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罗里达法会发言稿:杰姆尼尔森的汇报(译文)

【明慧网2001年3月30日】大家好。我叫杰姆尼尔森,我修炼法轮功已有一年半了。李老师的教导对我起了什么作用呢?他展示给我生命的内涵以及适应宇宙中其它一切事物的方法。我已经学会如何成为一个更善良、慈悲的人;明白发生在我日常生活中的事情的真正含义;并能通过不断地向内找来忍受伴随而来的痛苦,不管它有多大或是多小。

当我找到法轮大法,或许应该说,法轮大法找到了我,我已经放弃了在过去20年生活中一直控制我的毒品和酒。第一年戒除是非常困难的。我对任其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和在生活中没做好的事深感内疚。但是眼前还有更多的事,现在该是找到我自己要走的路的时候了。

我意识到在我生活中存在多么巨大的精神真空。我思考着如何填补空虚,而不是通过人为的刺激而掩盖。在阅读了不同的文化和信仰之后,我开始练瑜伽,看起来适合我,我想还是因为有一条假腿而觉得自己是残疾人,当我在单位遇到的一位朋友告诉我关于法轮功小组在我们地区修炼,我正在家练瑜伽,并正在找学习班。那时我没有去,并失去了和那人的联系。

大约6个月以后,我再次遇到我的朋友,并询问他法轮功小组。他说他现在是法轮功小组的一员。三小时后,他带回一本《转法轮》,并说:"如果可能的话,试着一气读完。

从我第一次打开《转法轮》起,没什么能阻止我读这本书。一有空,我就打开书继续读。它总是伴随着我。后来,我发现炼功小组搬走了。不管他们去哪,我决心找到他们。不论我要走多远,我都想成为它的一员。

我得到了功法学习班的时间和地点。我第一次去是下班后开了一个半小时车,当我到那儿时已经很累了。前四套功法很难,我出了很多汗。我的衬衫湿透了。当第四套功法炼完时,我感觉不一样,我脸上带着有趣的微笑。我知道,这是我属于的地方--法轮大法--一片净土。

我看事物的方法马上变了。第一点是当别人在我周围讲脏话。以前这从不影响我,我也不多想。现在当别人在我面前骂人或讲低级笑话时,我的确感觉不舒服。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反应。这些事情很容易避开它。但是当直接临到我头上,我真的准备好或能够容忍别人吗?我不确信。在炼法轮功之前,我试着不去理会烦扰我的事情,比如说交通阻塞或排长队。我处理生活中难题的方法是,"噢,以后再处理," 当然,这恰恰是我仍不得不做的。

当我明白李老师教的法理时,我知道,当面对这些时,我必须向内找。我开始看到真相,它总是恰好在我面前。再简单不过了。每次我感觉受到恐吓,被轻视,或被压制时,往往问题出在我这儿,不放弃个人利益,自满或骄傲。自私是最终的根源。

象许多其它修炼者一样,单位给我提供了充足的机会实践真-善-忍,同时也提高我的心性。我在迪斯尼乐园的一个大仓库工作。刚开始在那里工作时,我修炼已有6个月了,但我仍不明白,为什么一位新同事总是指出每一件他认为我做错的小事。他并不是只针对我,但看起来大部份是冲着我的。我忍受了许多,也从未生气地争吵。当我真的向内找时,我意识到,他对所有他做的事,都力求完美,我却从未尝试过那样做。我一意识到这点,他的行为完全变了,包括他说话和做事的方式。这一切发生得这么快。从那时起,我总是先向内找。学法以前,我总是检查别人,从不检查自己。

我工作的地方有一位老年妇女叫玛丽。当我刚开始在那工作,她看起来对这个世界很不满,总是忧郁和伤心。每次我向她问候时,她就说,"我不是来这儿交朋友的。"有一天,她开一辆新车,于是我说:"噢,是辆好车。你什么时候买的?"她回答说:"你一定在说别人,我没有新车。" 若在修炼前,我会想,我试过了,但她太不易接近,她根本没有希望了。我继续说:"你好!早晨好!你好吗?"终于,她开口了,她内在的东西复苏了。现在她对周围每个人微笑,开玩笑。她甚至问我好。如果我面无微笑,她想知道为什么。我真的认为是法的力量通过我使玛丽开口。

去年春节,我们在市政厅前举办了一次活动。其它地区的本州学员来帮助在奥兰多洪扬法轮大法。我们演示功法,并发了许多资料。那天结束时,我们都去当地的一家餐馆吃晚饭。我们人很多,所以把桌子拼在一起,以便交谈。坐那吃饭,交谈三小时后,我突然想,整个过程,我从未听过一句不好的话或闲聊。我们所交流的都是纯正的。那时我什么也没说,但坐在那儿十分祥和。这与我第一次参加集体炼功时的感觉相同,但要强得多。

在我开始经常去炼功不久,得到机会成为一个炼功点的组织者。我对能否胜任有些怀疑。听起来很容易,只是带录音机,带坐垫,准时到,教新人动作。我反正要去,所以我答应了。这是负责的良好开端。很快,我开始负责两组。尽管这些地点离我家有一段距离,可我从未想过我开多远。

我已得到了太多。我对宇宙、宇宙的法理以及能应用到日常事情中的法理有了更深的理解。

在圣诞节期间,我们参加了许多当地的活动,包括参加许多次游行。鲜艳的旗帜及发出的数百张传单使得我们的参与向数千人展示了法轮大法。

在我修炼的过程中,我周围的人已注意到我的巨大变化,尽管他们不读书,他们能看到法在我身上起到的作用。无论任何人都不能质疑"真、善、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