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中达到圆满的标准

【明慧网2001年2月17日】 一、法轮大法改变了我人生轨迹

刚刚记事时,知道奶奶是念佛的。奶奶经常讲这样一句话:"你们这一代人最幸运,能碰到佛主亲自下世度人,要记住佛主在千年之交下世,千万别错过这修佛的机缘。"奶奶在我幼小的心灵中,埋下了修炼的种子。

长大后,非常喜欢看佛经和各种修炼的书,关于这种书籍有几大箱子。去过天主教堂,也读过圣经。进过佛门当过居士,研读过大量佛经,可是总感到不是我要找的师父,也找不到一条真正修炼的路。

忽然有一天在一本古书上看到了关于未来佛的预言,当时我欣喜若狂,就象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尤其是这几句话到现在还记得:不象僧,不象道,头戴四两青丝帽,不进山,不进庙,在家修炼,而且是"即世成佛,以气功形式传法"。从此,我放弃所学的一切,有开始练气功。先后学了十几个门派,找了十几年,也没有找到真正的师父。

1996年10月1日,机缘终于成熟了。我借出差之际来到了在某市的姐姐家,一进屋,李洪志大师的法像闪闪发光。我一眼就认出了,这就是我要找的师父,激动得热泪盈眶。手捧这部天法,几天几夜未眠,看完了所有的大法书籍。这时我终于明白了一切,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人生的轨迹,从此我走上了正法修炼的路。

二、在考试中提高,在磨难中升华

从1999年4.25以后,考试一个接一个,磨难一个比一个更大。正如师父在大曝光中所说的:“我们把常人社会的形势改变一下,大气候反过来的形势下,看谁还说大法好,看谁的心态在变化,这一下子不就表现得淋漓尽致了吗?”在铺天盖地的舆论的攻击下,在邪恶者疯狂的镇压下,面对被抓、被关押、被劳教、被判刑,以致失去人生命的严峻考验的时刻,大法真修弟子毅然地站了出来,踏上了维护大法、证实大法的路,在法正乾坤的伟大时期,把自己溶入到正法的洪流中去,成为正法的一个粒子。

我曾先后几次因上访被关押,最后一次是因多次组织交流被抓的。当地已决定判5-7年。在开庭审判的那天,我心中发出正念:“师父,不是弟子怕坐牢,为了维护大法,哪怕是失去人的生命,也决不会丝毫动摇我对大法坚定的信念。在压力面前,由于一些大法弟子自身的执著,有些人被眼前暂时的磨难震住了,不知怎么去做。师父,我要出去助师世间行,让更多的弟子从人中走出来。”正念的力量是神奇的,当地因证据不足仅关了几个月就把我放了。此时我才悟到师父讲的“人从来都没有自己说了算过”的洪大法理内涵。

放出来后,当天就与来看我的弟子交流。针对当前的一切情况,我们各自谈了自己对证实法、维护法、圆融法的认识。

宇宙大法在人间遭到空前的迫害,作为弟子的决不能为了自己的安全躲起来。通过学法,我认识到,无论是被抓、被关押、被劳教等等这一切决不是偶然的,这些与修炼者自身的根基、业力、层次连在一起,过关的目的是在磨难中经受考验,在考验中提高与升华。师父说:“这么大的法传出来,一切的一切能不做安排吗?”我们所经受的考验师父在讲法中早就告诉我们了,只是由于我们的执著心障碍着看不到而已。师父讲过:“修炼就是大浪淘沙,剩下的才是金子。”“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相”。通过交流,我们找到了差距,挖到了自己怕执著的根源,从理性上认识大法,在法中提高上来。我们应该珍惜这万劫不遇的法正乾坤的机缘,慈悲伟大的师父为我们承受了无数的业力,就剩这一点魔难检验我们对大法根本上坚不坚定,师父就是要在这魔难中看我们的这颗心。同修们不要忘记我们当初冒着天胆下来得法的洪愿,更不要被人间的假现实所迷惑。在魔难中,在考验面前,修掉自身的执著,在正法中提高与升华。

通过一场场广泛的交流,又有更多的大法弟子正法走入洪流中来了。

三、从人中走出来,走向圆满

从2000年5月21日师父的经文“心自明”发表以后,整个天象发生了巨大变化,正法的进程更快了。师父在“走向圆满”经文中更明确地告诉我们如何去证实大法。通过组织大法弟子学法交流,很多大法弟子悟到已经到了与人决裂的时候了,只有从人中走出来,在维护法、证实法、洪法的正法过程中修去所有人的执著心,达到不同层次不同的要求,才能走向圆满。许多从法理上认识上来的学员,纷纷从人中走出来,溶入法正乾坤的洪流中去。

一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到我往一个大水缸里加水,水缸都满了我还在加,忽然水缸裂开了。我猛然醒来,悟到是师父在点化我,让我换大容器。早上起床后给在某市的姐姐打了一个电话,了解一下那边的情况。姐姐介绍说她那里也有去北京护法的,但是大部分都没动。我非常为那些走不出来的弟子着急。当时我悟到:这事既然让我知道了,就与我修炼有关系,我应该打开在本地区做大法工作的框框,应该走出去。因为大法是全宇宙众生的,没有什么地理界限。于是当天搭车赶到那里。

在交流中,我发现只要是在纯净心态下去谈,不带任何观念,站在法的基点上去交流,师父讲法中的话就源源不断地从大脑中涌出来。我深深体会到佛法的伟大与神圣。只要是有助师世间行的愿望,师父的法身就给安排的非常好,所到之处,通过学法交流起到了非常好的效果。工作的成功,确实体现出了师父法身的具体安排与大法的威德,作为弟子首先把自己溶于法中,才能发挥一个大法弟子的作用。如果没有师父法身保护化解危难,几次险些被抓走,我更体悟到:一个修炼的人如果没有师父法身的保护根本就修不了的。说句心里话,我提高最快的时候,就是“助师世间行”的时候,同样一句法理,一天能悟到几层内涵,那变化与提高的速度连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的神奇。法在不同层次有不同的体现,也有不同的要求当你心性达到那一层的时候,那一层的法理就给你展现出来。

在助师世间行的过程中,我对“从人中走出来”的法理有了更深的理解。从人中走出来,不是简单地从家中走出来去做一些说清真相或到天安门去证实法了,不是从人中走出来了,就是走向圆满了,其实这只是走出来的第一步,我们应该从人的所有观念中,所有执著不放的人心中走出来,在向世人讲清真相,在向世人洪法,在证实大法的过程中修去所有人的东西,达到真修弟子的标准,我们才是真正的从人中走出来了,才能真正地走向圆满。

四、在正法中发挥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

随着正法进程的推进,邪恶已经无处可逃,在做着最后的挣扎。所以,残酷的镇压不断升级,考验越来越严峻,真修弟子已经到了去掉最后的执著的时刻了。

2000年7月初,我走出来助师世间行不久,妻子因散发大法真相资料被判了3年劳教。家中只剩下一个12岁的女儿和8岁的儿子。这时夫妻情、儿女情都翻出来了,由于当地正上网通缉我,回家等于是白白送上门被抓,有家不能回。决裂人的考验来了。

"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坚定正念"。通过学法我更明白了“人各有命,谁也左右不了别人”的法理的内涵。两个孩子虽然小,但都已得法了,小孩有小孩的修炼形式,这也是他们要过的关。有师在,有法在,有佛主看护着他们,安排着一切,有什么放不下的呢?当我把情坦然放下来的时候,当我把家抛弃开的时候,虽然失去了人间的家,可是“返本归真”的真家更近了。当把亲情去掉以后,自己的亲人更多了,每一位真修弟子,都是有缘人,那都是自己的亲人。这时我才真正明白什么叫升华,感觉身体轻飘飘的,到现在才真正体会到溶于法中的状态是那么美妙、殊圣与伟大。自己就觉得象一滴水溶入到大海中一样,顿时感到力量无穷,真实大海有多大力量,自己就有多大力量。不管是多大的关与难,都丝毫不能阻挡正法洪流滚滚向前。

从师父的"忍无可忍"经文以后,天象发生了更大的变化,从表面上看邪恶变得更疯狂了。2001年元旦前后,江泽民一伙黑帮乱党的镇压已经达到丧心病狂的程度。只要是学过法、炼过功的一律强迫写"保证书",不写者全部被抓被关押,给正法带来更大的破坏。

我们修炼的目的不是为了返本归真,回到自己的家吗?作为真修弟子,牢牢地抓住人的家不放,能回到先天自己的“家”吗?为什么邪恶的破坏就那么容易得逞呢?就是因为我们很多弟子抓住了人的家不放,把家当作“避风港”,其实,“避风港”并不避风。这些放不下的一切人的东西就象缆绳一样紧紧地栓住了自己手脚,躲在家中不动就等于束手就擒。即使不被抓也是被困在家庭的牢笼中,就好象一个物体静止不动时,随时就可以任人摆布,如果这个物体运动起来,运动的越快能量越大越不容易被控制。正因为我们修炼中的人有放不下的执著,才能被邪恶钻空子。如果我们大法弟子人人都从人中走出来,成为正法的一个粒子,都行动起来,一个粒子就象一个点,点动成线,线动成面,面动成体,那么我们就可以达到整体提高,这力量是无穷的。每一个修炼者就象一滴水,汇合在一起就是正法的大洪流。那些邪恶阻挡在正法的洪流中瞬间就会被淹没、被铲除。只有整体提高人人发挥一个粒子的作用,才能强大法在人间的体现。

师父说:“天象变化下面要是没有人去动,还不能给常人社会带来一种状态,也就不称其为天象的变化了。”我们真修弟子决不能坐在家中静待天象变化、等待圆满。我们应该把自己这颗粒子汇入到正法洪流中,在正法的过程中修去人的所有执著心,修得执著无一漏,才能圆满随师还。

大陆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