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功八个月的身心震撼


【明慧网2001年3月22日】我学炼法轮大法约有八个月。

其实,自从父亲于八年前病重,我在父亲病床旁试图劝慰却为之语塞时,就觉悟到我虽然拿了博士学位,在著名的大学新闻研究所任教,但是,我并不知道如何面对生命的结束,我所专精的人世的学问在此时都失去意义。

吃素(生机素食)之后,身体虽有好转反应,但仍然清瘦,气色也很差,亲友们都有点不以为然,也常告诉我有些人吃素和学佛也一样病痛不断的例子。而我自己的身体也似乎随着年龄增长,越来越走下坡,即使我极为注意养生保健,但仍然警讯不断,自己开始有点担心会不会什么时候也会倒下,常感到茫茫宇宙中孤独无依的凄然。

炼功后,我还记得第一次参加师大的台湾地区弘法大会,耳中听着每个学员坦诚细腻的自我反省与改变提升的心路历程,心中再次无比的震撼:虽然我看不到,摸不着,但是如果不是真正指导修炼的师父与大法,如何能有这么大的力量,能让这么多凡人诚心地接受这套超常的道德标准检验自己所有的言行思维啊。

于是,我开始更努力地与自己以及亲人的各种观念、习性、执著沟通,不断深入地反省,要求自己实践真善忍的修持。师父告诉我们,遇到任何逆境要“向内找”,于是开始放下自以为是的好辩习性,努力地读法,让自己法理通彻、慈悲柔和,观念逐渐改变,心性也开始改变。

首先明显的转变就是家人的关系。其实在大学教哲学的先生和我一向都十分淡泊名利、无欲则刚,而我自认是一个懂得反省,谦和而正直的人。但是,心里却仍有许多执著,面对脾性刚烈的先生,仍不免觉得一肚子委曲,于是仍常为琐事冲突不断,争执不休。 

有一次,我计划参加近三天的培训,但是先生忽然发脾气,认为我不关心孩子和家。面对先生一顿莫名的火气,还来不及像往常一样开始辩解,心里就马上意识到要如何达到一个「炼功人」的要求,如何超越常人之间的争辩冲突;于是在反省自己的过程中,感受到出奇的清凉平静,并决定以写信的方式,恳切柔和地告诉先生,法轮大法也主张把自己该做的工作要作好,照顾及关心家人是理所当然的。

我不会为了炼功,牺牲家庭;但是,我也把我为什么很想去的理由坦白说清楚,我告诉他,我炼功学法以来,获得其他学员那么多帮助,以及亲身感受了大法那么多好处,当然应该同样尽力地帮助别人,解脱身心痛苦,做个更好的人。我发现,当我努力地圆融大法真善忍的精神时,似乎已让我的先生有所感动;当然,这些日子来,我自己身体精神心性的变化,也同时发挥了亲身实证的说服力量。于是一场风暴就此平息,反而更增进了我们之间的了解。

这期间,身体确实进步很多,炼功后的表面变化,是有目共睹的,气色变好了、黑斑消褪了、皱纹变少了、皮肤看来更细致年轻而有光泽,不再那么瘦削黑暗,而且八个月来没有生病吃药、心情也很好。常年纠缠的鼻子过敏,也在症状复起一阵子过后,奇迹似地消失了。虽然从来不曾看到过什么法轮或法身,但是,亲身经历的这些过程,身体一阵阵奇妙的变化,心理不断觉悟的感受,就已经十分神奇了。这个圆融法的过程比任何学校的学习要求都来得更高、更彻底呢。

同时,我也发觉自己的精力旺盛,写报告看书效率大大提高,该交的论文报告都奇迹似地顺利完成;心境越来越平和,对于数年来令我气愤不已的人事纷扰,已可以很淡然,不再愤怒,也不再自怜,并进一步告诉自己要坦然接受任何逆境,这样不断修心之后,心里竟自然升起了平静和喜悦之感。并且不断读法后,越能转生慈悲之心。虽然,还没有到完满的境界,但我知道修炼已带来明显的进步。

家人是越来越好,女儿越来越懂事上进,心性端正善良;小儿子向来不耐烦我的管教,时有冲突;我也用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把丈夫孩子的各种情绪变化当成过关考试,任何当下的情境,都马上警觉自己在过关,不要被师父考倒了。同时,我也尽量利用机会,把法轮大法的做人处事之理讲给孩子听,大家的共识比较接近。觉得有一种正面积极的力量在引导着全家往上提升。

此外,我很高兴我的七十岁母亲也开始接受大法,上九天班后,她深切地感受到法轮大法修炼者的分文不取、先他后我、慈悲善良、道德高超、健康无病的见证,比起她以前学过的任何气功班,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中国大陆政权迫害法轮功,并经常诬蔑师父和扭曲修炼的事实,许多亲朋好友也会问我如何看待。其实,这个法好不好,只要看看修炼的学员表现就胜过一切言语辩论了。我们都亲身证明了大陆政权的抹黑是违背事实的。

我感悟折服于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