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法会发言稿:我在洪法中的经验和教训(德国)


【明慧网2001年3月25日】 我在德国的洪法经历与所有其他大法弟子的洪法经历不会有什么大的区别。但是今天我还在这里作此交流,他对德国具有代表性。

我刚得法不久,我炼功多,学法少。我觉得洪法就像小孩游戏一样容易。在心里我知道法轮功很好,觉得他在德国也该象在中国一样传得很快。德国人似乎疾病满身,每一年的药物耗费高达几十亿马克,在许多心得体会提到法轮功的疗病功效又是那么好。除此之外,在我们国家还有巨大的秘传的舞台,许多人对超自然现象感兴趣。

然而,在实际的洪法中却与我想象的不同。我认识一些对秘授现象感兴趣的人,他们中有一些人甚至到印度去寻找过师父和觉者。他们对法轮功的反映几乎一致:“你有你的路,我有我的路,通向真理的路有很多。”另外,当他们读到法轮功是唯一的修炼大道时,他们就感到非常不满。他们还不能接受有关“师父度人”这个说法,他们认为人应该自度,等等。

那个时候我一直在想,为什么象法轮功这么好的修炼功法却只有如此少的人感兴趣呢。

在中国镇压法轮功后不久,我听说了很多在不同城市组织的Infotag。由于自己所在层次的局限,对此很不理解。当时我的第一念是,这是一些学员在破坏大法,因为师父说过:“乱我们法的,那只能是内部弟子”。我想,法轮功会不会发展成一个什么教?

带着很不舒服的感觉,我在1999年秋天第一次参加了在慕尼黑的Infotag,当时我很好奇地想看看其他的弟子到底怎么样。当我从地铁走到那个举办Infotag的广场时,我突然感觉到一个非常强的能量场,让人觉得很舒服,我明白了,Infotag本身还是一件好事。特别是读了师父的经文以后,我就更明白了。

我还要提到的是:以前当路人向我提出有关法轮功的问题时,我总是按照自己的理解说很多。在近期的一次Infotag,我猛然意识到,我们在谈论时,完全把师父的书给忘在一边了,其实师父的书才是主角。如果我对书中的内容很了解的话,我就可以找到相应的章节给提问的人看。当有人读完书后,我感受到了“啊哈!(AHA)”的效应,比如一个妇女在看完后显然找到了她一直无法解答的问题的答案。

我还想谈谈我们去年秋天在莎克森的一个小镇举办九天讲法班的经历。当时有六个人参加九天班,其中一个有兴趣的妇女只呆了一天就走了。我们该怎么做呢?一方面,我们不能追着任何人,修炼完全是自己的事情,师父写道:“…我们只能够劝善”。一个弟子找到了这个妇女,他们一起读了“主意识要强”这一章。这个妇女因此又回到九天班。据我后来了解到,她当时离去只是因为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和一个完全的误会。在第六讲后,又有一个妇女走了,我们问她究竟为什么,她拒绝和我们交谈,当然我们也接受了她的拒绝。通过此例我们看到,当一个人突然有问题时,我们最好是能和他聊聊。在这种情况下,还是用师父的话来解答新学员的问题最为好。当然对于某些新学员,特别是对新的小组,最难的是要让他们认识到读书的必要性。于是我就这么做了。我们在看录像之前和在晚上看完录像后都围坐一圈读书。那几天,一些新学员已经明显地感觉到了来自家庭和朋友圈子里的压力,因此我们就一起读“业力的转化”这一章,大部分人对此印象非常深刻。一个女学员说,她那天早上刚读过这一章,但是现在读完感觉完全不一样了。这当然很好解释,因为这本书由浅入深总有不一样的内涵。这个女学员已经理解了这一点,只要有一个学员理解了这一点,那么这个学法小组的存在就有了保障。

借助于此次经验,我决定在我的家乡Oberfranken也举办类似的录像班。

这件事情我从前真是一直不自信,因为我自觉修炼得并不是非常好,师父曾清楚地讲过,洪法的事情只有在自己修炼得很好后才会有成功。这时我的第一感觉是:这件事可把你的修炼状态揭示开了,因为再也不可能象在小组里似的可隐藏自己。如果完全失败了我能承受得了吗?不过很快我就发现我的这个想法非常的自私。我的目标应该是,给尽可能多的人介绍大法,让他们知道大法,不管我会碰到什么样的责备。在这次签名活动中,我去了Oberfranken的三个城市收集签名,我发现,很少人知道法轮功。我知道,这是我的任务。师父说:“环境是你们自己创造的”。

在Kronach和Bamberg我也安排了一些地方,并把预告我将要放映录像“法轮功真实的故事”的广告摆放到那些义务提供公共信息的地方。另外我还邀请了其它城市的修炼人,第一次Barmberg的信息日来了九个感兴趣的人,当然这也是我一直希望的。活动完了之后,有几个说想立即学功,另有几个说先想一想,然后再跟我联系。几天后,我开车去给第一个想学功的妇女教功。〔在此我要感谢师父把有缘人引导来参加我们的活动,几个同修弟子对这项活动的支持也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这里我还想提一段有关修真方面我的一点教训。有一次,我在电话中得知一位想来学功的女士是一个按摩医生。我知道师父对修炼者有关从事按摩职业方面所讲过的话,我也听说过一些德国学员在继续从事该职业时的糟糕经历。以前我见一些新学员动不动就讲的太多太高,所以这次我想谨慎些。此外,我也想起其他一些炼功点的教训,在这些炼功点许多有兴趣的人来了又走了,往往因为严肃的气氛和太多的“不可以”而望而生畏了。但是这位女士却出乎意料地自己讲到她想改行到一个被称为新德国“保健”的行业。我问她是否她的新工作必须还得用按摩。她回答道:“不一定,这是一个很宽阔的领域。”我把它作为一个提示,在她做出错误选择之前,我必须告诉她。

几天后我感到有些不对,就给她打电话。她很受触动,并且马上过来跟我谈论这个问题。因为害怕失去一个新学员,我开始有点偏离了“真”。例如,我说中文中对按摩有多种说法,我不清楚师父原文中是指哪种,并且手还是可以被封住的,关键是不能有给人治病的心。这时我意识到我其实是在套用我的观点去想她。其实偏离真比毫无掩饰地说出真相并理智地重新再做出解释还要糟糕得多。最后还得由这位女士自己来明白这也正是她自己希望做的。

紧接着,是我在我的家乡城市举办法轮功报告。由于我自身的疏忽和误解,这次活动却没有人来参加。我反思了一下原因,发现有以下几点因素:
1. 当我在另外几个城市举办活动时,内心是相当平静的,可当我在家乡时却再也静不下来了。在家乡办炼功点这一心愿在我心中埋藏太长时间了。
2. 我连几个每位修炼者都必须具备的基本要求都没有很好地达到。我炼功炼得太少,最近甚至根本不到户外炼功了。我想天上是不会自动掉下馅饼来的,现在我又开始重新更多地在户外炼功。

这件事情在我所在的城市并不那么简单。

在圣诞夜的前一天便成了我又到户外炼功的新的开始。这一次,我不再在乎,自己想象的什么时间炼功会有更多的跑步者和散步的人接近我们,也不会再用眼角的余光去注意,是否有人驻足观看等等,或者问我在这干什么。我对自己说:“你就在这里炼功,不管别人对此是否感兴趣。”这样,我感觉挺好。

当我炼完功后,一对夫妇问我是在那里干什么,我就简短的介绍了一点法轮功。没想到他们对学功的兴趣很大,并最后跟我讲他们还想专门来找我。这件事发生在我那次糟糕的活动的第四天,并且是在我调整了有关洪法方面的心态之后。这个人很有兴趣地读着《转法轮》,并且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他后来告诉我,他散步一般从来不走这条路。

已经是几天前的事了,有一位因职业关系认识的女士向我借炼功录像带。她早就知道我炼法轮功,而这却是第一次向我询问法轮功问题。当时我们是在谈论关于酒精类圣诞礼物的话题后自然而然地把话题转到了法轮功上的。我认识到,决不可以强行跟别人谈法轮功的话题,最好是轻松自然地引入这个话题,尽管她决定不炼法轮功,但是她听说了法轮功,这也就达到目的了。

在再前几天我在自己的城市征集签名的时候,我看见我的一个老朋友坐在小酒馆里,那时思想业力干扰我,让我想:他不会签字,同时他会笑话我。但是我知道我必须战胜它。当我问道他时他没有签字,但是酒馆的工作人员签了,而且他还想更多了解法轮功。我给了他材料,他现在也学了动作。我们将从中学到什么呢?如果你连最基本的对一个炼功人要求都做不到的话,那你就不会有一条简单的路。如果你真做到了,那一切都会很顺利。

最后,请大家记住师父的这句话∶“环境是你们自己创造的,也是提高的关键哪。”

合十。

(2001年3月发表于日内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