公园炼习法轮功功法:一套在令人安稳祥和的中国背景音乐下炼习的动作缓慢的功法。他因为要去上班,所以提前离开,在午休时炼完剩下的部份。象其他人一样,尤其是在此团体的年轻修炼者中,许国鸿更多从精神获益而非改善健康上进行评价。“法轮功给予了我一直寻求的东西,”他说,“他使我升华到更高层次。”

本文作者就法轮功在中国大陆遭受的迫害和在香港引发的辩论发表了如下看法:

中国大陆自10多年前在天安门广场粉碎学生运动后,该精神运动已经成为最大的镇压焦点。尽管如此,上月底举行的香港法轮功修炼者例行聚会显然没有什么政治内容。这也几乎让人无法想起香港行政长官董建华最近将法轮功描述为“多多少少有点X教性质。”他是在关于是否屈服北京压力而取缔香港法轮功的重大辩论中做出该评论的。

尽管在大陆的法轮功追随者数以百万计,在香港只有大约500人,他们就在象陈女士这样的公寓中分组聚会。尽管法轮功自从1999年7月就在大陆被取缔,其成员在大陆频繁遭到骚扰和酷刑,在香港的追随者可自由修炼--至少到目前仍是这样。

在学法聚会期间修炼者仅仅简短地提到他们的运动所受到的镇压。一个人问,为什么报纸将法轮功描述为危险的宗教?短暂交谈几句后,就停止了讨论,也没有得出什么答案。“我们一般难以达成一致意见,”许国鸿解释说,“我们仅仅表达我们的想法。”在较早的一次聚会时,还讨论过是否追随者要到中联办静坐以呼吁结束在大陆的迫害,但是也没达成一致意见就不讨论了。“问题不在你是否去静坐,”许说。“关键在你的心。如果你抱着这样的想法:中国政府要是不认输,我们就不走,那就错了,但是如果你去是为澄清真相,那就没问题。一切目的都是为升华你自己的道德。”小群的法轮功抗议者经常在中联办的外面出现。

尚不清楚中国政府为什么对这个除要求自由修炼外没有任何明显政治纲领的精神运动如此恐惧。那些密切注意镇压情况的人们说,大约两年前10,000人在北京举行抗议,而中共当局因事先未接到情报机关的任何警告而精神紧张。

然而还有另外一些因素,其中包括在中共继续进行经济改革,社会迷失方向之时,该团体的人数持续增长及其深深植根于中国文化和宗教的声誉日隆的信仰也令中共不安。当局担心那些被社会变革抛在后面的人--估计有超过一亿的失业人员--可能会将他们的不满带入法轮功团体中。

文章说,当李(老师)将他深刻的道德著作与身体炼习结合起来后,法轮功呈现出强大而独特的吸引力,这种力量很快就使中共当局感到不安。法轮功团体的社会感,对尊重家庭的强调以及对更高道德价值的寻求,与世界其他宗教团体的特征并无不同。但是,那些研究法轮功的人们说,法轮功的不同之处在于,他没有分明的等级制度,组织是松散的。

作者引述了蒙特利尔大学历史学家,研究此课题的大卫·翁拜(David Ownby)的话说:“我花大量的时间与这些人呆在一起,从未感到他们在等待更高层让他们采取行动的命令。”

法轮功香港媒体联络人索菲娅·肖说,许多香港追随者选择不去公众场所,修炼者说他们偶尔会被嘲笑。但是最近20名法轮功修炼者在香港的九龙公园集体炼功时,路人几乎不去看他们。

作者说,香港法轮功修炼者们还受到来自其它方面的压力。一名33岁的妇女说她因为与法轮功有联系而失去了工作,作者为写此文章而进行采访时,许多被采访的人们要求不要提及他们的雇主。

这篇报导说, 香港亲北京人士呼吁取缔法轮功和起草反颠覆法加剧了人们对香港自由遭到侵蚀的担心。从许多方面来说,香港政府对法轮功的处理被视为这些自由的试金石。本月,香港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给法轮功追随者贴上“旁门左道”的标签,使辩论无法休止。然而她没有呼吁取缔。许多观察家认为五月会就法轮功问题摊牌,届时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以及前总统克林顿会在香港参加一个重要商务会议。江与法轮功抗议者之间的任何公开对抗都几乎必然给香港政府增加采取行动反对该团体的压力。法轮功追随者说,迄今为止,他们尚未决定在江到访期间采取什么行动。肖说:“(离五月)还有一段日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