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于法中,永远和师父站在一起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三日】和师父与大法的结缘,这是宇宙中一个个体生命有史以来最伟大、殊胜、辉煌的一页,为此可以舍尽我们的一切,溶于法中,永远和师父站在一起跟着师父走。我悟到这才是生命的真正意义所在,因为我们已装進了大法,成为了大法弟子,并跟随师父参加整个正法進程,推动正法進程,助师正法,助师世间行。

师父曾说:「可是你现在是个修炼的人,站在什么基点上看待大法,这是根子上的问题,也正是我要给你指出的。」(《精進要旨》〈挖根〉)「任何压力不都是考验对佛法根本上能不能坚定吗?根本上对法还不坚定,那什么也谈不上。」(《精進要旨》〈为谁而修〉)我悟到对师父与大法的坚定和坚信,一定存在着另外空间的物质因素和真实体现。我们应该明白自己的根子一定要扎在大法上,而师父是大法的创始人,我们又应该和师父站在一起,在这个基点上才能正确考虑问题,认清事物本质,这对宇宙中的生命来讲才是最伟大、最殊胜的。

曾想自己若是师父手中的一粒棋子,如果对大法的整体有利,即便不能成为叱咤风云的车马炮,当个小兵小卒符合整体的需要又有何不可呢?我从自我的小圈子里走到了大法的整体上,身体容量顿觉一下子被扩大的无边无际,更加体会到无私无我的境界,符合整体的需要,何必有自我的概念呢?反而言之,对自己负责也是对大法负责。

师父在正整个宇宙的法,「助师世间行」对每个大法弟子变的头等重要,因为我们和师父与大法联在一起,而又是大法把大法弟子联成一个整体。在最低的人类社会这一层用人的(或神的)各种行为方式助师正法却比宇宙中任何一层生命在其生存环境的存在更有意义。因为我们在助师正法,这是最本质的区别。这更不象有些人说的参与政治、管人间的闲事。师父是最高的天意,我们和师父站在一起,协助师父推动正法進程才是最正、最伟大的。从历史上一直到今天,宇宙中变异的生命对师父、大法与大法弟子的迫害都是逆天意而行。不管人愿意与否,阻碍正法進程者,一定会受到宇宙的惩罚的,因为天理不容。

由此我想到了在正法中遇到的这场魔难。师父不承认邪恶的旧宇宙势力的安排,作为弟子应协助师父抵制、不配合邪恶、除尽邪恶。我们首先要走正,不应该有站在个人基点上想要消业或提高而追求魔难的想法,这恰恰是不正的,而且这本身不能使我们提高,因为这不是师父的安排。邪恶阻碍正法進程,我们怎么能帮着做呢?反之和师父站在一起去抵制魔难、不让邪恶迫害我们,打乱邪恶的安排,才是真正的提高,才是真正的助师正法。在我们积极主动助师正法的情况下,即便有人借用我们有业力(可能包括亲朋好友或被救度世人的)或需要提高给我们制造麻烦,進行所谓的检验迫害我们、阻碍正法進程时,我们也会把心坚定在法上,解开那些业力结的同时解脱自己、打乱邪恶的安排,推动正法進程。因为大法可以圆容一切、纠正一切。从另外一个角度上讲,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在学法中提高自己,真正走的百分之百纯正的话,我们的能量光焰无际,邪魔非但钻不了我们的空子,它没等到我们身边便化的无影无踪了,这是大法镇邪、灭乱、圆容、不败的强大法力的体现。在此过程中我们才能更好的把宇宙中不正的因素纠正过来,为正法这段历史树立最伟大的丰碑!

在正法中,倘若有些败类就是要跳出来和师父与大法对抗、给我们制造魔难,为了宇宙的安全我们会积极主动的去助师正法。在此过程中我们所承受的痛苦又算的了什么呢?我们感到能为正法而付出无比的幸福。那不是我们生命价值最充份、最有意义的体现吗?何况我们所付出的,和师父为我们准备的未来根本不成比例。

师父讲过「我所承受的难是各界众生的难」(《法轮佛法(在加拿大法会上讲法)》)。和师父站在一起为了宇宙众生的利益去正法、推动正法進程所体现的庄严、殊胜与辉煌无以言表,溶于法中和师父站在一起便觉的自己的一切不那么重要,心中只有师父和大法。再一次向所有为正法而失去人的生命的同修致以最崇高的敬意,他们那是在超出自己承受能力范围的极限用生命护法、舍尽一切的辉煌、生命真正意义的体现,在自己承受痛苦的同时对世人的救度和对生命的慈悲。

正如师父所讲:「现在的大法老弟子应该是真正的能把自己当作大法中的一个粒子而不是在学法了,是学法的同时发挥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为大法做什么就是在给自己做什么一样。这就是经过这次魔难走过来的弟子此时的真正状态。」(明慧编辑部文章〈严肃的教诲〉)料想,在茫茫大穹之中,正法所需的一切都在有序的、飞速的推進着。我们修炼人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在正法中修炼自己,同时在修炼自己中最大限度的洪法与救度世人。

以上为个人所悟,不当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