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焚伪案"破绽之我见

-观1月30日新闻联播、焦点访谈及1月31日焦点访谈

【明慧网2001年3月28日】 2001年1月30日新闻联播播出了1月23日下午"发生"的"法轮功自焚"案件,看完后,发现这是一场意图陷害法轮功、严重失实的伪案,其中破绽累累,更违反了法轮大法不杀生、不自杀的要求。下面列出录像的部分破绽如下:

1、 道具:从录像及救火的时间看出,晃动的摄影机及灭火装置应该是事先准备好的,使用得特别"及时"。

2、 场景:录像中,只看到了警察在奔跑及警察在用水管喷水的镜头,却不拍摄水喷到"自焚者"身上的关键的、能说明问题的镜头。

3、 人物(一),“刘思影”: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是最容易引起群众同情和引起群众"对法轮功气愤的角色"。作为一个烧伤严重的人,她说话应该是虚弱无力,可她在医院接受记者采访时,还能故意把"转法轮"三个字用正常人的拖腔、顿挫的语调高声说出来。她在被抬向救护车时,镜头中见到她的膝盖下部被烧伤,但她在医院病床上的镜头中,两腿的下半肢露在被子的外面,却变成没有烧伤的了,皮肤完好。从现场场景燃烧的光柱看,她的头发应该是被烧焦了,可是她在医院病床上的镜头(1月31日仅有的一个近镜头,发现她的面部皮肤都烧伤了,可是容易燃烧的头发还长在头上,披在头的两边。她的面部轮廓也大于同龄人,而不是烧焦后变小了,反而很大,象是贴了假皮,伪装烧伤。"自焚者"是喝下汽油后才点火,可她的嘴却没烧伤。央视有没有人敢说出真情:那个痛失母亲、孤苦无依的真正的小思影到底在哪里?

4、 人物(二),刘葆荣:她是整个"剧作"的"说明者",她说她把汽油喝下肚子里,然后又往身上洒,被警察发现了。可她拿的是饮料瓶,警察是怎么知道是汽油呢?而且警察还与她有一段距离,跑过去和她抢,何况广场上的游人许多都是带饮料瓶的,警察为什么不抢别人的饮料瓶,怎么知道她是要"自焚"的人?她已把汽油喝下肚子里,却没见她住医院清洗肠胃等治疗的描述(所谓控诉),难道把喝汽油中毒病危的事这么快就忘了吗?反而仅隔几天就又精神抖擞地坐在录像机前,充当了整个事件的"说明者"。

5、 人物(三),警察看见刘葆荣喝汽油的警察怎么知道她喝的是汽油,而不是饮料呢?记者采访他时,他就没说出来他的"果断判断"的起因,而且,为什么在新闻联播记者采访时他说话吞吞吐吐,面有窘色呢?

6、人物(四),烧伤的"打坐"者王进东:在堆雪的广场上有这样一个镜头,作为一个全身被烧伤的人,他却四肢毫无异常、泰然自若地活动,根本不象被烧伤的。而且他的形体过于粗壮,给人的感觉好像是身上穿了防寒服,又包上了假皮,作了烧伤的化装,才会有身形过粗的感觉。当录像机对准这个人的关键时刻,竟然有警察站在其身后拿防火毯先摆足样子,然后才把毯子盖到他头上!

7、 医疗常识:本案最为显眼的荒谬之处在于,烧伤病人的受伤处是不能盖被子蒙上,安稳地躺在那儿的。凡是见过烧伤的人及有这方面医护常识的人都知道,烧伤处应保持通风、干燥。本案的几个人体大面积烧伤的"自焚者"却蒙上头,盖上被,使人们很怀疑这是否就是烧伤的人。

8、 语言:事件人物是开封的人,可是却没有听到一句开封口音的话。

9、 场景效果:"自焚"的场景镜头是一个排列有序、五个直立火柱的场面,说明是火刚刚点着,"自焚者"还没有倒下。这个镜头只是一闪而过,根本没有翔实的镜头场面,而且都模糊不清或遥远,医院的镜头也很远。烧伤者不顾面部有烧伤,蒙着头,不符合烧伤病人的起码要求。录像机却对准一个布蒙的人形下工夫,照个没完没了。记者来录像了,其他烧伤者在镜头中只有远远的镜头,就刘思影一个面部有伤的镜头,而且是一闪即过,还露出了长长的头发。

还有一点,"自焚"发生于1月23日,可是,"新闻联播"却在1月30晚上才再次报道,这么大的事情发生了,为什么在中间的七天时间里连个追踪报道也没有?这7天时间里电视台在做什么?让人很怀疑在这七天的时间里为了弥补漏洞而作了多少掩饰。

清者自清,明者自明,相信善良的人们会做出正确的判断的,不会被伪证所蒙骗。

大陆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