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罗里达法会发言稿:在修炼中成熟(译文)

我对“成为大法一粒子”的含意的认识

【明慧网2001年3月29日】大家好!尊敬的师父好!

我得法已快有两年了。在这段时间里,我在生活中遇到了许许多多让我成长和打开我智慧的机会。

作为一个修炼人,遵从宇宙真理“真,善,忍”是一个有挑战性而又神圣的承诺。逐渐地,我体会到了这个真理能够改变一切的力量。1999年的四月,当我开始了我修炼的道路的时候,我把我的修炼主要集中在如何按照真,善,忍这三个字的最高标准来要求自己,在最大程度上去掉我的执著,炼好功和学好法。虽然这种方式并没有什么不对,但是我现在可以看到当初那些活动的重点主要都是围绕着“我的修炼”这几个字,以及那些活动对我的意义是什么,它们如何让我受益,令我进步,如何帮助了我,等等,等等。其实,每当我想到这一点,我就惭愧不已,也同时我看到了我对“自我”的执著。就因为这一个执著,慈悲的师父为了帮助我去掉它和让我提高,给我安排了一个很大的磨难,可我让它也持续得太久了。

过去的一年给了我一个很好的机会,让我对只注重个人“自身提高”与消除一切妨碍正法的障碍对我们修炼环境所造成的影响的关系有了一个更深的了解。现在,我对这个问题的理解有了进一部的提高,对舍去所有执著也是除去所有造成的障碍有了更深的认识。在《转法轮》中,老师说“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如果那些佛光不能在我们身上闪烁出光芒,那我们将会失去在我们周围的正法的机会。

我的工作是一份非常艰难的工作,我要面对的都是难以相处的人。有的时候,他们会为了一些非常细小的问题而争持不休。他们困在损人利己的争斗环境中。当我开始这份工作时,我刚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决心要坚守我的原则,做一个好人。在那种艰难而竞争力又很强的环境下工作是相当痛苦和难以忍受的。当我看到常人不好的一面时,我感到很难受。按我那时的理解,我决心要忍受一切困难,埋头苦干,不抱怨,当时我认为做为一个好的修炼人就必须要做到这些。就这样,我坚定了要做这件事的决心,我的考验接踵而来。

在公司里,当我忙于不断地寻找新的方法来忍受我的环境时,越来越多不可思义的考验就接二连三的发生了。我忍受了许多荒谬的事,现在想起来我都忍不住要笑。有一次,我冒着倾盆大雨去上班。我迟到了。当我到公司时,我的鞋子里装了一英寸的水。我的上司严厉地批评我不该迟到,然后,一点也不考虑我当时全身湿透了,坚持要我马上开始和他一起工作(当然,他允许我把鞋子里的水倒了出来)。我被迫和他在一间房间里一起工作了一整天,他还把空调开到最大,因为他觉得热。而我却在寒冷中颤抖,我身上的衣服到了下班的时间了才干。看到他如此自私的行为,当时我的心沉重极了,但是我还是继续忍了下去。

还有一次,一些同事由于对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不负责任而制造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由此很有可能造成代价很高的问题。我没有把他们的错误告诉公司的总裁,我只是默默地帮他们把问题解决了。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超时工作了三个月。结果,到头来,不但没有人感谢我,我帮过的那些同事还到总裁那儿告状,说是我犯了错误。我感到非常的气愤,但我还是什么也没说,继续忍了下去。

情况就这样持续发展下去。当同事们在办公室里说一些令人厌恶的笑话时,我就会离开人群,自己独自吃午餐,或者非在不得以的情况下不和其他人说话,等等。那个时候我觉得我是作为一个好学员才那样做,其实我是在逃避我的修炼环境。我忍耐得越多,我的问题就越多。渐渐的,我开始躲避周围人和矛盾,然后试着忍耐更多。可是事情变得越来越糟。当我在场的时候,同事们经常觉得不舒服或表现得很紧张。我被迫要干一些很过份的长时间工作。接着,其它一些同事犯下的错误又都赖到我的头上来,而同时我还在帮他们解决他们所犯下的错误。我悟不到到底怎么了,与学员之间又产生了种种的误会。在这一切中,我没能好好地向内找。我总是会试着找找自己的缺点,可是却总是觉得自己是一个好学员,在不知不觉中,我觉得自己比那些人都好。我总是担心他们会对我的修炼造成不必要的影响和干扰。我总是抱怨事情有多难,我怎样被不公平的指责了。现在我认识到,我当时所说的都是个人利益,我还觉得自己比周围的人好。

领悟到了那一点以后,我感到非常的惭愧和渺小。我决定要发掘其他人好的一面,不去批评或评价他们。我开始真诚的欣赏他们的优点和能力,并看我如何能向他们学习。一旦我有这一想法后,我的上司就请了一个人帮我,我的工作时间也减短了。自从我有了这一个新的态度以后,我发现我的内心变得平和了,我的笑容也多了。意外的,我的上司也开始说笑了,他的笑容也多了。有一天,他还开了一个玩笑说,如果有事不对了每个人就赖我好了。我听了笑了起来,因为我能听出是老师在用那些话给我指出一个重要的实际问题,学员应该总是向内找所有矛盾的起因。因为认识了这一点,我对同事更友善了。我觉得我要感谢同事对我提高的帮助。

在我说明我是大法学员并向同事解释大法在中国受到镇压以后,我的工作环境有了很大的改善。可那只是一个非常笼统和很浅的讨论,我担心还没解释清楚。过去,没有人对我有太多的了解,我也不对外人说我自己的事。我觉得我的同事根本不可能了解和尊敬大法,但是我又错了。

因为我思想上的差距,以前的各种各样的干扰才会冲着我来。过去,如果我要参加一些大法的活动或集体学法时,我工作上的事也就要求我在最后一分钟还在加班,对此我感到很不满。可是自从我承认是大法学员以后,他们对我更加尊敬了,所有的一切都变得祥和了。我想这是因为我终于向他们展示了我的内心,而不是隐藏和保护它的原故。同事们在办公室里不再当着我面前讲脏话了。但就算他们说了,我也还是和蔼的对待他们,并没有对他们很严厉。我善意地向一个女孩指出她的一个很不好的习惯,我跟她说她长得很可爱,可是她不应该说脏话。她一脸羞愧地看着我,对我说报歉,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说脏话了。当我的上司蛮不讲理或很小气时,我告诉他我从他那学到了不少东西,并对他所承担的一切表示感谢。这一切都是发自我内心的。突然间,不但整个办公室的情形改变了,所有的人也开始分享一些有趣的事情或者在我面前表现出他们好的一面来。

这个礼拜我听说有一个同事抽出时间来帮了我,让我省了很多时间和精力。(这个同事以前是众所周知的跟我过不去,而且总是破坏我的形象。)更不可思议的是,他帮了我之后,并没去邀功,也不在人前自夸,简直不可相信。当想到他内心的改变时,我哭了。他内心的变化令他放下了他平常做事的方式,做了一件出自善意的事。在这以前,我想过要离开这家公司,找一份容易的工作,可以有更多的时间修炼。现在我明白到我已经有了最好的修炼环境。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对什么是修炼有了在一个新的层次的理解。我已完全不再担心我个人修炼的时间和机会。我只想利用好每一个修炼的机会,做到在矛盾面前不动心。实际上,这种态度使我的修炼得到了提高,并更快地消除了障碍,我的修炼环境变得越来越好了。真的,是你的不会丢。在这过去的一年里,我学到的是突破个人修炼的框框才能达到对法理更成熟的理解,如为他人着想,在每一个活动中寻找能提高的机会,做任何事都按法的要求,做正确的事,而不是按照我觉得应该是怎样或我比较喜欢怎样。我尽量做到用一颗真正“善”的心去对待任何事。我觉得我也能做出我应有的贡献,而不是等其他人来做。

我个人对成为大法的一粒子的理解是:成为大法的一粒子是我们慈悲的老师对我们修炼必须达到下一个层次的提示。所有那些时间不够用,谁惹你不高兴,或者你能还是不能做一些事的担心都是无关紧要的。这些担心阻碍了这强大的法通过我们每一个人去改变我们周围的环境并恢复原来的标准。

成为大法中的一粒子和在修炼中逐渐成熟让我更能善待一切,提高了我智慧的层次,教会了我忍是在任何环境下都要保持最高标准要求自己,不是痛苦地忍耐。我感觉到我的认识更深刻了,我希望我能做得更好。

(一名美国西人学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