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联合国展开写满他们强奸民意之罪证的横幅

邪恶的每一次疯狂,都是对它自己的沉重打击

【明慧网2001年3月23日】 疯狂常常是灭亡的前奏曲。江泽民一伙用行政、政治和经济手段胁迫中国人民签名、强奸民意的证据,终于被江泽民们作为他们“最好人权”的证据在日内瓦拿出来献丑、示众了。

根据CNN网站3月20日香港报导, 一个中国机构将向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提交一百多万人的签名请愿,指责法轮功团体。这个由中国宗教领导人率领的中国“反X教代表团”从星期一开始在人权委员会日内瓦总部外面展开满是签名的横幅。

CNN的报导说,联合国会议很有可能会提出中国对法轮功的镇压问题。北京自从1999年将法轮功定为“X教”并予以禁止以来,一直对法轮功精神运动进行全国性的镇压。北京已经逮捕了数百名法轮功成员,将许多人判刑入狱,只因他们抗议这场镇压。法轮功称很多成员已经在狱中或劳改营中被折磨致死。

CNN说,香港法轮功女发言人莎菲·肖说这个签名请愿“令人作呕”。她从日内瓦告诉CNN网站说:“这可能是政府战术的改变。它表明了政府没有赢得大众的支持。”肖认为人们肯定是被迫在请愿上签字的。“我听从中国出来的人们说,甚至小学校的孩子们也被强迫签名,否则他们就面临着开除。”她说,“这是强奸民意…代表团的这些宗教领导人全都是向中国共产党登记了的。”

中国政府能否让签名者在自由环境下自愿地站出来说说自己为什么会在这批耻辱的布匹上签字呢?

看看勇敢冲破中共官方的消息封锁来表达真实想法的孩子们是怎么说的吧:

小学生杨光写道:“我是小学生,在学校的压力下,被迫在反法轮功的长卷上签了名,我声明作废!”

八岁的小学生屈明君投稿“明慧网”说,“前天学校老师通知,叫小学生统统签名反对`法轮功'。当时我内心说:我坚决不签名,看有机会就跑掉。可是班主任总是站在我的跟前,我也不敢走,最後还得签名。回来後我心里光想哭,因此我特声明签名作废!"

中学生苏旭说:“在前一时期学校搞了攻击法轮大法的签名活动,由专人看管,不签不行,自己在被强迫的情况下签了名。特此声明该签名作废。”

据了解,南方某大城市一所中学里,开学后召集学生集会。会上先花五分钟照本宣科地读了一份所谓的“揭批”文章,接着由班主任指挥学生挨个上台“自愿签名”。全校近两千名学生全部签上名字,整个过程花了不到二十分钟。其间除班主任必须带领学生因而无法脱身外,所有任课老师都没来参加这个签名会。有的班主任交待好学生后,也躲到操场角落遛哒去了。黑龙江省大庆市奋斗小学强迫小学生们签字,对於不愿签名的小学生,由两名警察架着签字。大庆市八百垧学区某小学一个二年级学生,因拒绝签字,学校通知当地派出所,派出所干警到学生家长所在单位强行把他们带走,并到其家中非法搜查。

以上仅仅是所谓百万人签名运动中中共当局残害青少年心灵情况的缩影。孩子们可被剥夺的还只是学籍与父母双亲,成年人呢?大庆石油管理局教育培训中心在各学校进行签字运动,要求每个职工必须签字,不签就以开除工职,劳动教养相威胁,称这是上面的规定;北京首钢强迫全体职工在诋毁法轮功的声明上签字,退休职工也不能幸免,并对不愿签名的职工以停发工资、退休金、下岗、没收住房等相要胁,对於仍拒绝签的,强制送到外地的转化班关押。

还有多少敢怒不敢言的人们?还有多少想说真话而无法突破消息封锁的人们?

中国古代有“草菅人命”、“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等成语典故,残害人民的当权者因此而遗臭万年。今后中国的成语典故里,“强奸民意”的注解恐怕要被江泽民百万签名的丑行取而代之了。

呜呼,独夫暴政!

(独立记者郑岩雄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