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内瓦《信报》:中国的残暴在日内瓦被揭露

──法轮功在联合国前示威,抗议残酷而荒谬的迫害


【明慧网2001年3月22日】 日内瓦《信报》(Le Courrier)2001年3月20日第16版刊登题为“中国的残暴在日内瓦被揭露”的报道。报道说,在人权委员会开会这天(其主席玛丽·罗宾逊于昨天辞职),1500人在万国广场打坐,谴责正在中国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暴行、监禁。那么,这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呢?是象中国政府宣称的危险的信仰狂徒吗?还是与耶稣的第一批门徒、或甘地、或马丁·路德金一样的用非暴力手段抗争不公正的浪潮呢?
***

在人权委员会开会这天(其主席玛丽·罗宾逊于昨天辞职),1500人在万国广场打坐,谴责正在中国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暴行、监禁。

1998 年,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联合国万国宫给 1200 人演说,是在万国宫
中工作的官员邀请的。

那时北京是鼓励气功的。因为这有利于民众身体健康的,那么如何解释从 1999 年7 月起,对数以千计的妇女、退休者、儿童、工人、知识分子在公园炼习打坐的人们的镇压与暴行呢?

到今天为止,165 人死亡,10,000 人关劳改营遭受酷刑。妇女被扒光衣服被警察和
刑事犯人施以暴行,被开除公职,赶出学校和住所……

对阴谋的惧怕

“法轮功发展的太快了,而且有很多党的干部在炼。政府害怕谋反。太荒唐了。我们对权力没有兴趣,我们只是完善自我。”心理学家、咨询顾问,法轮功在纽约(李洪志先生避居于此)的发言人张而平解释道,“不要说是搞运动,”他纠正道,“我们没有庙,没有宗教仪式,没有办公室,不收会费。每个人在他的日常生活中努力按照‘真、善、忍’去做,大家都是自愿和义务的,不计报酬。”

那么,这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呢?是象中国政府宣称的危险的信仰狂徒吗?还是与耶稣的第一批门徒、或甘地、或马丁·路德金一样的用非暴力手段抗争不公正的浪潮呢?

宇宙的特性

实际上,某些西方媒体对“邪教、教主、信徒”等词汇的使用正好掉入北京设好的圈套。在他们对法轮功的精神战中,中国人知道“邪教”一词在西方社会会引起反响:这一个致命的武器,使受攻击者自动毁誉。然而,异端、迷信的形像与事实并不相符。蒙特利尔的历史教授汉学家大卫·奥拜(David·OWNBY)在纽约时报上一篇名为《中国自己向自己宣战》的文章中写道:“大部份我认识的北美的炼功人都很年轻,受过很好的教育,很多是搞自然科学的。”“他们坚信‘真、善、忍’是宇宙的特性。”

“法轮功赢得了上百万人的心,这些人对已经过时的宣扬资本主义的共产主义失去信仰。”丹尼·夏赫代尔(Danny Schechter)认为。他是美国的一名记者兼电影导演,《法轮功挑战中国》一书的作者(Akashic Books 出版)。

悲剧的导演

夏赫代尔认为一月初发生在北京的五人自焚事件是一场被警方导演的悲剧,由知情者拍摄。中国新华社在事发之后几分钟就用英文发布了新闻公报。华盛顿邮报驻中国的记者去开封进行了实地调查,在事件中死亡的那位妇女所在的城市:一个酒吧的三陪小姐,没有人看见她炼过法轮功。

还有一个疑点,这些气管做了手术的受伤者竟然在手术的当天(!)可以向中国记者(而不是西方记者)讲话,声明“与邪教决裂”。据张而平讲,法轮功是禁止自杀和杀生的。

形像问题

这件事已经成了中国与美国对抗的赌注。北京正在腐败现象和造成百万失业的经济改革中奋力挣扎。树立一个新的“人民公敌”可以不让反对派开口。美国害怕中国入世之后的贸易侵略……于是用人权向中国施加压力。美国准备在日内瓦通过这一项决议。

受害者的前景还取决于另一个因素:法轮功是否会被国际社会公认为“正确的”持异见者,就象民运或西藏人士呢?


(明慧日内瓦译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