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所要干的就是我们要抵制的

【明慧网2001年3月22日】 我是大陆大法弟子,2000年11月1日来到了北京天安门。刚刚走到金水桥边,立即有一个穿警服的走过来,叫我诽谤恩师,我拒绝后恶警强行把我拽到金水桥派出所,推进了铁笼子,这时里边已经关押了10名大法弟子。

警车来了,恶警们恶狠狠的逼迫我们上车,大家已经说好了:不配合邪恶,高喊正法口号。于是我们一边抗争一边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恩师清白!法轮大法千古奇冤!”一个穿便衣的小伙子拳打脚踢把我拽上了警车,我们拉开汽车玻璃继续高喊着,一路来到了天安门分局。

11月的北京天气很冷,这里的警察硬叫我脱下棉衣,叫我把手放在椅子靠背上。这样他们用电棍抽打胳膊。我善意的告诉他们:“你们不要这样对待大法弟子,我们学法轮大法做好人没有错!再说现在讲依法治国,你们不能执法犯法呀!”可是他们不但不听,反而变本加厉更加恶毒了,大声嚎叫着:打的就是你!他们狠命的抽打我,使我的头部、两臂、大腿及臀部没有一块好地方,青一块紫一块的,他们还用电棍堵我的嘴,使我痛苦之极。他们邪恶表现到了极点……

这些执法犯法者肆意行恶,毫无顾忌,正义无处伸张,国家强制力成了邪恶的保护伞。后来我被驻京办送回当地派出所,一个姓韩的所长又对我大泄私愤,用尽力气打我的脸,打得我疼痛难忍。在我周身是被打的伤痕极度痛苦的情况下,无端把我拘留了15天,之后又在街道办事处非法关押4天,还逼我交“罚款”5000元,我无过错何来罚款?我拒绝了他们这种无理要求;他们又降低到3000元,我还拒交;他们又降低到500元,我说500元也不给,邪恶所要干的就是我们要抵制的!结果他们只好把我放了。

(大陆大法弟子供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