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残疾人进京护法见闻


【明慧网2001年3月25日】我曾经是一个坐着轮椅、拄着拐杖的小儿麻癖患者,因为腿脚不好,我的生活中充满平常人无法想象的困难,虽然年龄不大,但饱经了人世间的坎坷。

95年8月,我有幸得到了亿万年难遇的法轮大法,真是枯木逢甘露,我获得了新生!通过学法炼功,奇迹般地扔掉了拄了二十一年的拐杖,丢掉了轮椅车,骑着自行车参加站里组织的洪法活动。给我生活带来了快乐,心性得到了提高。

我爱人的眼睛不好,一只失明,另一只一米以外就看不清东西了。几乎家里所有活都是我干,学法后在家我是贤妻良母;在外,我按师父要求去做,从未向社会福利要求补助;邻里之间,亲朋好友之间,更是相处融洽。我深感到佛法的慈悲伟大。

99年7月,我目睹了一幕幕颠倒黑白的丑剧,和骗人的谎言。7.22。我去了省城哈尔滨,全副武装的军警、干警,头戴钢盔、手持电棍、身穿防弹背心,有的架着机枪,手里拿着盾牌,如临大敌。我们是修炼者,一群善良的老百姓,手无寸铁,政府这样兴师动众,真叫人看了啼笑皆非,也看到了中国政府信口雌黄的嘴脸。

2000年11月去北京上访,更不敢相信,有着上下五千年的文明古国,泱泱大国的首都北京,到处布满杀气,武警便衣比比皆是,只要是炼法轮功的就抓。当时我向众人讲真相,告诉他们不要相信电视,电视在欺骗蒙蔽群众。一辆警车开来,从车上跳下一夥人,不由分说把我按倒,拽到车门口,不容我爬起来,又拽着另一个女功友的头发从我的身上过去,因我制止他们打人,却遭到一阵毒打,脸被打成青紫色,变了形,嘴被踢肿、变色。拳头雨点般的落在头上、身上。有个男功友上前阻止,也遭毒打,警棍都打断了,警察还不甘心,把他推倒,用脚踩着他的脖子,一直等车开到天安门派出所。他们怕外面人看见,始终拉上车窗帘。据说,打人的这些警察都是政府雇用的地痞流氓,我不敢相信,这真是政匪一家了!

亲爱的朋友们,善良的同胞们,这是我亲眼目睹的一切,我没见到的还不知有多少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